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32.宴会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33

叶闻闻把自己和唐青的恩怨简单的明了的说了一遍,叶风听完,一笑而过:“你们小女生,怎么如果很幼稚。”听叶风的语气便明白,他只把唐青的行为看作不轻不重、小女孩间很幼稚的复仇,并会有动唐青的心思。“那额头的伤呢?”叶风又问。“白天上厕所撞门的。”叶闻听叶风的语气便知道,他只把唐青的行为看成不轻不重、小女孩间幼稚的复仇,并不会有动唐青的心思。。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32.宴会》精选

叶闻闻把自己和唐青的恩怨简单明了的说了一遍,叶风听完,一笑而过:“你们小女生,怎么那么幼稚。”

听叶风的语气便知道,他只把唐青的行为看成不轻不重、小女孩间幼稚的复仇,并不会有动唐青的心思。

“那额头的伤呢?”叶风又问。

“夜里上厕所撞门的。”叶闻闻倒回床上,总不能说自己想要对顾松心怀不轨,被顾松丢下床逃跑时撞出来的吧。

叶风嘱托她夜里上厕所小心点,说自己有事去找挂了电话。叶闻闻盯着白色天花板半分钟,想起狗系统让她每天给顾松联系的打卡任务。

“顾总,忙不忙呀~”外加一个卖萌的表情发过去。

不用等待,叶闻闻知道顾松不会回复,把手机放一边起来洗漱。说不定,顾松现在还对她气着呢。

叶闻闻真是想不通呀,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都主动到那份上了,顾松是太冷淡怎么着,竟然是先生气而不是顺势推倒。

他是不是男人呀他!

顾松是下飞机才收到叶闻闻的消息的,原以为叶闻闻已经羞愧得这段时间不会出现,没想到她还当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每天雷打不动的给他发条信息。

想起自己被她压着强吻……

顾松觉得耳旁的空气很热,也许和这万里无云的燥热天气有关,他把手机放进兜里前,给叶闻闻回:忙着。

叶闻闻在结束一天的宣传活动看到顾松的回复,就像他说了句“原谅你”似的,心里一下敞亮的得意,她像看到了顾松对她行为上的一丝纵容。

唐青大哥的生日宴会,顾松出席。同为一代,顾松所到的高度让同辈对他望尘莫及,除了长辈对他的欣赏夸奖,同辈人面对顾松都会有种压迫感,不怎么喜欢和他走近。

正因如此,顾松的朋友很少,也没有几个人会凑到他面前恭维,因为都知道顾松看人犀利。

他也不打算呆久,和唐青大哥寒暄几句后,他打算离开,手臂被人拉住,接着便闻到一股花香,笑容明媚的叶闻闻就出现在他眼前。

她和唐青走一块。顾松很不解女人间的友谊,明明不久前还在他面前暗流汹涌,现在却能一块端着酒杯谈笑风生。

“顾松,你好像才来,就要走了吗?”叶闻闻问道,周围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

“是,我有事。”顾松的借口,来来回回都是“我很忙”。

叶闻闻是跟着唐青一块过来的,原本她只是给唐青化个妆做个造型,听到唐青说顾松会来,她才被唐青当成绿叶,带来这里。

她今天穿得有点普通,普通的吊带连衣裙,头发撒在肩头,妆容很淡,不过依旧很漂亮。

顾松发现,似乎只有在网上能看到她盛装出席,私下里,她的穿着很随便,人也很随意,还有点闲散。

“哦,好可惜,他们说要玩牌,你有兴趣吗?”

叶闻闻站在顾松去路前,意思不就是不让他走吗。顾松低眸瞧着面前笑颜如花的女人,不远处赌桌上的人吵吵闹闹。

叶闻闻在顾松来之前参与了赌局,不知道是不是人太衰,还是赵毅坚的故意针对,一个小时下来,她把自己这段时间打工挣来的钱,都输没了。

唐青在旁辛灾乐货,叶闻闻愤愤的想,一群富二代,压那么大的赌注,是爹妈太有钱了吗?

肉疼,总不能自己一个人输吧,她要拉个垫背过来,刚好顾松来了。

上一次一块打麻将,叶闻闻记得,顾松和自己是半斤八两的运气和堵技。

“玩什么?”。

叶闻闻一愣,她随便一问,没想到他真的有兴趣。当下立马兴高采烈的和他介绍:“玩‘近九’,发三张牌,总和个位数谁近九谁就赢。”

看了眼他头上的数字,不大不小,他应该是已经把上一次的不愉快忘记,叶闻闻满心都是想让顾松也尝尝自己连输的滋味,从他表露出一丝兴趣的一刻,她就不想管其他的了,拉着顾松的手走向赌桌。

一边还承诺:“顾松,如果你赢了,我给你做最爱吃的鱼,刺儿一根都不留,给你挑干净!”

小手握着他的大手,秋天里她手有些凉。顾松本想挣开,听到她的话,不动声色的扬了扬眉毛。

她怎么知道他最爱吃的是鱼?

刚才还沉浸在欢乐赌局里的人,在叶闻闻拉起顾松手的一刻都纷纷片刻安静,猜测他俩是不是有什么私情,毕竟,没有人见过顾松对那个女人那么顺从过。

“听说他们俩是有婚约的……”一个打扮艳丽的女生和身边的女友切切私语。

朋友不屑一笑,说:“你忘了,以前那个叶瑶不也逢人就暗示顾少是她的?这个叶闻闻……还不一定是灰姑娘呢。”

“可我觉得他们……挺般配的……”

叶闻闻放开顾松的手,迫不及待的把他请到刚才自己坐的位置上。

顾松坐下,像寒潮天气的低压中心降临,人群不那么欢乐了,一个个恭敬的称呼他“顾少”,嬉笑起哄瞬间不见。

面前还摆着叶闻闻刚才输掉的赌注,顾松肉眼粗略的数了数,大概十枚标10的赌注,单位为万的话,过百。

怪不得她刚才那么激动。

赵毅坚从叶闻闻拉起顾松的手那刻脸色一直在变,先是生气,后又对叶闻闻鄙视,接着又想起叶闻闻曾说过自己不如顾松,他又是愠怒。

现下面对如冷松的顾松,赵毅坚一脸微笑,把手里的牌放到桌子中间:“顾少,你做庄,还是我做庄?”

他在国外没少玩这种赌局,练就了一点小技巧,刚才就让叶闻闻输得一塌糊涂。等会儿,他就让叶闻闻明白,到底是他不如顾松,还是顾松不如他。

“你来吧。”顾松无所谓,有点懒得发牌。

既然顾松都参与进来,身为宴会主人的唐延也作陪到底,让人搬来凳子,做下家。

叶闻闻弯腰靠近,顾松耳旁蓦地一痒。

温热的气息打在他耳朵,叶闻闻说:“赵毅坚好像会作弊,你输了可不能怪我哟。”

顾松侧了侧脸庞,躲了躲她的靠近。抿嘴不言,可耳朵还是变热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