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28.被丢弃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32

“礼物我笑纳了,谢谢您。”顾松用了点力气,才把礼物盒子从叶闻一闻手里拔出。叶闻一闻嘿嘿一笑,素色的脸庞眉浅眼眸明媚阳光,不停地的往顾松身后瞟,最后顾松都没打开门,她只得不舍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抠门鬼呀,又也不是叫他脱衣服检查并有也没八块腹肌,看几眼他的床都不叶闻闻呵呵一笑,素色的脸庞眉浅眼眸明媚,不停的往顾松身后瞟,最后顾松都没开门,她只好不舍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28.被丢弃》精选

“礼物我收下了,谢谢。”顾松用了点力气,才把礼物盒子从叶闻闻手里拔出来。

叶闻闻呵呵一笑,素色的脸庞眉浅眼眸明媚,不停的往顾松身后瞟,最后顾松都没开门,她只好不舍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小气鬼呀,又不是叫他脱衣服检查有没有八块腹肌,看一眼他的床都不给。

顾松照旧是国内的生物钟醒来,外面天空还闪着星星,白色窗帘被风轻轻吹起。

顾松习惯性的摸向床头,便摸到了他昨晚从盒子拿出来的手表,以为是自己平时戴的,没有多看一眼,戴上了手腕。

叶闻闻起来已经是日上三竿,顾松早就去忙碌,她今天也不急着出去玩,在别墅的周围逛了一圈,又在半室内的泳池游了一会,等到下午两点时,才出的门。

昨天在电车上看到一家花店前摆着白色的郁金香,只是电车匆匆路过,叶闻闻依稀记得位置,艰难的和司机跑错了几条道,才找到。

叶闻闻给司机很多的小费,司机和叶闻闻约定好两个半钟后再见,开开心心的拿着小费离开。

附近的商场逛完,把白色郁金香抱在怀里,叶闻闻以为自己能在顾松回去时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在路边等了一个钟,那个数着她小费的司机大哥还没出现。

她现在的位置在红灯区,又在广场旁边,天色黑下来以后,眼见的行人开始多起来。

街角站着的女人,抽着玩左顾右盼的男人,叶闻闻有点怵,估计是被司机放鸽子,她也不敢打其他出租车去市外,只好打电话给顾松求救。

顾松没有接,应该是工作静音了。

叶闻闻打开地图找酒店,又想到自己没有带护照出来,酒店可能不给入住,又沮丧,又更加心慌的环顾四周。

此时此刻,哪怕是从她面前走过的老奶奶,叶闻闻都觉得带有一定的危险性。

叶闻闻走回到花店门口,站在门口的灯光下,给顾松再打一次电话。

ceo没心情请顾松去喝酒了,他以为这个年轻人不过是来这里装模作样的看看,没想到人家当着高层的面,把他“委婉”的训了几句,把台下一众人唬得一愣愣。

这才发现,这个不是来玩的公子哥,而是真真来巡查的即将持证上岗的太子爷。

顾松结束会议以后,发现有几个叶闻闻的未接电话。他皱着眉,拨了回去。

早已经对顾松不抱希望的叶闻闻在附近找到了一家私人旅馆,正办理入住的时候,顾松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有事吗?”顾松说:“我刚才在开会。”

叶闻闻现在是真的委屈又害怕,平时觉得顾松说话冷,现在听来比冬天的太阳还暖:“顾松,我在外面,司机放我鸽子没来接我回去。”

“我知道了,你在哪?”顾松看向抱着文件魏铭,一个眼神,魏铭立马会意的把别叫到楼下候着。

“把旅馆退了,哪也别去,有人和你说话别理。”

“嗯,我知道了。”

魏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大boss的神色着急严肃,他也跟着紧急,顾松脚步匆匆,他紧随其后。

电梯里,顾松问魏铭:“叶闻闻的司机谁找的?”

一旁的罗秘书颤颤巍巍的举起手:“总裁,别墅的佣人厨师都是我负责联系的……”

罗秘书估计也不知道那个司机是什么人,叶闻闻临时跟着他们去的,司机也是临时找来的,估计是佣人或者厨师推荐的不靠谱熟人。

顾松没责备罗秘书:“查一下。”

罗秘书点头,又犹豫问道:“是叶小姐出什么事了吗?”那可是她“女儿”呀!

“被司机丢在红灯区了。”

“我的错……”罗秘书心一紧,恨不得立马能飞到叶闻闻的身边,保护她,安慰她别害怕。

旅馆的老年对叶闻闻刚登记就退房很不满,白色的胡须都抖擞着,用本地语说了句什么话,眉目冷对的。

叶闻闻自知理亏,交的订房费都不要了,还很抱歉的掏出一张给他。白胡子怂拉着嘴角的老头子才浮现一点笑容,收下叶闻闻的钱挑挑眉。

叶闻闻觉得大方的人不会太倒霉,所以对老头子的抱怨特别宽和,没想到她掏钱的时候楼上下来两个房客,在高处向下看,看到她包里的那叠现金。

在叶闻闻转身面向门口的一刹那,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她的包,然后逃之夭夭。

叶闻闻手里拿着还没来得及放回包里的身份证和手机,呆愣了许久才心惊胆战的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抢劫了。

抢她抱的人早就不见人影,叶闻闻无措的回头看旅馆的老板。老板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把她给的钱揣进兜里,对叶闻闻无言的耸耸肩。

叶闻闻想骂人,最好能骂点脏话,用他们能听得懂的语言。

黄坤开车很快,没过多久他们到了叶闻闻所在的旅馆门口。

叶闻闻哪也不敢去,就站在门口边上抱着两束花,弱小可怜的等待着。

顾松从车上下来,叶闻闻挺感动的,像看着自己的救世主,回想刚才自己被抢包,她委屈与害怕。

急需找回安全感的,叶闻闻一头扎进顾松的怀里,额头碰着他的胸口,白色的郁金香在他们中间。

“顾松,我的包被抢了,就在刚才。”

声音里不见害怕,和平时说话没两样,可见过她故意装可怜买乖的顾松,意识到现在平静的叶闻闻,才是她面对突发状况时害怕无助的状态。

害怕而无助,可她也明白哭泣没有用,所以努力保持冷静。

她眉毛微蹙,像遇到难题思考那般模样,明明不是刻意,却是无意的让人觉得怜惜。

“谁叫你乱跑的。”本想骂她傻的顾松,只开口冷声责怪一句。

叶闻闻把白郁金香往他眼前一推,这时才是表演出来的委屈巴巴:“你说你喜欢白色郁金香,我就来给你买呀,谁知道那个司机会把我丢下嘛~”

顾松目光落在她抱着的另一束红玫瑰上:“这也是给我的?”

叶闻闻咧嘴一笑:“是给我自己哒~”

顾松:你还真不会亏待自己哈。

顾松抱过她送的白色郁金香,抓着她的手臂:“回家。”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