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你是哪棵葱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7:10

除了李秀才,不在场的每个人都重重的倒抽一口冷气,终于等到明白了,刘家为什么会成了丰安县的大财主,原来是聚敛钱财是这么敛的。狮子开大口,张口是五百两,即使整个涧西村的村民把压箱底的钱都拿出也凑不齐五百两,这不明摆着逼林兰上花轿吗?林兰心道:好你个三角林兰心道:好你个三角眼,真够狠的。林兰朝李秀才眨眨眼,你有什么底牌也该拿出来了吧!李秀才眉毛一挑,反倒悠闲自在,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古代试婚》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你是哪棵葱》精选

除了李秀才,在场的每个人都重重的倒抽一口冷气,终于明白,张家为什么会成为丰安县的大财主,原来敛财就是这么敛的。狮子开大口,张嘴就是五百两,就算整个涧西村的村民把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也凑不齐五百两,这不明摆着逼林兰上花轿吗?

林兰心道:好你个三角眼,真够狠的。林兰朝李秀才眨眨眼,你有什么底牌也该拿出来了吧!李秀才眉毛一挑,反倒悠闲自在,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呃……这家伙什么意思?坐壁上观?还是……时机没到?林兰满腹牢骚,没奈何,只得亲自出马。

她上前一步,双手叉腰,略挑眉梢,斜斜的打量着刘管事,神情比刘管事还要牛逼,还要傲慢,说:“你说我嫂子写了字据,我可不相信,我嫂子不可能笨到这种程度,那张字据别是你们伪造的吧?”

刘管事皱眉,形成一个等腰三角眼,口气十分不屑:“白字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林兰姑娘若是不信,只管拿去瞧瞧。”

林兰也不客气,上前一把抓过字据,还用怀疑的眼神横了刘管事一眼。再注目细看,不由的心里怒骂:死姚金花,还真是蠢到家了,这种字据都会签。

在众人忐忑紧张的目光注视下,林兰突然做了个让人出乎意料的举动。

只见她三下五除二,把字据撕了个粉碎,扔到地上还用脚掌转一百八十度狠狠的踩进黄泥地里。

好几十人的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涧西村的村民们愕然:这样也行?

张家那边:这女人……有自家老爷的风范啊!

李明允有点担心,哪天她不高兴了,会不会也来这么一招,随即想到当时合约写了两份,不由感叹:真是明智之举。

刘管事和王媒婆盯着地上的碎片半响说不出话来,谁能想到林兰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毁掉证据?

“你……你这是耍无赖。“刘管事过于惊诧,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愤怒的控诉。从来只有他刘管事耍无赖,谁敢在他面前耍无赖?而且耍的比他还要嚣张,还要明目张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兰若无其事的拍拍手,然后很理直气壮的说:“我看过了,这张字据是假的,我嫂子大字不识一个,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如何会签这种字据?你们想伪造字据来威胁我,没门。”

林风出声附和:“对,我媳妇绝对不会签这种字据。”

姚金花用力点点头,证明她没签,这个时候风向不定,她还是老实的站在林风这边比较安全。

王媒婆气的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们……你们太卑鄙了,竟然撕毁字据……”

林兰恍然大悟,做痛心疾首状:“对啊!我怎么能撕了呢?我该留着字据送交官府告你们一个骗婚才对。”

证据都被她毁掉了,现在还被倒打一耙,刘管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愤怒。

“就算你毁掉了字据,王媒婆也能作证,你赖不掉的。”刘管事强压着怒意,强作镇定道。

有人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王媒婆那张嘴十句里面有十一句都是空的,请她作证还不如请田里的稻草人作证,稻草人起码不会说谎。”

说话的是陈亮叔,涧西村的村民们哈哈大笑起来,直把王媒婆羞臊的面红耳赤。

刘管事脸上阵青阵白,死死盯着林兰,从齿缝里迸出话来:“这么说,你是打算悔婚了?”

林兰头一昂:“这门亲事没经过我同意,本来就是无效的,无效的亲事能算悔婚么?”

刘管事怒极反笑:“林兰姑娘,今儿个你算是让刘某开了眼界了,不过任你怎么狡辩,聘金已经下了,庚帖已经交换,这门亲事已是铁板钉钉,不容更改,林兰姑娘,识趣的就赶紧上花轿,我可以当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不然的话……得罪了我家老爷,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妹子已经许了人了,如何再上你家花轿?”林风振声道。

“呸!你放屁,是你媳妇前天找我给林兰寻个婆家,昨天来下聘,你媳妇乐呵呵的就把聘金收下了,今天说许人了,谁信啊?”王媒婆梗着脖子,跳着脚反驳道。

村长金富贵站出来说话:“刘管家,这事还真是个误会,其实,林兰前几天已经跟我们村的李秀才订了婚约,因为林风媳妇一直看不上李秀才,所以,大家就先瞒着她,这事,我们可以做见证。”村长说着,略微偏头,威严道:“林风媳妇,你自己出来把话说清楚。”

姚金花低着头,不敢去看王媒婆吃人的目光,嗫喏道:“是……是这样的。”

这时候她只求自保,谁还管你王媒婆死活。

王媒婆气急败坏:“姚金花,你这是想要害死我啊?”

众人心道:活该!

刘管事冷哼一声,一副看穿你们玩什么把戏的不齿神色,阴阳怪气道:“李秀才?李秀才又是哪棵葱?”

李明允被点名了,只见他从容不迫不紧不慢的往前两步,站到了林兰身边,神情淡漠,口气冷傲:“刘管事,看来你现在混得不错,应该可以还上从旧东家那里贪没的九百两银子了。”

刘管事脸色大变,五年前,他在叶家绸缎铺做管事,以次充好,从中牟利,被叶家家主识破,叶家家主念在他上有重病老母,下有嗷嗷待脯的幼子(当然这些都是他编的说辞),没有要他补上亏空了的银两,也没有对外声张,只是把他辞退了。这件事就连他婆娘都不知晓,这位李秀才缘何会知道?刘管事只觉一股寒意自脚底往上窜,心惊胆寒。

“你……你到底是谁?”

李明允嘴角一抽,笑意冷然:“你没听说过旧东家有一个在京城做官的女婿?”

刘管事大惊,他在叶家的时候确实听说过这事,叶家的小女儿嫁了穷书生,把叶家老夫妻俩气了个半死,几乎不认这个女儿,后来那个穷书生金榜题名,做了官,从小小知县一路升到京官,这也是现任东家张大户忌惮叶家的原因,人家朝中有人啊!再看李秀才,虽然衣着寒酸,但其仪态高贵,气度不凡,难道说,他和那京中大官有什么关系?

思量至此,刘管事再不敢轻视这位李秀才,态度恭敬了起来,客气的拱了拱手,小声询问:“敢问阁下与叶家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