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46.周六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37

婚约的消失也不是顾松本人否认,也也不是在叶闻一闻的围脖账号正式公布,不是以第三方的透漏正式公布。再加词条“影后叶闻一闻与财阀总裁的婚约”和“叶氏药业与顾氏集团”,配上叶闻一闻和顾松临时性两块拍的合影,现在的随随便便一个路人都明白他们的关系。但是让新闻实锤的是,顾松派加上词条“影后叶闻闻与财阀总裁的婚约”和“叶氏药业与顾氏集团”,配上叶闻闻和顾松临时一块拍的合照,现在随便一个路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46.周六》精选

婚约的消失不是顾松本人承认,也不是在叶闻闻的围脖账号公布,而是以第三方的透露公布。

加上词条“影后叶闻闻与财阀总裁的婚约”和“叶氏药业与顾氏集团”,配上叶闻闻和顾松临时一块拍的合照,现在随便一个路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

不过让新闻实锤的是,顾松派人送来一枚戒指,让她谁便拍个能突出戒指的照片给陈宇。

戒指是粉色的钻石,肉眼看起来价格就容易吓到人。

叶闻闻把戒指戴在中指上,双手小学生的交叠放在桌面上,还是保持着以前乖巧安静的人设,平淡的眼神带着点光芒看着小微手里的镜头。既不刻意突出戒指,也不会让人不注意到戒指。

陈宇收到照片就用叶闻闻的围脖账号发了出去,文案里没有刻意提到和顾松的关系,只是说:之前因为一些原因搬了一次家,遇到的邻居人很好,现在问题解决,又搬回原来住的房子。

【任务完成】

【请女主维持好与男主的荧幕关系。】

闻闻是我闻:那颗粉粉亮亮的钻石不会只有我一个人羡慕嫉妒吧?闻宝,我得投多少次胎才能跟你一样上帝眷顾呀?!

文字闻子:我竟然脑补了一场,总裁和夫人吵架,夫人负气搬出去遇到一个热情的路人甲,然后总裁吃醋把夫人接回家的大戏!不懂就问,“原来的房子”里,有男人咩?

哆啦宝梦一:我靠……我一以前对她颜值不感冒的宅男,突然发现……她哪哪都长我审美点上!

漫画就是了:下面怎么也会有一群男的在哀嚎?神奇了,不会全国男女都失恋了吧?(狗头)

汤姆不可爱:好的,我懂了,我已经把你们的合照设置成屏保了。我发四,那么绝配的一对,要是黄了,我跳河。

刘瑜苒把手机砸地上,屏幕被摔得粉碎,也解不了她心里的不甘。她怎么也没想到叶闻闻是叶棱的女儿,她以前只听说过叶棱有个女儿叫叶瑶,而且更让她没想到的是,顾松竟然和她有婚约。

现在网上对叶闻闻已经从嘲讽变成了羡慕,这不是她想看到的。当然,金主怒色也不是她想面对的,所以当那个男人来质问她时,刘瑜苒把责任都推给经纪人,说自己只是不小心拍下来,经纪人瞒着她放出去的。

“你玩这些手段之前不会先看看别人的背景吗?”金主呵斥刘瑜苒:“之前我不是已经给你出过气?现在自己作成这样,大家最好祈祷顾松不会管我们这些小喽啰吧!”

以前散布出去的花边新闻对叶闻闻来说不痛不痒,梦华能挡下也就不会惊动叶家那边,金主不过做点抬一下手宠幸一下刘瑜苒,她就以为自己是有多重要,盲目过头了。

叶闻闻心情美滋滋,酣畅淋漓的训练后回家洗完澡,敷着面膜躺在柔软的沙发研究《云顶》的剧本,这时林儒来电话,让叶闻闻一时严肃,揭下面膜才接听电话。

“学长,那么晚了,怎么了?”对于这位原文里的深情男二,叶闻闻已经离得远远的,他现在在她面前的出场率还不如一个赵毅坚。

可因为她本人“深情”二字的敬畏,她对林儒是尊敬和愧疚的。

原以为林儒是来问她与顾松的事情,可林儒却只字不提,只温温笑着说:“没什么,就是我决定了,出国学习一段时间,想告诉你听。”

叶闻闻:“学音乐吗?”

“不是,影视导演,我原来的专业。”林儒低声笑了一下,传到叶闻闻耳朵像是自嘲:“突然发现,相比于做音乐人,我还是更愿意去做导演的。”

“那学长什么时候离开?”

“周六。”

好巧,她和顾松也是周六的飞机。叶闻闻莫名为林儒感到悲伤,更放大了内心的愧疚:“学长,抱歉,我那天可能不能去送你了。”

林儒理解的“嗯”了一声,又是温和的笑声传来:“没关系,我知道你最近事情比较多。出行要注意安全,东西还是不能吃太素的,工作不要太累,受伤后一定要在医院养好才能出院……”

“我知道了,谢谢学长。”叶闻闻没由来的觉得心里有点沉重,比对顾松的感觉明白多。

挂了电话,内心的沉重跟消失不见。变轻松的叶闻闻怀疑,女主天生自带对男二的愧疚感,要不然,林儒一出现,叶闻闻就觉得自己欠了他一个世界。

和顾松的事情公布以后,热度居高不下,陈宇倒没有太在意这些,而是对叶闻闻的粉丝群投注更多目光,如果发现粉丝对叶闻闻和顾松有反感不喜,他会弄些营销降低两人已经在一起这个事的存在感。

不过他不用太担心粉丝脱粉问题,因为不但没有粉丝脱,甚至涌现了一大批颜值粉和cp粉,一个个都非常的热烈。

“真是的!”陈宇抱怨:“你跟顾大总裁也就只有一张合照流出来而已,怎么那么多人在嗑呀!一大堆天马行空的小作文都出来了!这很影响你以后拍戏和男主的配对感的!很容易让观众出戏呀!”

陈宇:顾大总裁,你非常影响我家艺人给我赚钱。

叶闻闻都没听陈宇在一边的叨叨抱怨,化完一个淡妆,挑了连体牛仔裤走进换衣间换上。

刚巧,叶闻闻换好衣服穿好外套,顾松派来接她的车停在门口。叶闻闻拉出早塞着衣服的行李箱,自己费力的搬下楼。

“哎?喂!喂!你提行李干嘛?去哪?”意识到不对劲的陈宇追出去,看到面色凶恶的黄坤从车上下来,单手拿起叶闻闻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

叶闻闻对已经在暴跳边缘的陈宇对不起的说:“宇哥,顾松非要我陪他去出差,我也没办法。麻烦你了,把你刚才说的那些活动什么的都推了吧。”

“叶闻闻!你是不是要……”

食指竖在唇边,叶闻闻指了指黄坤,低声对陈宇说:“宇哥,慎言!那人,是顾松的保镖,他能一打十,一拳头教你做人。”

被她威胁,陈宇脸黑成碳,干蹬着她春风得意上车。等车一走,他想转身撞墙,但还没撞上,就看到躲在绿化带后边的路忙,哭得比他还伤心。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