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51.昂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38

第二天回家去时,叶闻一闻也没看见顾松,饯行的罗秘书说他在开电话会议,也没空来送她。在临走前之后,叶闻一闻订的白色郁金香托罗秘书带来顾松。结束了电话会议的顾松翻阅文件不久,罗秘书抱着一束郁金香而来,他几眼便明白是谁送的,让罗秘书找个花瓶插上,放到他书桌在临走之前,叶闻闻订的白色郁金香托罗秘书带给顾松。结束电话会议的顾松翻看文件不久,罗秘书抱着一束郁金香而来,他一眼便知道是谁送的,让罗秘书找个花瓶插上,放在他书桌上。。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51.昂》精选

第二天回去时,叶闻闻没有见到顾松,送行的罗秘书说他在开电话会议,没有空来送她。

在临走之前,叶闻闻订的白色郁金香托罗秘书带给顾松。结束电话会议的顾松翻看文件不久,罗秘书抱着一束郁金香而来,他一眼便知道是谁送的,让罗秘书找个花瓶插上,放在他书桌上。

叶闻闻觉得自己和顾松呆一块是不是会触发她的霉运,上次的荷兰撞头晕倒,这次的米国扭伤脚。她怀疑这本小说里女主自带一种“只能男主拯救”的倒霉,一靠近男主就触发,要不然玛丽苏风都吹不起来。

这次叶闻闻没有理由拒绝陈澜之把她接回宅子养伤,她现在天天喝汤补,体重告危,还不能走不能动,来看他的陈宇一脸凝重的摇头叹息。

“我对你很失望。”陈宇都不含蓄了:“我现在特想和你解约,要不是你后面金主一个比一个牛掰,我绝对会抛弃你去捧新人。”

叶闻闻也不惯着,损人不骂脏:“怪你自己投胎技术不行吧,不过宇哥,你都还没把我抛弃呢,已经开始带新人了吧?”

陈宇讪讪,对祖宗友好得没个经纪人的威严:“我也要生活的嘛~再说,不管我带哪个新人,闻闻在我心里的地位始终在第一位哦!”

叶闻闻无力翻白眼,拿着手机在给唐青发消息:女王大人,小的把您的东西买回来了,您是让我给您送上门呢?还是自己上门取?

唐青疑惑:不是说可能过一个星期才回来吗?怎么提前了?

叶闻闻叹气:受伤辽,坐轮椅呢。

唐青说:顾松又家暴你了?

叶闻闻:……昂……

她才想起来,自己上次撞额头受伤,跟唐青说的是被顾松家暴了。这大粗条的姑娘竟然到现在还相信。

唐青是亲自来拿东西的。陈澜之很高兴叶闻闻能有跟他们一个圈子的朋友,热情的招待唐青。唐青大咧咧的也不拘谨,喝完普洱吃甜点,吃饱喝足了才推着叶闻闻去院子。

“叶茶茶,我最近被家里管得要死,明明我什么也不会,非要我跟着他们学这学那,听这听那的,烦死了。还好,你回来拯救了我。”

佣人把叶闻闻带回来的大包小包搬到唐青面前,唐青整个人便沉浸在拆盲盒的快乐里,早忘自己踏进叶家大门的那一句“来看看闻闻的伤”。

“青大姐,这是账单。”叶闻闻可是花的自己钱给她买的东西,唐青发来购物清单的时候连一个钱都没提。叶闻闻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是不可能白白给人的。

唐青拿过那把发票,随便看了两张,又嫌麻烦的还给她:“把总数算一下再给我,我数学最差了。”

叶闻闻就唉声叹气的拿出手机打开计算机,给青大佬一笔笔加起来。淡绿的流沙裙比划在身上,问叶闻闻好不好看,在算钱的人敷衍的点头,唐青见她情绪恹恹,跟她发起了一个更让她恹恹的话题。

“叶茶茶,我觉得你妈妈,好像不会让你在娱乐圈呆太久呢,毕竟高门之后总对表演者带些偏见。”

叶闻闻皱眉,觉得她说的离谱了些:“我好像是她亲生的吧?哪里偏见?”

“就是因为亲生的才这样。就像我,即使我不愿意,我家人也要按着我走完他们给我铺的路。”

原文里陈澜之的戏份比较少,每次出现也只是为了饱满女主的团宠人设。她对女主比较溺爱,家族势力很大,女主需要什么,她就给她什么。

不过现在剧情跑偏成这样,连男主都不是以前的男主,保不齐女主的亲妈人设也会改变,但目前来看,陈澜之还是那个优雅知性的母亲形象。

唐青愉快的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叶闻闻便把她提到的事情抛之脑后。两天后,没想到唐青的一语成谶,陈澜之真的拿着梦华的股份转让书让叶闻闻签字。

“妈,为什么要把梦华给我?您的意思,是希望我转幕后吗?”叶闻闻苦恼,尽管是因为吊威亚摔死过来的,但她还是喜欢表演。当然了,老板也喜欢当。

陈澜之永远不紧不慢的,面带和蔼笑容,微微摇头:“妈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

陈澜之语顿,眼里多了些对叶闻闻的愧疚和躲闪:“只是觉得,是妈妈该给你的。不管如何,妈妈的东西,以后都是给你的。”

叶闻闻签下了名字,不久之后,她会变成梦华幕后老板娘。不过叶闻闻没有因为这“飞来横财”而感到喜悦,反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缩在卧室的沙发上,叶闻闻和陈宇通完电话就抱着手机给顾松打卡发消息。她现在已经摸清系统的规则了,只要一个月不见面会必有死亡威胁。

除了在一起的那一天,每一天必须要给顾松发条消息,但忘记没有死亡威胁,叶闻闻猜可能会有累积的奇葩任务出来,完不成会死的那种。

先是礼貌问好,叶闻闻把顾大总裁当解惑人:顾松,长辈突然把股份给你,说明什么呀?

远在米国的顾松拿起叮叮响的手机,看到她的消息,眼色沉了沉,内心思考她话外的信息量,才回:继承。

中中肯肯的回答,可以说既有用又没用。某商人的处事态度是说一半留一半,记仇的时候什么也不说闷声弄死人。

叶闻闻不跟他探讨高层次话题,找点日常的话题聊聊:你什么时候回国呀?

顾松看了眼手边已经枯萎的白色郁金香,回复:明天。

顾松:脚好了吗?

叶闻闻:快了,已经不疼,能走一段路了。

陈宇说过两天有一个不能推掉的盛会活动必须出席,她现在在人前是和顾松直接挂钩的关系。叶闻闻想了想,还是告诉他一声,以防自己出丑,他的公关团队能准备一下。

没想到顾松却说:那天我也出席,一起去。

嗯?叶闻闻很惊喜,才想起来这盛会活动不是对媒体开放的,里面各路商业大佬云集,至于她被邀请,好像就是主办方给顾松的面子。

叶闻闻:好呀,等你回来。

等我回来。打好的字他删除没发出去,觉得有些啰嗦多余,可又觉得该发点什么回去,于是就:嗯。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