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81章 心态变化

发布时间:2021-11-01 17:12:55

清河镇的一处街道上,此时围满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家都双眼注视一个方向。那是人群的中央,有一名十七岁左右的妙龄少女,看起来神色惊慌、手足无措的样子。女子前方,单膝跪着四名俊美青年,手里捧着鲜花,像极了示爱,惹得围观的人群仰天大笑不只。姜妱摸了那就是人群的中央,有一名十八岁左右的妙龄少女,显得神色慌张、手足无措的样子。。

>>>《阳幽》章节目录<<<

《第81章 心态变化》精选

清河镇的一处街道上,此时围满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家都目视一个方向。

那就是人群的中央,有一名十八岁左右的妙龄少女,显得神色慌张、手足无措的样子。

女子前方,单膝跪着四名俊朗青年,手里捧着鲜花,像极了示爱,惹得围观的人群狂笑不止。

姜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疑惑地对四人问道:“你们都想我嫁给你,那嫁给你们有什么好处吗?”

随着这个问题一出,四人开始抢着说话。

“神仙姐姐,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保证,以后我就妇唱夫随,一切以你马首是瞻!”

“神仙姐姐,别听他的,你要嫁就应该嫁给我,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一定会全心全意地对你,从此不再多看任何女人一眼。”

“神仙姐姐,他们两个都是骗你的,只有我才是真心实意的,打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深深地被你迷住了,从此不能自拔,以后没有你的日子,那一定是暗无天日,生活无趣,不如一死了之。”

“神仙姐姐,切莫被他们蛊惑了,只有我对你的感情是最纯真的,千言无语,都无法表达我对你的爱,我只想引用一句话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还望神仙姐姐莫要让我的心中空余恨呀。”

四人说了一大通,令姜妱陷入沉思当中。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嫁人的事儿,即便是现在,她对嫁人也只是浅尝辄止。

在她的看法里,嫁人就等同于把两个人绑在一起,正如其父母一般,一生一世都不会分开。

对于眼前的四个人,显然不符合她的条件,若说有,姜妱第一个想到的是郭牧,她愿意与郭牧一辈子在一起,当然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她的小师弟,她也不想与其分开。

正在她想到严水寒之时,严水寒从人群里走了出来,随后学着四人的模样,单膝跪在姜妱的面前,温声道:“师姐,我也想娶你为妻,从此以后,一生一世对你好,你可愿意?”

四人见到严水寒,原本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无论从相貌和气质上看,他们都自觉差了严水寒一大截,又如何与他相争。

姜妱见严水寒突然掺和进来,先是一惊,随后问道:“小师弟,你怎么也过来凑热闹了?”

严水寒向姜妱眨了一下眼睛,随后正声道:“师姐,我不是开玩笑,其实我有一句话隐藏在心里很久了,趁着现在,我就当着众人的面大胆跟你说出来,那就是我很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你愿意嫁给我吗?”

凭姜妱和严水寒之间的默契,她自然认为严水寒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解围,故而她产生了借严水寒打发其他人的想法。

这时,围观的人群见严水寒言辞恳切,再加上郎才女貌,都是修仙之人,都开始起哄。

“嫁给他!”

“嫁给他!”

……

大家异口同声地喊道,引来了更多的人。

原本单膝跪地的四名俊朗青年见自己没有戏,都纷纷选择退出,于是,严水寒和姜妱变成了唯一的一对人。

说巧不巧,郭牧和封雪晴循着声音来到这里,并挤到人群最里面,正好看见姜妱向严水寒点了一下头,并笑嘻嘻地说道:“我愿意!”

短短三个字,如同利刃一般插入了郭牧的心脏里,使其产生了刻骨铭心的痛感。

这一刻,郭牧方才察觉,自己对姜妱的感情似乎并不如他表面上所说的那般。

封雪晴虽然也为之震撼,却不像郭牧那般,而是一种意外之喜。

倘若严水寒真的与姜妱在一起,那么一直困扰着她的婚约将不再是问题。

因为姜妱的答应,人群沸腾到了极点,严水寒亦是心中高兴,站起身,想要将姜妱抱起来。

姜妱事先有所察觉,本能地后退一步,使得严水寒扑了一个空,也令人群出现了短暂的愣神。

看姜妱的反应,不像是要嫁给严水寒的样子。

而姜妱之所以如此,除了本能反应之外,还因她答应过郭牧,不得再与其他男子有肌肤之亲。

就在这尴尬的一瞬间,姜妱的目光捕捉到了人群中的郭牧,高兴得像只活蹦乱跳的小鹿,即刻撇下严水寒,直奔人群中的郭牧而去,口中喊道:“牧哥哥,你们也在呀?”

姜妱的这个举动,成功地把所有人的目光引到了郭牧的身上,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关系更加难以揣摩。

郭牧虽然不开心,但他尽量装作没事人一般,向姜妱微微一笑,并点头示意。

如此,四人重新聚在了一起,可是因姜妱答应严水寒求婚一事,使得四人之前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唯有姜妱毫无察觉,继续充当着其他人之间的调和剂。

之后,四人继续在清河镇游了一阵,才回到各自的地方休息。

此时,夜已深,郭牧的心里如同打翻了调料瓶一般,横竖不是个滋味。

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目光不时看向隔壁,那里乃是姜妱休息的地方,心想不知道她有没有睡下?

既然睡不着,郭牧决定不睡了,他站起身,缓步来到屋外。

此时,清河镇因大多数人进入了梦乡,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喧嚣热闹,突然变得十分冷清,正如郭牧的内心一般。

他望向前方,那是一条长长的大街,望不到尽头,只能看到大街没入了漆黑的夜色里。

正在郭牧看得出神时,一道老人的声音从郭牧的身后响起,“仙人,你还没睡下呀?”

郭牧转过身,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赫然是清河镇的镇长。

郭牧微微点头,回道:“镇长,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您不要仙人这般称呼我了,我可承担不起。”

镇长见郭牧毫无架子,心里亲近几分,笑道:“那好,你救了老夫一命,既不能唤你仙人,那就唤你恩人好了。”

郭牧可不是这个意思,本欲再说话,却被镇长及时阻止,“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我一个老人家都不介意,难道你一个年轻人还这么介意吗?”

郭牧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便不再对称呼的问题纠缠不清,而是问道:“镇长,时至深夜,您为何也没有入睡呢?”

镇长干枯的脸上浮现出满满的笑容,眼睛里满是清河镇,看待它如同看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他回道:“老夫是高兴啊,在短短数日,清河镇又恢复如初,甚至比之前更好,故难以入眠,想要趁机再好好看看。”

对于镇长的心情,郭牧能够理解。

“而这一切都是拜恩人及你的同门所赐,老夫感激不尽。”镇长说到这,竟躬身向郭牧行礼。

郭牧赶紧将老者扶起来,摇头道:“你们已经感谢过我们了,况且对于我修仙之人来说,救人水火乃是分内之事。”

镇长连连点头,随后邀郭牧一同漫步在大街上。

两人走了几步,镇长突然问道:“恩人既然为中州派的弟子,可否知道司奉天?”

这个名字传入郭牧的耳朵里,令他心里一惊,没想到司奉天的大名不仅传遍了整个修真界,连这凡间的一个小镇都有人知道。

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郭牧越发地对其感兴趣起来。

“我当然知道,他……是我的师兄!”

听闻,镇长欣喜异常,道:“如此真是太好了,烦请你转告你的师兄,让他务必来清河镇一趟。”

郭牧摇头道:“恐怕要让您老失望了,师兄早在十八年前就羽化登仙了,再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得知这个答案,镇长不禁有些失落,感叹道:“看来他们终究是无缘啊!”

此话让郭牧不解,镇长口中的他们是指谁?

还未待郭牧相问,镇长主动说道:“你既然是司奉天的师弟,有些事情告诉你也无妨,我不想她的付出随我一起埋入地下,永生永世不得人知。”

镇长越说越离奇,让郭牧如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选择倾听。

如此,镇长开始慢慢讲起了一件陈年往事。

“二十三年前,一名女子孤身一人来到清河镇,一呆就是五年。她每天都会做着同一件事,那就是站在一棵柳树下,面朝西方,一望就是三个时辰。除此之外,她每天都会帮助镇民做很多好事。”

“对于她的这种异常行为,老夫曾经主动问过她,她透露得不多,只说以前做了很多错事,想通过做些好事来弥补自己的过错,至于站在柳树下,乃是为了等中州派一个叫司奉天的人,因为她曾经说过,会选择一个离他近的地方等他,一直等到他出现为止。”

听到这,郭牧忍不住想要知道这痴情的女子是谁,问道:“那您可知道她的名字?”

镇长摇了摇头,“老夫问过她,她没有告诉我,老夫看得出来,她是深爱着那个叫司奉天的人,才会每日毫不间断地做着同一件事。只是不知道为何,十八年前她突然离开了这里,从此再没有出现过。因为她确实为我清河镇做了很多善事,老夫心有不忍,故而将这件事告诉你。”

郭牧为女子的所为深受触动,心中同时想到些什么,不禁接着问道:“那她经常守候的那棵柳树在哪里?”

老者闻言,指了指一个方向,正好看见一棵柳树在清河边上挺立着身姿。

郭牧知道了位置,向老者躬身一礼,告别而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