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 吉祥三宝

发布时间:2021-11-01 19:20:03

方秋晨一听就笑了,捏他维维粉又嫩的小脸道,“小醋坛子,你可酸死我了。她迷不迷死三爷,与咱们没关系,我貌似很好奇三爷其他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维维脸红了了,躲过方秋晨的魔掌后笑着说,“三爷身边的女人从来不只留一个,但是常常换是了。他嫌女人话多,烦维维脸红了,躲开方初晴的魔掌后笑着说,“二爷身边的女人从来只留一个,不过经常换就是了。他嫌女人话多,烦呢。姐姐别看这女人现在得意,也不知何时就给送走了。”。

>>>《奶妈疼你》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吉祥三宝》精选

方初晴一听就笑了,捏捏维维粉嫩嫩的小脸道,“小醋坛子,你可酸死我了。她迷不迷死二爷,与咱们没关系,我倒是好奇二爷其他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

维维脸红了,躲开方初晴的魔掌后笑着说,“二爷身边的女人从来只留一个,不过经常换就是了。他嫌女人话多,烦呢。姐姐别看这女人现在得意,也不知何时就给送走了。”

好无情的男人哪!方初晴感叹。沈澜回府很久了,只怕画屏院的头牌清倌人也早就不清了,不知将来她会流落到哪里?如果她只惦记这个男人的权势倒罢了,假如连心也押上,肯定又是一番凄惨情景。

看到维维一脸愤愤然,好像她的二爷是被迫把美人收到屋里似的,方初晴连忙岔开话题,讨论起今天做点心的得失来,还说以后再“研究”出几样来,好好给景爷补补身子,看景爷瘦的。

正说着,传话的小厮回来了,带她们去了后院的一处五角凉亭。那凉亭宽阔敞亮,以漆成红色的粗木为栏,大气中透着风雅。亭中并无石桌石椅,其中有两个人做着交椅,一个人坐轮椅,三人面前摆着张八仙桌,上面一点蔬果也无,只一壶茶,三只杯。他们彼此间也不大声交谈,只偶尔说点什么,如同画中人物,年深日久地印在白得晃眼的纸上。

看起来……他们三个就像是吉祥的一家。

方初晴和维维被带到凉亭后就迅速观察了情况,之后低眉顺目地站在一边,心中感慨万分。本以为此处只有沈澜和景鸾的,没想到江无忧也在。他们三个貌似才洗完澡,全部散着发,穿着丝绸中衣,衣带系得并不严谨,敞着胸,光着脚。江无忧自然还是全身黄黄的,谁让他是皇上呢。景鸾穿白,看起来显得更加文弱优雅,让人的心都疼起来,而沈澜则穿着黑色,冷色调嘛,感觉蛮凉快的。

好一幅美男休夏图,色女们有幸看一眼,也会觉得人生不虚此行。不过……洗澡?把景鸾叫到广武院就为了洗澡?

再看他们三个彼此心领神会、一切尽在无言的模样,方初晴产生了极其不纯洁的联想。二爷院里为什么只用小厮?景鸾为什么孤零零的?江无忧为什么放着三宫六院的美人不管,总是往沈府跑?难道他们是……**?沈澜,霸道万年绝攻。景鸾,秀气别扭受。江无忧,腹黑半攻半受。

坏了坏了,她被腐女们腐蚀了脑子,只要看到漂亮男人在一起,就会产生联想。难道男人们之间不能有友谊了?不能有生死交情?总这么着想实在也很病态。虽说专门叫来洗澡有点奇怪吧,但去公共澡堂中的话还不是一起洗?能有什么问题。

“哇,哪里来的村姑,倒真是清新可爱呀。”到底还是江无忧先发的话。

“皇上夸奖了。”方初晴假装听不出他话里嘲笑她装扮的意思,没什么诚意地道谢。

“见了皇上,缘何不跪?”沈澜插了句嘴,声音还挺威严的。

不过方初晴并不怕,虽然维维在一边跪得老老实实的,她却大大方方地说,“是皇上的恩典,许我不跪。”

听到这儿,江无忧轻笑了起来,点头道,“有这事!朕许她除了佛祖、道祖外可以不跪任何人,包括你哦。不过你那小篮里放的什么小点心呀?朕洗过澡后总是很饿,你家二爷又是个吝啬的,只喝茶,越喝越饿。”他前半句是对沈澜说的,而后半句却是对方初晴说的。

“这是极品名茶龙丘,全江国总共也就不到一斤,我府里才只有二两,烹菜所用之水是用去年落在梅花花心上的初雪融的,还嫌?”沈澜皱了铍眉,不客气地道。

江无忧自觉理亏,所以不搭话,只一个劲儿问方初晴带的什么好吃的。

“是送给景爷的。”方初晴摆出先小人后君子的样子,反正这皇上也不太着调,不用太拘谨了,“前些日子我被三奶奶派去给太太办事,结果迷路了,是景爷派陈皮送我去的画芦,今天我是特意来感谢的。”

“这点好处也要感谢吗?那朕还给你荐了工呢,让你来到沈府这么好的地方,怎么没见你谢朕?”江无忧托着腮,似乎很无奈似的翻小茬,但他一脸兴味,倒像是在逗弄人。

于是方初晴毫不客气地道,“民女不是请皇上吃了包子吗?”

“哦,有这事?”一直不语的景鸾突然笑道,“原来就是你让二爷输了赌局呀。”

“应该说,是晴儿让朕赢得彻底。”江无忧貌似有些尴尬,但眼睛却闪闪亮着,“不过百日宴那天沈澜救了你的命,说起来是帮了个天大的忙,你又要怎么谢他呢?”

而方初晴听到“晴儿”二字,身上又一阵过电似的发麻,可说到沈澜的救命之恩,她倒觉得没什么好报答的。毕竟这是在沈府,他有义务提供保护。因为那起刺杀事件,她吓死的细胞先不提,那根古玉簪子没让他陪就够对得起他的了。

不过这些只是心中想想,既然江无忧发了话,她只得硬着头皮屈膝施礼道,“先谢过二爷。”

哪成想人家还不领情,冷漠无感情,而且很傲慢地道,“我没有救你,只是你挡住了我出剑的位置。”

那不正好?两不相欠!人家不接受好意,她也没必要觉得亏欠。方初晴冷哼了一声,自己感觉没出声,可三个男人全听到了。

沈澜皱起眉头就要发火,景鸾风状连忙拉过话来道,“初晴,你带的什么好吃的给我。说起来,我也是饿了呢。”

看到景鸾温文的笑容,方初晴感觉舒服多了,恭恭敬敬走上前,打开竹篮道,“我厨艺不佳,就是两样普通的点心,景爷尝尝吧,不好吃的话,不笑话我就行了。”

景鸾点了点头,招呼小厮拿了三双筷子和三只白瓷游鱼花纹的小碟子来,先是给江无忧呈上一只蒸饺和一小块撒其玛,然后给自己装了两蒸饺,最后把大块撒其玛全放在了沈澜的碟子里。

方初晴这个意外呀。看起来景鸾是不吃甜的,江无忧是杂食动物。可难道这个大阴人喜欢吃甜?不会吧?成熟点的男人都不爱吃甜了,何况他这种脾气秉性?他这种人应该天天吃干馒头就臭豆腐,而且不给水喝才对。

………………………………………………………………

………………………………………………………………

………………………66有话要说…………………………

第一,说下更新的事,因为是过年前后,相信大家都很忙,66也一样,所以更新慢了些,一天保证一更也很辛苦了,请大家谅解。

第二,我觉得起点系统又故障了,我上周推荐票不少,这周精华也应该多才对,但却只有几十精华,一下子就用完了,有的读者没加上,对不起,下周我看情况补。鞠躬。

第三,书迷阿布为《驱魔人》中《迷城》一节写的歌,很好听,大家有兴趣可以听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