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底牌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7:10

我们走过路过此地切记错过了,别忘了所有收藏哦:)~~~~~~~~~~~~~~~~~~~~~~~~~~~~~~~~~~~~~~~不但刘总管急迫的想明白答案,涧西村的村民们是一脸很好奇与期待……,这个在涧西村住了五年的穷秀才,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叶家在京为一石激起千层浪,李秀才一言引得众人心中波澜大起。。

>>>《古代试婚》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底牌》精选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别忘了收藏哦:)

~~~~~~~~~~~~~~~~~~~~~~~~~~~~~~~~~~~~~~~

不仅刘管事迫切的想知道答案,涧西村的村民们也是满脸好奇与期待,这个在涧西村住了三年的穷秀才,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叶家在京为官的女婿姓李,你说我和叶家是什么关系?”李秀才声音朗润,语调悠然,仿佛在说一件极普通寻常的事。

一石激起千层浪,李秀才一言引得众人心中波澜大起。

但凡脑子转的快的,都已经猜到了李秀才的身份,内心的感受足以用震惊二字形容。

叶家一直对京城的那位女婿三咸其口,有人说,是因为叶老爷始终不认同这门亲事,也有人说,这是因为叶家一贯的低调不喜张扬,不论是什么原因,你越是遮着掩着,引起的猜测就越多,使得叶家的女婿在丰安县老百姓心中既高大又神秘。高大的是京官的头衔,在普通老百姓的认识中,但凡在京为官的,都是天子身边的红人,都是国之栋梁。神秘的是,因为对他的了解太少。这样一来,也有一个好处,神秘容易使人产生敬畏。

所以此刻,猜到李秀才身份的刘掌柜就对李秀才充满了敬畏之情。脑子转的飞快,这事该如何解决?张老爷听闻林兰是胡大夫的女徒,长的又颇有几分姿色,便动了十分心思,加上前儿个刚死了个不识相的,张老爷就想赶紧把喜事办了,冲冲喜,去去晦气,是势在必得,可是半路杀出个李秀才,他是不相信依李秀才的家世背景,会娶一个村姑为妻,可李秀才若是执意插手,这事就不好办了。

刘管事很为难。

林兰很惊讶,虽然之前就怀疑他与叶家的关系,但没想到他会是叶家的外甥,而且还有一个做大官的爹,想到签合约时,他那凝重的神情,林兰大有想毁约的冲动,林兰再笨也能猜到,他把她带回去,纯粹为了跟某些人对着干,拿她当枪使,豪门大宅里的争斗绝对不会比宫廷来的简单,这一点,前世她已经领教过了。可是,眼下李秀才这个盾牌似乎很顶用。

林兰很纠结。

至于林风和村长等人,则是大松了口气,李秀才是叶家的人,那就好办了。

姚金花眼中星光大放,再看李秀才,简直人如美玉,气质高华,连那身半旧的月白长衫都不那么碍眼了,穷人穿旧衣就是穷,李秀才穿旧衣那是孝道。花痴了一阵,姚金花猛然醒悟过来,林兰竟然和这等有权有势的美男子定了亲,顿时羡慕嫉妒恨诸般情绪齐齐涌了上来,林兰咋就这么好命?捡到宝了。

“刘管事,这会儿我就要带林兰回叶家,你回去告诉张大户,如果他有意见,不管是上叶家还是去衙门,我李明允一定奉陪。”李明允的唇角一抹笃定,似笑非笑,看似儒雅无害,实则犀利非常,明白的告诉刘管事,想抢他的女人,他一定奉陪到底。

刘管事汗出如浆,他哪敢跟叶家叫板,先不说自己心虚,就连张老爷面对叶家也要掂量掂量。可是……他总不能这样灰头土脸的回去吧?想到张老爷震怒的神情,刘管事只后悔不该抢着领了这份差事,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倒霉到家了。

“李秀才……”刘管事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商量的口气说道:“我家老爷已经在府里摆下宴席,丰安县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连县老爷也在邀请之列,现在突然说林兰姑娘不嫁了,那边,不好交代啊……要不?您与林兰姑娘一道过去说明说明,解释解释?”

林兰冷笑,听说张大户每回纳妾都要大摆筵席,想趁机敛财吧?

李明允却是微眯了眼,目光穿过人群,落在了远方,远处有一队人正急速赶来。李明允微然一笑:“刘管事,今日叶家也摆了家宴,族里的长辈也都来了,你转告你家老爷,若是他愿意来喝一杯喜酒,李某表示欢迎。”

说完,李明允眸光微转,温柔如许的凝视着身边的林兰,仿佛是在看他最心爱的女子,轻声细语道:“叶家派人来接我们了,你可准备好了?”

他的笑容如月初霁,眼中脉脉情意流转,林兰不禁愕然,他怎么装深情可以装的这么像?演技大大赶超姚金花啊!虽然知道是假戏,但林兰还是很受用,虚荣是女人的本性,有这么个出类拔萃的未婚夫,面上有光啊!

“好啊!”林兰露出开心的笑容,挑衅的斜睨了眼以袖抹汗的刘管事。没想到啊没想到,歪打正着,找了个底牌这么硬的盾牌,既然他这么配合,她也不能不仁义,还是继续履约吧!

“少爷……您怎么还没动身啊?老夫人都等不及了,派我来催催少爷。”一个身形高瘦,下巴一缕短须,精神矍铄的中年男子上前来给李明允作揖。

林兰看见金保柱满头大汗的跟在老吴身后,神情甚是关切。便对他笑了笑,这回可多亏了保柱。

刘管事认得这人是绸缎庄的老吴,想当年,老吴还是他手下的小主事,他离开后,叶老爷让老吴顶了他的位置,这几年,老吴把叶氏绸缎庄经营的甚是红火,成绩斐然呐!刘管事见到老吴来了,不自觉的往后缩退了一步,有点羞愧。

李明允笑的温和:“外祖母还是急脾气啊!”

老吴笑笑,老夫人确实着急,都快背过气去了,只是少爷信中说的严重,老夫人护外甥心切,才派他火速赶来解围,要少爷回去好好跟她解释。老吴淡淡的扫了眼迎亲队伍,故作讶然的咦了一声:“刘管事,你们老爷又要办喜事?不知迎的是哪家的姑娘……”

刘管事讪讪,不知该如何搭腔,说我们是来迎娶你家少爷的未婚妻?打死也不能说了,这个头疼的问题还是丢回给张老爷来处理,当然,还得找个替罪羊,这个替罪羔羊……刘管事眼珠子一转,目光落在了王媒婆身上,嗯!就说王媒婆办事不利,根本没了解情况就谎骗议亲成功。

王媒婆见刘管事眼神不善,不由的直冒冷汗,天杀的姚金花,害人不浅,这回她王媒婆算是载到茅坑里了,得罪了张大户,说不定小命都难保,待会儿找个机会赶紧溜才是。

刘管事打定了主意,朝老吴拱拱手,笑容尴尬:“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老吴也不与他多话,恭恭敬敬的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少爷,那就赶紧回家吧!”眼风扫过林兰,这姑娘模样长的倒是清秀白净,但出身实在是……一介村姑做户部尚书的媳妇,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少爷收她做个丫鬟还差不多,真不知少爷是怎么想的,也许……少爷只是为了帮帮这姑娘而找的托词吧!但愿如此,不然这场轩然大波,都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李明允点了点头,对林兰说:“走吧!”

林兰想起一件事,在人群中寻找金大婶:“金大婶……”

金大婶听见林兰叫她,忙捧了匣子过来,递给林兰。

林兰笑嘻嘻的说了声谢谢,捧着匣子走到刘管事跟前,沉了脸,冷了声说:“喏,聘金如数退还,大家可都瞧见了,你们别想耍赖啊!”说着,不管刘管事愿不愿意,就把匣子塞到刘管事手里。

姚金花急囔道:“那匣子里还有我的私房钱……”

林风狠狠瞪她一眼,姚金花委屈的瘪着嘴,心疼的嘟哝:“里面还有二两银子呢!”

金富贵等人笑呵呵的看着林兰跟了李秀才离去,麻烦总算解决了。

林风却是担心自家妹子,妹子与李秀才的身份太过悬殊,嫁过去会不会受人白眼,受人欺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