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半主半仆的人

发布时间:2021-11-01 19:19:58

“景……景鸾……”沈洛一愣,一时之间之间忘了了疼,“你怎么在这儿?”“我据说四爷给我更名叫王八羔子了。”景鸾轻浅一笑,脸上看不出喜怒,“何况这是我流心院的地界儿,么我倒不能够待了?”“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又没骂你……我是……”沈洛双手乱摇,结果揪动“不是那个意思!我又没骂你……我是……”沈洛双手乱摇,结果牵动了肌肉,疼得又叫起来。。

>>>《奶妈疼你》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半主半仆的人》精选

“景……景鸾……”沈洛一愣,一时之间忘记了疼,“你怎么在这儿?”

“我听说四爷给我改名叫王八羔子了。”景鸾轻浅一笑,脸上看不出喜怒,“况且这是我流心院的地界儿,难道我倒不能待了?”

“不是那个意思!我又没骂你……我是……”沈洛双手乱摇,结果牵动了肌肉,疼得又叫起来。

“快别乱动了,这火棘刺最爱人的血肉,二爷常拿它辗成的粉兑了水来涂抹箭头呢。你再这样扭来扭去,只能让刺儿扎得更深,也就更难拔了。”景鸾语气中似乎有些关心,偏偏眼神淡淡的,疏离得很。

“好景鸾,我倒忘记你是神医了。”沈洛这时脑筋清醒了点,哀求道,“快想办法帮我拔了刺,我身上又疼又麻又痒,难过死了。等我治好了伤,再来治治这个刁奴!”

景鸾“哦”了一声,不置可否,眼睛若有若无地看了方初晴一眼。

方初晴站在那儿不敢动,心里被两种情绪所左右。一方面是恨,恨这沈洛没事找事,明明是他xing骚扰美女在先,现在却来叫她刁奴。怎么着?难道非得从了他才叫顺奴?那她宁愿再死一回!十回八回也行。

另一方面,景鸾给她的感觉很独特,本是初见,心中却对他充满了好奇与意外,还有那么点点对陌生人天然的好感。

这男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位神医兼顶级帐房先生吗?年纪也就二十四、五岁,五官清俊精致,气质飘然出尘,忧郁中又掺杂着洞悉世情的练达,整个人就犹如一枚极品美玉,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看你景爷看得眼也直了,都不知道行礼避讳,真是没规矩!”正出神,沈洛又来讨厌,“景鸾,快帮我治伤,完了我要替大嫂好好教训教训这贱婢!”

你才是贱婢!你们全家都是贱婢!不欣赏美好事物,难道要看你这个本来底子不错,却成长得偷工减料的人种吗?

方初晴心中暗骂,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侮辱。她低垂下头,掩饰眼中的怒火,真恨不能自己重生为女侠,现在就先一剑出鞘,让沈洛今后绝做不了父亲。

可惜,她没那个本事,只能在脑海中想象一下。唉,形势比人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

“四爷,请稍安勿躁,倘若您情绪激烈,血液流动快,只怕火棘刺扎得更深,若是进入血脉,随血流动,进入五脏六腹的话……”

听景鸾这么说,沈洛立即闭了嘴,可眼珠子叽里咕噜地乱转,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景鸾淡淡一笑,又瞄了方初晴一眼,见她略低着头,貌似顺从,但从他的角度能看得见她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两只小手在身侧握得死紧,显然在死命忍气,心里大概恨不得跳起来捶死这位四圣人吧。

他觉得这位奶娘的性子与众不同,怪不得是皇上亲自举荐来的,再看沈洛的可怜样,又觉得好笑,轻声道,“四爷不宜挪动,我又不能背你,不如先就地躺下,等我叫人来。”

“可是刺儿……刺儿……多数在背上。”沈洛生怕大声说话也会加快血液流速,含含糊糊地低声道。

“你趴在地上不就得了。”

“刚才……刚才……滚了一下,前胸也有……”

“那只好劳烦四爷站着不动了。”景鸾说着,从衣领中拉出一根系在脖子上的短笛,约二寸长,通体碧绿,拿在他那近乎完美无暇的修长手指中,绿白相间,格外的好看。

这是个诗一样的男子,让方初晴想起一句诗:你的艺术、你的病体、结扎成一屏稀有气体,我喜欢。

只见景鸾把短笛放在唇边轻吹了一下,那悠长轻越的笛声立即远远传了出去,片刻间就有两个小厮从那细砖粉墙的院落中跑了过来。

“田七,你把四爷背到院里去。小心着,动作不能大,不然一会儿非要割开四爷的皮肉方能拔出毒刺了。”他说得一本正经,却把沈洛吓得够呛,像一根木头一样笔管条直地杵在那儿。

景鸾的唇角几不可见地轻扯出个迷人的弧度,又转头对另一个小厮道,“陈皮,送松风园的这位姐姐到画庐去见太太。等这位姐姐回禀完了正事,再把她带回流心院,看四爷有什么话儿说。四爷,您看这么办成吗?”

沈洛勉强点了点头道,“你说怎么就怎么吧,好景鸾,先管管我,我觉得可能中毒了,身上难受得紧。”

闻言,方初晴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沈洛,见他面青唇白,汗湿衣衫,生怕这个意外引发了他的旧疾,到时候她百口莫辩,戕害主子的罪名落得更实,死得也更快,于是连忙施礼道,“谢谢景爷,请您先为四爷疗伤,奴……家办了三奶奶交待的事,立即回来听四爷发落。”她本来想自称奴婢,可又是奶娘的身份,一时想不出词来,只得胡乱用个称呼。

景鸾眨了眨眼睛,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此名闯了祸的奶娘还敢说话,态度居然还很磊落,倒让他意外之中含了几分赞赏。

他是无意间看到沈洛调戏这女子的,本想插手阻止,倒不是他心善,而是实在不喜欢这种强买强卖的事。可没想到,小小一个奶娘竟然敢反抗,还把沈洛摔到了火棘丛中。虽说毁了那一片植物有些心疼,但看到沈洛的狼狈样也算有补偿了。

这女子看来是聪明人,就算是一时义愤,此时也会明白后果是什么,可她不慌不乱,分得出事情的轻重缓急,实在是个有趣的女子呀。

“匣子里的纸卷全散落了,不碍事吗?”他使了个眼色,让田七先把沈洛背走,而后道。

方初晴哎呀一声,这才想起把东西捡起来,放着面料的包裹倒是没事,但那只锦匣摔开了盖子,里面的纸张被风吹得遍地四散。

“要不是机密的事,拿来我瞧瞧。”见方初晴手忙脚乱地抢起纸张,似乎不知道哪张在前、哪张在后似的,景鸾情不自禁地说。

可话一出口,他又有点后悔。虽然在这个沈府里是半主半仆的身份,但他从来不爱多管闲事,尤其是女人的。但不知为什么,他似乎很不愿意让这个很特别的奶娘为难。

………………………………………………………………

………………………………………………………………

…………………………66有话要说………………………

今天本来是双更,但明天是周日,要冲榜的,所以调换一下,今天单更,明天双更,具体时间会在明天早上的更新中说明。

另外感谢大家支持,最近小花涨势喜人,推荐票也不少,66拜谢了。

只是希望那些想要精华的人不要再发自动书评,66最不喜欢起点的这个措施,严重影响读者与作者的交流,所以看到必删。精华和特殊奖励肯定会给针对性书评,就算是挑错的,66也鼓励,只要是与书有关的就成。

谢谢大家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