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77章 洪水过后的清河镇

发布时间:2021-11-01 17:12:54

也不明白过了多久,随着清河之水缓缓地流入远处,清河渐渐地渐渐地平息下去,清河镇的洪水就退却。渐渐地地,几道非常大的光罩随着会出现,光罩之内的中州派众人正全力以赴以及维护着结界,眼瞅着洪水退却,脸上都闪现出出一丝喜色。而清河镇的百姓震憾得说不出话来,他们既赞叹这清河之渐渐地,一道巨大的光幕随之出现,光幕之内的中州派众人正全力维护着结界,眼看洪水退去,脸上都浮现出一丝喜色。。

>>>《阳幽》章节目录<<<

《第77章 洪水过后的清河镇》精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清河之水缓缓流向远处,清河逐渐平息下来,清河镇的洪水开始退去。

渐渐地,一道巨大的光幕随之出现,光幕之内的中州派众人正全力维护着结界,眼看洪水退去,脸上都浮现出一丝喜色。

而清河镇的百姓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他们既惊叹这清河之水的无情,又惊叹修仙之人的通天实力。

待清河之水彻底退出高坡,众人解除了结界。

傅羿望着快速退下去的洪水,脸上的凝重之色一点都没有减轻,因为洪水虽然退下去了,但这只是暂时的,随时有可能再次席卷而来。

清河镇百姓死里逃生,在镇长的组织下,一起跪倒在中州众人面前。

“感谢各位仙人相救!”

“感谢各位仙人相救!”

“感谢各位仙人相救!”

上万百姓同时发声,声音响彻云霄,令中州派一众弟子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必将激励着他们继续以救死扶伤为己任。

然八位长老有些汗颜,毕竟这清河水患的根源还没有解决,现在接受他们的拜谢为时过早。

于是,傅羿站在最前方,大声对所有百姓说道:“诸位快快请起,我等现在受之有愧。清河之水只是暂时退了下去,根源未除,还可能再卷土重来。”

此话不假,百姓听闻,更加不愿起来,不少人一边磕头一边说道:“还请仙长为我们解决此患。”

傅羿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诸位且放心,我等既然来了,自然不会白来,定要查出危害苍生的幕后黑手,你们快快起来吧。”

有了傅羿的保证,众人才安心,纷纷站起身,并对其表达感激之情。

傅羿随后问道:“敢问你们当中谁是镇长?”

话音刚落,一名老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若是细看,便可发现这名老者正是郭牧第一个救起来的人。

“回禀仙长,老夫便是。”老者躬身回道。

傅羿走近老者,轻声问道:“我想知道,这清河之水泛滥了一年,你们也为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为何不肯搬离此地?”

镇长回道:“实不相瞒,这里是我们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基业,祖上有言,清河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无论将来如何,都不可舍清河而去。”

原来他们是在用命守护清河,傅羿感动之余,接着说道:“为了能够查明清河的问题所在,还请镇长告知有关这清河的一切。”

正值危急时刻,镇长自然不敢有任何隐瞒,前前后后花了半个时辰为众人讲解了有关清河的故事。

原来这清河乃是他们祖上人工开凿的河,前后经过三代人的努力,终于打通了此河,这也是他们不舍得离开此地的原因。

自清河建成以来,一直风平浪静,直到十八年前的某个晚上,一道强光从天而降,如同曜日一般,惊醒了清河镇的所有人。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强光没入清河之内,最后彻底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这强光是什么。

事情发生之初,不少人还在担心此事,只是后来一直没有事情发生,他们也逐渐放心下来。

以上这件事,算是除了清河水患之外唯一奇异的一件事了。

至于一年前,清河水患以来发生的点点滴滴,镇长都详细地跟中州派众人讲了一遍,使得大家对清河有了较为详尽的了解。

此时,清河之水已经彻底退回到清河之内,露出了已经被夷为平地的清河镇,没有一间房屋幸免,竟连他们种植的庄稼也都不复存在。

由此可见,此次水患,算是彻底断了清河镇上万百姓的生路。

众人看着这满目疮痍的清河镇,眼睛都开始变得红润,并不乏有人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毁了,彻底被毁了,这让我们怎么活呀!”

……

哀嚎之声随处可闻,大家都在悲叹自己的未来。

对此,傅羿可以理解,他想来,若不是因为他们强行与清河对抗,说不定这水患远不会像现在这般严重。

所以于情于理,他们都需要彻底为清河镇的百姓解决此事。

当然,要解决此事,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傅羿先安抚好众人,随后让他们回到清河镇清理现场,看看还有没有留下有用的东西。

随着清河镇百姓离去,高坡上只剩下中州派众人。

傅羿转身面对一众弟子,正声道:“此次清河水患一事,其难度远超过我的想象。即便如此,这是分配给你们的任务,就需要你们自己去完成,我们长老团亦会暗中调查和跟进此事。趁着这段平息的日子,定要找出水患的根源,彻底解决问题,勿要今日的悲剧再上演一遍。”

众弟子都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齐声回道:“是!”

傅羿交代完毕,便与其他七名长老御风而起,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不知道去向。

留下众人互相看了一眼,开始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

毕竟人若是太多的话,意见很难统一,政令更难实施。相反,若是分成几个小队,反倒更容易办事,所以大家往往以各门脉为单位聚在一起。

然有几个人与众不同,其中之一便是郭牧,他与门中的弟子素无交情,很难与他们打成一片,故而选择单独行事。

不过,随着姜妱出现在他的面前,使得他的计划落空了。

姜妱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用带有几分伤感的声音问道:“牧哥哥,你是打算撇下我一个人办事吗?”

郭牧摇了摇头,指着乾门一众弟子说道:“你跟我不一样,你有这么多师兄弟宠着你,跟着他们会更好。”

郭牧说得一本正经,殊不知,他的话语中带着几分醋意。

姜妱当即否定道:“不,他们加起来也比不过一个牧哥哥!”

这番甜言蜜语,哄得郭牧的脸上笑容不止。

“你口中的他们也包括你的小师弟吗?”

郭牧突然作此一问,令姜妱一时答不上来,脸上摆出一副懵懵的表情,令郭牧的心都融化了,哪还有心思向她逼问答案。

虽然姜妱没回答,郭牧已然看得出来,严水寒在姜妱心中的地位不低。

当然,若是严水寒一心对姜妱好,郭牧可以不介意,就是怕他的好掺杂有其他的目的,这就让郭牧接受不了了。

有道是说曹操,曹操到,严水寒见姜妱找上郭牧,他自己也主动凑上来。

有姜妱在中间斡旋,郭牧当然不会拒绝他,使得他们的队伍一下子变成三人。

姜妱似乎觉得人数还不够,目光落在不远处形单影只的封雪晴身上,便笑意盈盈地上前去,把封雪晴也拉了过来。

封雪晴本做好了单独行动的准备,只是拗不过姜妱,故而才会加入进来。

可以说,四人中除了姜妱本人,其他人都是因姜妱组合在一起,他们看向彼此的目光都有些怪怪的。

再加上他们三人都不爱说话,很容易就冷场,又只有姜妱,充当着他们的调和剂,使得队伍不至于太过冷清。

队伍既然成型,接下来便开始商量清河水患的事情。

然而,除了姜妱以外,其他人都互相望着彼此,不愿说话。

姜妱眸光一闪,率先说道:“这个……清河之水来势汹汹,超乎寻常,有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我觉得这清河内一定隐藏着一只巨大的妖,生活在水里,那一定是水妖,我们只要抓住水妖,便能解决这水患。”

姜妱一边说着,还一边比划,样子极为可爱,再加上她的话也甚有风趣,生活在水里的就是水妖,也不知道是什么逻辑,令其他三人忍俊不禁。

见到三人脸上的笑容不止,姜妱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她伸出手指,指了一下郭牧,“我已经说过了,现在有请牧哥哥发言。”

既是姜妱的意思,郭牧自然乐意配合,开始侃侃而谈,“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清河之内一定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暗中控制清河,而且这股力量异常强大,连八位长老合力都不是其对手,至于是不是邪祟,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我们唯有找到这股神秘力量的源头,方有可能彻底消除清河的水患。”

严水寒接过话来说道:“郭兄说得对,这股力量绝非我们所能敌,我们只需要查明真相即可,切不可与这股力量硬碰硬。据我观察,这股力量遇强则强,而且是不定期出现,出现之后又不是以害人性命为主,倒像是在故意展示自己的力量,引起别人的关注。”

此话说得有道理,而且颇有新意,令其他人都对严水寒刮目相看,尤其是封雪晴,她越来越觉得严水寒绝非他表面上那般简单。

此时,三人的目光都落在封雪晴的身上,封雪晴自知避免不了,正声道:“我觉得查清源头,清除水患乃是次要的,其根本目的也只是为了保护全镇的百姓,所以我们必须把全镇百姓的生命放在首位。经历此次水患,清河镇的一切都已经毁了,就连生计都成了问题,我们必须想办法帮助他们度过这个难关才行。”

此话一出,其他三人都连连点头。

姜妱急切地问道:“可是要怎么帮助他们呢?”

封雪晴回道:“房屋焚毁可以再建造,财物遗失可以再积攒,唯有赖以生存的庄稼不可一日没有,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想方设法帮他们弄来粮食才行。”

话虽如此,可那是上万人的口粮,而且要长达数月之久,等到新的庄稼成熟为止,那不是一般人能够耗得起的。

想想都觉得有些不现实,众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丝难色。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