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34.上车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34

“你说谁玩不起呢!”赵毅坚拍案而起,针对唐青。唐青双臂交迭,轻蔑的作为礼物赵毅坚一个白眼,赵毅坚本就心情槽糕,现在的更直接把的丧失了理智,非要争回一把。“在来一局!压钱有什么意思!有本事赌股份呀!”众人傻眼的看向赵毅坚,连顾松都邹了眉,惟有叶闻一闻一唐青双臂交叠,不屑的送给赵毅坚一个白眼,赵毅坚本就心情糟糕,现在更直接的失去了理智,非要争回一把。。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34.上车》精选

“你说谁玩不起呢!”赵毅坚拍案而起,针对唐青。

唐青双臂交叠,不屑的送给赵毅坚一个白眼,赵毅坚本就心情糟糕,现在更直接的失去了理智,非要争回一把。

“在来一局!压钱有什么意思!有本事赌股份呀!”

众人惊呆的看向赵毅坚,连顾松都邹了眉,唯有叶闻闻一个人,眼睛亮起来,像看到了一个在家躺着也能赚钱的机会。

那什么……系统你靠谱不?

钱输多少都是小事,但涉及股份,在场的人都明白这可就严重了,不是顾松他输不起,而是赵毅坚他玩不起,一时冲动逞能而已。

“别激动,赵二少,不过是来我生日宴会捧个场,输输赢赢不过图个乐呵。”唐延看局势有点不妙,忙出来打圆场:“别往死胡同里有呀,大家都是来玩乐的,不要那么认真,呵呵。”

朋友拉着赵毅坚低声劝他别冲动,赵毅坚冲散的理智这会儿回来一点,也知道刚才自己太冲动。他面色尴尬,眼眸还红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可依然不肯放低姿态,僵着那股气焰。

“算了,你那点散股,我看不上。”顾松缓缓站起来,拿着车钥匙:“三个一百五十万,除去我输掉的十万,算好数,记得打给我。”

说完,在一堆女人的花痴眼中转身离开,那叫一个帅气利落。

不赌了?叶闻闻遗憾至极。

顾松那句稀松的看不上,让赵毅坚握紧拳头,看到俏丽的叶闻闻追向顾松,他失落,一股的无力感让他生出颓败,连旁人现在怎么笑话他,他都不想在意了。

叶闻闻很后悔。刚才为什么那么快就给赵毅坚转钱,要是知道顾松愿意玩,而且还赢得一帆风顺,说不定,能抵消掉?只要顾松愿意?

唉……广告代言白做了。

顾松走出别墅后步伐放慢了下来,刻意的注意身后的动静,渐行渐远的灯火,唐家的佣人把车停在他面前。

手碰着车门的一刻,身后传来高跟鞋敲地的哒哒声。

顾松回头看,叶闻闻提着裙摆走得很快,笑得一脸天真无害:“顾松,我没开车来呢,能送我回家吗?”

“上车。”他今晚异常爽快。

报了地址,叶闻闻偷瞄着他的脸色,心想偷亲爬他床的事他大人不计小人过了吧。

顾松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叶闻闻提她输的一百五十万。

给她翻牌,让她事后有理由提点要求,她不该趁此让他把赵毅坚赢走得一百五十万还给她?还是她是因为太蠢想不到吗?

气氛有点沉默,叶闻闻打破:“顾松,我《云顶》试镜过了,明天开始武术训练。”

“哦。”他冷淡,想了想,投资方是自己,他又说:“好好演,别搞砸。”

意思就是别让他赔钱。

“当然不会。”叶闻闻撇嘴,转而好奇问道:“你没时间看电视剧吧?那电影有喜欢看的吗?”

“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不喜欢美剧什么的,我可以和你去看动画电影呀,怀旧点的那种。”

“什么电影都不喜欢。”她是从哪里觉得他是会看动画电影的人?

叶闻闻长叹一声:“你那么喜欢黑猫警长耶。”

顾松突地握紧方向盘,压低了声线,压低了气压:“闭嘴。”

他过激的反应不但没有吓到叶闻闻,反而让叶闻闻忍不住低笑起来。这就是他一碰就炸的点吗?未免太可爱了点。

“不要那么凶嘛,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呀。其实我也很喜欢黑猫警长的,我觉得你比黑猫警长还酷呢。”

笑得那么开心,还不是嘲笑?

车内的温度变冷,顾松直视着前方的路,眼眸和黑夜一样深冷,不想搭理,甚至有点想把她丢下车。

粉色的数字滑铁卢般下降,知道他现在对自己的好感极度危险,叶闻闻不敢在和他玩闹。

“顾松,也错了。”叶闻闻向他低头:“我给你做鱼吃,你喜欢红烧还是清蒸呀?”

顾松冷哼,怀疑她根本没下过厨房,只会去外面买盘现成的回来,最后在他面前大言不惭的说那是她做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鱼?”

叶闻闻歪头笑:“因为你是黑猫警长?”

叶闻闻:对不起,系统,我实在没忍住。

恰好到十字路口遇到红绿灯,猛然刹停的车在安静的夜里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叶闻闻惯性向前又被安全带拉回砸座椅上。

完了。叶闻闻都不敢看顾松现在的表情何许,她都能感觉身边暗藏着狂风骤雨,夹带的雷电能把她一击毙命。

“叶闻闻。”还算平静的语气,就是咬字有点重。

顾松明白了,她上他的车,不是为了一百五十万,也不是为了和他拉进关系,而是来踩他的线。

上次半夜三更爬床偷亲,这次又拿黑猫警长戏谑他,说她幼稚好,还是让人讨厌好?

“顾松,我错了。”叶闻闻抓着安全带,明明是在认错,可却看起来像是屈打成招,可怜兮兮的。

顾松:……我才错了,我不该送你回家。

“我知道错了,明天做鱼给你吃。”叶闻闻低语,犯错的小猫偷瞄主人的神色。

顾松哼唧不语,把人送到她家门口,冷冷的眼神催促着叶闻闻下车。

叶闻闻才关上车门,还没来得及和他挥手告别,顾松猛踩油门离开。

盯着渐远的车尾灯,叶闻闻的笑容消失不见,若有所思。

顾松从小到大便是鹤立人群的存在,周围的人对他从来是恭维,即使是被宠任性的叶瑶,在和顾松几次的饭局里,也不敢像她刚才那样调侃顾松。

叶闻闻做了,而且做了第一个,知道他会生气,但能让他映像深刻。好感度升升降降不重要,攻略度才上升才目标,能让顾松对自己又爱又恨,又何尝不是一种攻略的路径?

小区路灯是月球形状的白灯,安安静静的秋夜有点冷,叶闻闻摩挲着起疙瘩的手臂转身回家,余光发现绿植丛摇晃了一下。

她以为是风吹的,没在意。

顾松单手握着方向盘,一边注意着前方,一边拿出手机,把微信的头像换成了建号自带的灰白头像,然后把手机丢一边。

她竟然敢笑?就连她的哥哥叶风,也从不敢对他的头像发表一丝看法。

她明天不是给他做鱼吃吗?行,他要把她的鱼当着所有人的面丢进垃圾桶,让她也感受一下被别人取笑的滋味。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