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72.上进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43

湖中心有搭起一个放烟花的平台,当零点一烟花飞老天空盛开开时,天空被色彩渲染成彩色,光芒照在她扬出来的欢喜笑脸上,忽明忽暗的,她像置身于在光影里,比烟花很好看。顾松前半程在看她笑容后半程在和她抬起头看烟花。餐厅服务员拿着拍立得回来,礼貌问他们需不需自拍顾松前半程在看她笑容后半程在和她抬头看烟花。餐厅服务员拿着拍立得过来,礼貌问他们需不需要拍照留念,叶闻闻欣然同意,顾松沉默接受。。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72.上进》精选

湖中心有搭建一个放烟花的平台,当零点烟花飞上天空绽放开时,天空被渲染成彩色,光芒照在她扬起来的欢喜笑脸上,忽明忽暗的,她像置身在光影里,比烟花好看。

顾松前半程在看她笑容后半程在和她抬头看烟花。餐厅服务员拿着拍立得过来,礼貌问他们需不需要拍照留念,叶闻闻欣然同意,顾松沉默接受。

叶闻闻开心笑着对着镜头比着幼稚的手势,而顾松没有看镜头,侧颜起伏,在看着小孩子花枝招展的笑颜。

一个开心一个严肃,一个俏皮一个刻板。照片定格了这一幕。

相机自动对焦会把背景虚化,小小的一张成相照片颜色厚重,岁月留忆感浓厚,像是好多年前的一张旧照似。对岸繁华热闹的街市都被虚化成点点星光,美化了这张照片的意境。

叶闻闻喜欢,喜欢顾松这样无言的看着她,虽然他不喜欢拍照,却还是纵容她的玩闹。

叶闻闻捏着照片一角给顾松看,顾松伸手欲要拿过,叶闻闻却突然收回来,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记仇的说:“我记得我之前也有拍过照片送给你,可你丢掉了。为了防止你又丢掉,照片就放我这里了。”

那几张背后写着她联系方式的照片吗?为掩饰自己的后悔和在意,顾松起来去付账,而后牵着她的手回酒店。在关上门没多久,粉色的100出现,叶闻闻非常非常愿意的配合他搞了一晚上的颜色。

第二天他们从酒店搬到一处别墅里,顾松不急着回郦市工作的样子,安然坐在沙发上等着叶闻闻的鱼出锅,但叶闻闻的工作快要开始,她一边打着电话让小微几人到堪州和她汇合,一边控着火。

《云顶》的外景拍摄大半个月之后完成,回到郦市又拍了半个多月的室内打戏,然后断续的补拍一些镜头,在快要过年前两个星期,总算杀青了。

从影视城回来路上遇到红绿灯,停在十字路口,一辆公交车在他们车旁停下,叶闻闻无心往外看一眼,以为自己看错了公交车贴着的广告上的女孩,揉了一下疲惫的眼睛才确定自己没看错,上面是叶瑶,捧着年货笑得明眸皓齿。

叶闻闻扯着陈宇的衣服问:“宇哥,我们公司是不是签了个新人,叫叶瑶?”

陈宇努力回想,摇着头回答:“没有呀,公司好久没签新人了,最近一次还是你那个迷弟呢。”

叶瑶拍广告了,却没有签梦华?那她签的哪家公司?不应该……如果她真想进娱乐圈,那陈澜之一定会让她去梦华的。难道是一时兴起拍的广告?什么公司都没接触?

叶闻闻渐显忧虑,觉得这书的剧情偏离得有点不对劲。原文里女配就是平平无奇作死小天才,每天给女主爆黑料,每次都为男女主的感情添砖加瓦,但是现在,女配上进心好像比她这个女主还强……

陈澜之打电话问叶闻闻什么时候忙完工作回家过年,叶闻闻说很快回去,又所带问了叶瑶拍广告的事。

陈澜之笑答:“那个年货广告吗?是瑶瑶说觉得好玩想试试,我就让她去了……闻闻,你是不是觉得瑶瑶拍得不好呀?”

意思就是还没有签约任何公司?

“没有,她拍得很好,我只是在路上看到广告有点惊讶,好奇的问问。”叶闻闻默了默,又说:“我觉得瑶妹条件很好,如果她想和我一样拍戏,她可以信任我这个有点经验的姐姐。”

陈澜之听完叶闻闻的话,心里怕她讨厌不喜悬起的石头放下来,很感动,同时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忽略她而愧疚,温柔说:“闻闻真好,我会转告瑶瑶的。妈妈想你了,快点回家吧。”

叶闻闻说了自己回家过年的时间后挂掉电话,让滔博送她回海湾别墅之前先去花店买束玫瑰。抱着和她一样娇艳的玫瑰回去。叶闻闻不确定顾松在不在家。

他们这段时间彼此都很忙,除了中间有次为了续个命完成见面任务飞去东腾市找他,给他折腾一晚上后,第二天疲惫的回剧组工作,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信息上他也只是偶尔回应她的打卡。

顾松似乎希望顾氏集团能够转型,但是内部的一些保守古板派始终不认同他做出来的成就,他有点隐怒,于是做了件杀鸡儆猴的事,私下里调查一个懂事,把对方贪污的证据送去司法部门,现在那懂事被限行接受调查。

那个懂事被限制不能插手集团决策,顾松趁机把他在集团的心腹换掉,其他自危的懂事想举手反对,但都被他无视。后来反对的懂事害怕下一个出事的轮到自己,都纷纷闭上了嘴。

这件事有被曝光出来,但出现没几个钟就被顾松的人压下去,现在已经把对他的负面删得彻底,普通群众只知道他是有钱有颜,和影后恩爱的顾大总裁。

别墅里一片安静,抱着花跑上二楼的书房,没有见到顾松身影,她以为他不在家。艾一悄无声息的出来在叶闻闻身后,她一回头被他下了一跳,把抱着的玫瑰花送给他,美其名曰谢谢他每天都辛苦做饭,打扫卫生。

艾一想比划说饭是他做的,但卫生是其他佣人在她不在的时候做的,但介于叶闻闻看不懂手语,他就比划了一个她能看懂的“谢谢”。

顾松醒来就听到叶闻闻的声音,起床头发乱着,睡眼红红的走出房间,然后就看了那个女人把玫瑰花送给别的男人,还跟对方说了一大堆的话。

他昨天和昨天晚上都没有休息过,回家补觉醒来就看到她对别人那样,起床气蹭蹭上涨,惺忪的睡眼低敛着,冷冷陌生意透出。

叶闻闻突然背如芒刺,一回头往楼上看,顾松面无表情的手倚栏杆冷眸看人。

他转身走回房间,好感值一直往下掉,快要掉到要命的35,叶闻闻大感不妙,立马跑上楼去哄人。

又不能把玫瑰花抢回来,叶闻闻懊悔的八百米冲速跑到他身后,拉住他的手,钻进他怀里撒娇:“顾松,我好想你呀,超级超级想~”

他好感值不掉了,叶闻闻松了口气。

面露不屑的顾傲娇推开怀里的女人,走向浴室,叶闻闻焦急挽留,随口一说:“顾松,我也要洗澡,可不可以一起呀?”

顾松没有听见似的,走到浴室门口,推开浴室门,却没急着进去,而是回头皱眉盯着她。叶闻闻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是在等她过去呢。

叶闻闻嘿嘿一笑,把外套脱下来,小鹿似的蹦跶到他面前,抱着他的腰,仰着脸要亲亲。

顾松嫌疑模样,搂着她的腰把人带进浴室,“嘭”的一下关上浴室门,低头浅浅亲了一下她的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