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三个月来的第一次

发布时间:2021-11-01 19:19:58

当四爷身子一片大好了,太太才忆起两个金孙的奶娘来,开心之下赏了匹天蓝色的贡纱。方秋晨看过,那面料垂感一流,但是很薄,穿出来太热了,却一点儿不清透,十分很适合做夏天的的衣裙。但是她会觉得穿一身天蓝色不太很好看,索性聊表心意,为了解决好关系,拿那匹布给自己、依依不过她觉得穿一身天蓝色不太好看,干脆借花献佛,为了搞好关系,拿那匹布给自己、依依、阑珊和维维每人各做了一件上衣。事前,她根本没和依依和阑珊说,只让维维送了布料去针线房,然后选了不一样的式样。至于尺寸,但凡府里的下人们做过一次衣裳,针线房的人都会记下数字,省得下回做的时候耽误时间,除非这人的身材变化太剧烈才会重新量过。。

>>>《奶妈疼你》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三个月来的第一次》精选

当四爷身子大好了,太太才想起两个金孙的奶娘来,高兴之下赏了匹天蓝色的贡纱。方初晴看过,那面料垂感一流,虽然很薄,穿起来凉快,却一点不透亮,非常适合做夏天的衣裙。

不过她觉得穿一身天蓝色不太好看,干脆借花献佛,为了搞好关系,拿那匹布给自己、依依、阑珊和维维每人各做了一件上衣。事前,她根本没和依依和阑珊说,只让维维送了布料去针线房,然后选了不一样的式样。至于尺寸,但凡府里的下人们做过一次衣裳,针线房的人都会记下数字,省得下回做的时候耽误时间,除非这人的身材变化太剧烈才会重新量过。

所以当衣服拿来的时候,依依和阑珊极为意外,很承方初晴的情。其实她们的衣服多了去了,自然不在意别人孝敬,可官还不打送礼的呢,何况贡纱也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那份心总是真诚。也因此,她们对方初晴的态度熟络了些,尤其阑珊,那是个直性子,喜欢不喜欢全写在脸上。方初晴一直奇怪她这样没心机的人是怎么在大宅门中生存到现在的,居然还全息全影儿的没伤残。

总之,方初晴在沈府的日子过得挺舒服的,但凡事有限度,眼见无思和无我就要过百日了,她终于感觉自己像在做一个豪华监狱一样,在院子里待不去了,想出去透透风,哪怕一次也好。

把自己的意思和维维一说,维维露出为难的表情道,“大奶奶和王妈妈不愿意姐姐出去,也是怕有人起了坏意,到时候姐姐的好日子只怕要到头了。”

所谓好日子,是指方初晴每月的四两月银。

她够争气,在小厨房的调养下,奶水很足,现在乐滋滋的一人拿双份的钱。不过她怕胖,一直背着人在自个儿屋子里苦练瑜珈塑型,一早一晚还绕着回廊猛走一个小时。

人家问她,她就说为了保持血液通畅,还说流汗也能排出身体里不好的东西,对奶水有好处。所以最近她整个人虽然被滋补得格外水灵,腰身倒纤细苗条了起来,如果别人不知道,还真看不出她是奶娘,以为是哪家的俏娘子呢。

其实……她本来还想冒充少女来着,可惜……唉……

“上回奶娘中毒的事我知道,但我顶多不在外面吃东西、喝水就好了。”方初晴道,“总这么圈着,就算我每天满院乱跑也没有用,气血不顺,怕对无思和无我也不好。”她直接称呼两个宝宝的名子,是因为大奶奶觉得以她的身份称呼两个宝宝为少爷会折了宝宝们的福气。所以这院子里,她与王妈妈、依依和阑珊是直接叫宝宝的名字的。

“但是现在全府上下的人都在忙活小少爷们的百日宴,这时候提起这事怪不长眼的。”维维仍然一脸难色,之后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道,“不然这样。王妈妈只说不希望姐姐常往府里的其他各处逛,却没说不许姐姐出门。上回二爷院子里的赵妈妈借给姐姐衣服,说是会谢谢人家,但一直忙忙叨叨的没得空去,不如我陪姐姐走一趟,只当散散心了。”

不管是去哪儿,只要能出门转转就好。方初晴很高兴,笑道,“还是维维妹子聪明,那就定明天早上好了。现在已经四点多了,一会儿就到了无思无我吃奶的时间,我走不开。”她眨眨眼。

喂奶三个月后,她的**分泌比较旺盛,宝宝们的饮食也规律了起来。而因为大宅门规矩多,虽比不得皇宫,却也是极讲究的,所以太太特意派了一位延庆大娘和一位青苹嫂子,两个专门养育宝宝的专家来看护金孙。

也就是说,除了喂奶,方初晴是没“资格”侍候宝宝的。如此一来,她每天清闲得很,尽管她已经被这两个宝宝引得母性泛滥,想多亲近,但除了喂奶时倒沾不得边,就算喂奶,身边也总有人,好像是监视她似的,也不知是不是大奶奶故意这么严格。

似乎……大奶奶不大喜欢她,只是为了无思和无我,为着皇上的面子,不得不留用她。

第二天早上,维维早饭后就打扮得整整齐齐地来找方初晴。此时方初晴也准备好了,因为冒充少女之心不死,所以虽然维维是专门拔来侍候她的,可她却不愿意再梳古代发髻了,只高高扎一条麻花辫,然后用那只古玉簪盘于头顶。

她来沈府时日尚浅,也没逢过什么重大节日,所以得赏很少,首饰总共就这根王妈妈送的玉簪子和一套大奶奶赏的金三件,衣服也就那几身。但她只是出松风园散散心,也没什么特殊目的,于是就没刻意打扮,脂粉不施,清清爽爽。不过因着怕热,上身穿着那件新做的、天蓝贡纱的琵琶襟小褂,下面系了一条宫缎素雪绢云形千水裙,可惜这时代没有凉鞋,布袜子配软缎绣花鞋还是挺热的。幸好这时空的女人不裹脚,不然还得受罪。

“不带件金首饰吗?”维维瞄了瞄梳妆桌前那只木制雕了兽头花纹的妆奁。

这位奶娘姐姐和别人不一样,不太爱打扮,每天只洗得干干净净的就完了。倒是对月银和财务看得很紧,连她这么知近的人,也不知道那些东西都藏在了哪儿。

“大热的天,金子贴着肉,让汗淹着多难受,秋老虎热死人。”方初晴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匹从未谋面的大姑奶奶赏的元色八丝缎子道,“拿这个送给赵妈妈可好?毕竟穿过人家一套没上过身的衣服,也不好还回去。而且这颜色我穿着有点老,不如当还礼,好歹也是个意思。”

“挺合适的。”维维从柜子中找出一块素色洋布,把缎子包起来挽在手上,带着方初晴出了门。

其实不过是从小院到了大院,但方初晴仍然有逃出生天的感觉。而这一回,陪着她的只有维维,她不用再担心东看西看会被人误以为轻浮,仔仔细细观赏起园景来。

唉,三个月来第一次呀!

……………………………………………………………………

……………………………………………………………………

…………………………66有话要说……………………………

私自让两位妈妈级读者朋友d在本章中客串了,希望不介意哈。

……

演员表:

延庆大娘:就是同ID是延庆大娘的读者扮演

青苹嫂子:daqingpingguo扮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