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74.就该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44

顾松简单的的看完热搜主要,把她手机给他她,然后翻阅自己的邮箱文件。她还等着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呢,他就漠视的然后干自己的工作。他什么意思呀?没兴趣?不想管?任她被骂?但是做完后他最爱的工作才想理睬敷衍了事其他事情?得将近回应,怀里的女人就不安份的蹭着他什么意思呀?没兴趣?不想管?任她被骂?还是做完他最爱的工作才想理会敷衍其他事情?。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74.就该》精选

顾松简单的看完热搜主要,把她手机还给她,接着翻看自己的邮箱文件。她还等着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呢,他就无视的接着干自己的工作。

他什么意思呀?没兴趣?不想管?任她被骂?还是做完他最爱的工作才想理会敷衍其他事情?

得不到回应,怀里的女人开始不安分的蹭着他胸口,顾松压着她后背按在自己怀里让她别乱动,叶闻闻在那里念着网友评论:

“有个人说,我刁蛮任性,对员工特别特别差劲。”

“有个人说,要不是我漂亮,你才不会看上人品那么差的我。顾松,他们也说你是个肤浅的人,只看脸,没内涵。”

“有人说我替身一大堆,让助理跟别的演员对台词,自己跑去跟你约会,你还帮我隐瞒,说你这个老板不咋滴,平时对下属特别苛刻,是个黑心老板。”

她喋喋不休,每句话的前半段都照着评论念,但后半句对他的嘲讽都是她编造的,为了让他有动于衷,她帮网友骂他呢。

处理完邮件的顾松低头看怀里的女人,深潭般的目光仿佛把她看得透彻。叶闻闻心虚的不敢看他,额头压在他胸口,低头玩手指。

“你想怎样?”

良久,头顶传来闷闷问语。叶闻闻喜笑颜开,抬头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也不需要怎么样……就是想让《云顶》的导演,贺岁视频的导演,出来帮我澄清我为什么躺着,为什么在那里打游戏……就那么简单。”

“我知道了。”顾松淡淡点头,像是听完下属汇报完的反应。接着看电脑,他幽幽说:“天天玩手机,就该被骂。”

她越来越像家里蹲的艾一了,两个人一个间隙性宅,一个全天候宅,一个爱玩手机爱玩游戏,一个爱玩看动漫爱手办,要不是长得不像,顾松会觉得他们是一家的。

更可恶的是,她玩游戏的时间,比玩…他的时间还长……

叶闻闻冒出一个问号:顾总……你是不是把自己代入我爹的定位了?你这个样子不太像我未婚夫呀~

“那我……天天玩电脑?”叶闻闻天真一问。

顾松冷冷低眸:“你说什么?”

叶闻闻认怂:“我说最爱你了。”

伟大万能的顾总一个电话打出去,不到一个小时,两位导演先后站出来,给叶闻闻发文澄清。

《云顶》的导演:不要对一个背完全剧台词无聊得没事干的人太过苛责了。当时几场戏没有她的戏份,她在剧组等拍,又没人过来跟她对台词,她无聊躺下睡着等戏拍,不行咩?

贺岁视频的导演:相比于其他不停催促拍快点,说前辈过气没礼貌,嚷嚷着渴了累了,让你前前后后跑来跑去服务,更甚者不报备偷跑出去吃饭,致使部工作推迟的人,我更喜欢窝在角落不需要你端茶送水鞍前马后,安分打着游戏等待的人。

粉丝的转发很快,那些被煽动的群众们现在又公平起来了,说她人还挺漂亮挺有自觉。

可可香香:看到没有,有实力的人才会无聊得想睡觉,看看你们家丢下工作去和朋友吃饭的哥哥,脸呢?

闻子好漂亮:哎呀,女鹅真的好乖好三好,提前把台词背完了呢,要是我以后生一个像你这样的,我少操多少心呀。

批批说人话:我怀疑,这会儿才是顾总在给媳妇撑腰,要不然两个导演能无缘无故出来说话?

噫呜呜:我在想顾总是不是也有网上冲浪呀?有人要和我组团去扒拉顾总围脖号不?我想知道他们有没有背着我偷偷秀恩爱。

【任务完成】

目的达到,叶闻闻要出去找唐青玩,说好的给顾松做晚饭,她间歇性失忆,拿着小包包,戴着针织帽子围着围巾,开着他的车出去了。

等顾松处理完工作走出书房找她,她早跑了,他还以为她是出去买菜,坐在客厅等了一个多钟还没见人回来,他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让艾一定位她的位置发给他。

温泉房间里,叶闻闻裹着浴衣坐在石头上,唐青四仰八叉的躺在温泉水里,米白的水漫过胸口,两人碰杯喝酒。

叶闻闻其实是想来听唐青和黄坤的故事的,但是呢,唐青对黄坤以前的事也是隐晦不提,只说她以前执行境外任务的时候遇到过黄坤,他们算是很早就认识了。

那次在酒吧遇到,唐青认出他很惊讶。他们两个之前的关系也不是很熟,就是任务联系的普通关系而已,但是唐青对黄坤很崇拜,开始死缠烂打,看黄坤根本没其他意思的样子,唐青一不做二不休的下药把人给睡了,非要他负责。

黄坤本来就想安定的娶妻生子过平凡日子,于是跟着唐青回家见父母,没想到唐青父母知道黄坤只是一个拳击馆的老板后,面露嫌弃,委婉的暗示对他不满意,对他们两个人的婚事不同意。

黄坤那个刚硬的性格,当场就走了。唐青被两头气得在原地跺脚爆炸,发现自己被黄坤拉黑后,直接去到父母面前哭了,从小受宠的她指着家人骂他们不尊重她的选择,不爱她。然后她家里人更气了,现在家都不想让她回。

叶闻闻听完,不知道怎么评论,就问:“你父母不同意你跟黄坤,是觉得黄坤不够有钱?”

唐青激动的坐起来,水声哗啦:“黄坤有钱死了!不过都在海外账户,现在靠你老公帮他搬回来呢。说到底,我爸妈想让我找门当户对的。和我门当户对的,你也知道,都是一群玩烂的花花公子,见到我就拍着胸口称兄道弟的,哪有什么感觉呀?”

顾松帮黄坤挪钱回国?叶闻闻一直以为黄坤只是顾松的保镖呢,看来上次去荷兰那间快倒闭的子公司,估计是和黄坤有关。

唐青在噼里啪啦的说黄坤怎么怎么难搞呢,房间门突然被推开,围着浴巾的刘瑜苒和一个朋友说笑停止,四人脸懵的看着彼此。

刘瑜苒和朋友走错房间,她心想着叶闻闻在这里,即使两人有矛盾也不会放在表面,依然给对方面子吧。

于是她扬起笑脸想向叶闻闻走去,水里的唐青却满是愠怒的质问:“你谁?走错房间了知不知道?”

刘瑜苒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们知道,很抱歉,我和叶闻闻认识。”

唐青看了看叶闻闻,又看了看刘瑜苒,眉头可见的皱起:“叶茶茶怎么会认识你这个跟我哥朋友在游艇上玩了好几天的女人呢?”

刘瑜苒脸色一白,瞪着眼看唐青。突然的猛料,也给叶闻闻听呆了,假装淡定的抿一口红酒。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