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情义无价

发布时间:2021-11-02 08:07:09

这个月的PK好凶猛啊!眼看着就要被爆了,喜欢试婚的亲们,顶一下吧!现在开始多三十PK票就加更!~~~~~~~~~~~~~~~~~~~~~~~~~~~~~~~~~~~~~~~~~~~~~~~~~~~~~~~清晨,曙光刚透,林兰就起床了,

>>>《古代试婚》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情义无价》精选

这个月的PK好凶猛啊!眼看着就要被爆了,喜欢试婚的亲们,顶一下吧!现在开始多三十PK票就加更!

~~~~~~~~~~~~~~~~~~~~~~~~~~~~~~~~~~~~~~~~~~~~~~~~~~~~~~~

清晨,曙光刚透,林兰就起床了,先不忙着做早饭,而是飞快的跑去保柱家托付重任,然后飞快的跑回来,在事情没妥善解决之前,她必须盯紧姚金花,免得她又出什么幺蛾子。

还好,姚金花睡懒觉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的,林兰放心的去做早饭。

林风今日起的比平日早,一瘸一拐的,洗漱好就要出门。

林兰知道哥是要去找李秀才,想到哥的脚,林兰皱起了眉头:“哥,要不……我让李秀才来家吧!”

“当然要他来,哪有女方先上门的道理。”姚金花倚在门边搔首弄姿,姿态倒是撩人,只可惜本钱太差,惨不忍睹。

林兰解了围裙:“我让隔壁的水娃子去叫。”

这边早饭还没吃好,李秀才就到了。

还是一身月白长衫,仪态雍容,淡然自若的站在门口。

“你……吃过早饭了吗?”林兰随口问道。

李秀才点点头:“吃过了。”

林兰收拾了碗筷,擦干净桌面,大家开始谈正事。

有姚金花在,林风就变得纳言,所以基本上都是姚金花在问话。

“李秀才,你真的要娶我家林兰?”

“你知道张大户也想娶她,你还娶?”

“你知道张大户是什么人?你就不怕因此得罪了张大户?”

“……”

诸如此类的问题,李明允只用一个“是”字回答,简单明了,没有半点犹豫,只是他面带微笑,语调从容,并没有给人生硬不礼貌的感觉,反而更见他的诚意和决心。

林风已经面露满意之色。

姚金花却是不肯罢休,今天她是打定主意要给李秀才难看,让他知难而退。

“好,既然你决意要娶林兰,那么你准备出多少聘金?要知道张大户可是出了五十两银子做聘金的,这还不算,等合过生辰八字,张家还会给出丰厚的聘礼。”姚金花知道李秀才是个穷光蛋,别说五十两,五两银子也拿不出来。

林风觉得这样问很不妥,现在可就指望着李秀才了,要是李秀才被吓跑,那妹子怎么办?林风悄悄的用手肘轻轻捅了捅姚金花。

姚金花一眼瞪过去,毫无顾忌的大声道:“你捅我干嘛?难道我问错了吗?哪家娶妻嫁女的不将聘礼的?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

林兰眼见着姚金花为难李秀才,依着她的脾气,她早就出言阻拦了,可这会儿,她很想看看李秀才怎么应对。

只见李秀才面带淡笑,从容不迫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摊开来:“这便是我的聘金。”

三人不约而同,好奇的凑了过去。

“这是什么?”姚金花只识得数,不识字,不知道那鬼画符写的是啥。

林风勉强认得,一个字一个字的念道:“情、义、无、价。”

林兰突然觉得很好笑,李秀才早料到姚金花会问他要聘金吗?写了这么几个字,还情义无价呢!她和他有什么情义?交易还差不多,不过,这几个字写的确实好,笔力遒劲,姿媚骨透,大气洒脱,很难想象像他这样中规中矩的人,能写出这样潇洒不羁的字来,难道说,他严肃冷漠的外表下,还藏着一颗桀骜不驯,如火一样热情的心?

姚金花觉得自己被戏弄了,气囔道:“李秀才,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用几个破字就骗个黄花大闺女回家?”

面对姚金花极不礼貌的责问,李秀才面不改色,慢悠悠的说:“情义无价,表的是李某对林兰姑娘的心意,而这副字,如果林兄拿到县城墨香斋,换五十两银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姚金花和林风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气,五十两银子,就这几个破字?

林兰倒不觉得很惊讶,虽然她对这个时代的书画届市场不太了解,但她知道不管哪朝哪代,极品字画都是无价的,她还觉得李秀才说五十两是谦虚了。

“李秀才,我看你是个读书人,以为你很老实,没想到你也会玩这种虚假空的把戏,你的字要真这么值钱,你还用住那破茅屋?还用穿这身旧衣裳?骗鬼的吧!”姚金花强压着怒气,讥讽道。写几个字就能赚大钱,那李秀才早就是丰安县首富了,怎么还会是一副穷酸样?

李秀才略微正色,不卑不亢道:“澹泊明志,肥甘丧节,抱朴守拙,方乃涉世之道,更何况李某住破茅屋,穿旧衣裳,乃是为亡母守孝,大嫂以为不妥?大嫂若是不信,只管拿着这副字去墨香斋问问便知真假。”

林兰头一次仔细的端详李秀才,以前只觉得这人长的俊,性情有些孤僻,不太爱跟人说话,没做进一步的分析,现在看他谈吐优雅,应对自如,眉宇间自然流露儒雅沉淀的气质,他一定受过很好的教育,出身不凡。一个富家公子,一个才华横溢的秀才,缘何来到涧西这个小山村,过着清苦的隐居生活?单单是为亡母守孝这么简单吗?其中又有什么隐情?林兰有些迫不及待想听李秀才的故事了。

“她不收,我收。”林兰说着就要去收那副字。

姚金花忙抢了过去,拿在手里左看右看,心中疑狐不定,这破字真值那么多钱?又拿小眼睛在李秀才脸上转了几圈,看李秀才一本正经的,不像在说谎,便将字折了起来,唬着脸说:“先叫林兰兄长拿去墨香斋验证验证,要是墨香斋给出的价格少一个铜钱,这婚事我都不会承认的。”

李秀才微微颔首,一副随你便的样子。

林兰心中鄙夷,我的婚事要你承认?

林风越看李秀才越觉得妥当,以前怎么没发现李秀才是个相当好商量的人,先不管李秀才的字是不是真的那么值钱,就冲他这脾气,妹子嫁给他,起码不会受气。

“李秀才,张大户的事你也知道了……”林风开口道。

“叫我明允即可。”李秀才淡然一笑。

“明……明允,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你和林兰的婚事还是早点定下来的好……”林风话说一半,腰上一痛,又是姚金花暗下毒手。

“急什么急?这可是林兰的终身大事,不是儿戏,哪能说嫁就嫁?”姚金花义正言辞的说,好像她有多关心林兰似的。

林风敢怒不敢言,你知道不能儿戏,还随便收了张大户的聘金?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好不热闹。

林兰脸色大变,今儿个村子里可没喜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