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26.迷妹行为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32

叶闻一闻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了,不确认的瞄向他头顶的粉色10。顾松不不耐烦,轻声:“快点儿。”她懂了懂了,上次也不是有个女生去搭他的讪嘛,恐怕是顾大总裁更烦别人的女人,因为他就给她来给她挡挡桃花运。为了避免出现系统又给她掐桃花的任务,叶闻一闻但是从善如流的坐到顾顾松不耐烦,低声:“快点。”。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26.迷妹行为》精选

叶闻闻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确定的瞄向他头顶的粉色10。

顾松不耐烦,低声:“快点。”

她懂了懂了,刚才不是有个女生去搭他的讪嘛,估计是顾大总裁更烦别人的女人,所以他就让她来给她挡挡桃花运。

为了避免系统又给她掐桃花的任务,叶闻闻还是从善如流的坐到顾松的身边。

两人中间是隔着扶手和茶托的,顾松一直看向玄窗外,叶闻闻以为他在思考什么决策未来的大事,没敢打扰他,等飞机平稳起飞以后,叶闻闻平板完提前下载好的单机游戏。

顾松微微侧目,发现叶闻闻沉迷于游戏,眼里都是迷惑,睫毛如小刷,撑着下巴盯着放置在腿上的平板思考的入迷。

顾松动了动,像是坐姿不舒服调整位置,无意间的向右靠近,瞄了一眼,把正把她困住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

利用相错而制造出欺骗人视觉的不同场景,解密类探索游戏,需要把地图转到合适的位置,要出正确的道路,才能让主角通过进入到下一个地图。

看情况,她是被难在了转不出路来侧底被自己视觉欺骗上。

叶闻闻对游戏就三分钟热度,努力思考过后还没有通关,就失去了游戏的乐趣,沮丧的要把游戏关掉,看电影。

身边有一个号称“无所不能”“从小就是神童”的人在,叶闻闻犹豫了一下,把平板推倒他的手边:“顾松,你玩游戏吗?”

“不玩。”

顾松:你终于知道自己的智商不够用,来求助我了?

叶闻闻就随口问一句,就神奇的发现,粉红色的好感度上升了!

一时呆住后,叶闻闻觉得顾松可能是个闷性子,虽然麻将打得惨烈,但说不定暗地里游戏是王者带青铜,只是身为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他大概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打游戏?

叶闻闻拜托的眼神:“我游戏卡住了,顾松,你可以不可以帮我看看?”

顾松呼出沉重的气息,被叶闻闻打扰到的模样,嫌弃又勉为其难的帮她看了一眼,然后修长的手指点在屏幕上,滑来滑去。

叶闻闻没有看他怎么解开的题,一直盯着他头顶看,然后就发现,好感值在小幅度的上升,但是攻略度却纹丝不动。

“解开了?”叶闻闻惊讶的拿过一看,又满是崇拜的看着他:“你好厉害!”

傲娇的顾松:哼,我又不是你这个小傻子,当然厉害。

在自己的崇拜表露后,下一秒,攻略度立马从11%变成了15%!

叶闻闻震惊:这个男人不是从出生开始就有一大堆人围在他身边恭维他吗?怎么她就迷妹般的夸了一句,他就有那么大的反应?

哇,原来他那么喜欢别人夸他吗?那以后每天夸一句,攻略他,是不是指日可待?

叶闻闻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和惊喜,自己玩了一会儿后,又装模作样的去问顾松。

顾松又嫌弃的看了一眼,然后又轻轻松松的给她解开。

叶闻闻又夸了他一句,但是,啥也不变。不仅攻略度没边,好感值也没边。

叶闻闻鄙夷:这个男人那么喜新厌旧的咩?刚才还吃她迷妹的表情,这次怎么就不喜欢了?狗男人……

发现恭维只能产生一次效果以后,有没有系统任务,叶闻闻对顾松整个人失去了兴趣,关掉游戏带上耳机看电影。

顾松面对她热情突变成一潭死水,满脸问号:刚才不还玩得好好的吗?怎么不玩了?是游戏太难了吗?可他还会帮她解呀~

直到叶闻闻关上电源,戴上眼罩,睡觉,他们两个人再也没有交流过。

在走出机场时,顾松对睡眼朦胧的叶闻闻说:“不要乱跑,我没空去救你。”

叶闻闻懒得和他说话,伸手比了个ok的手势,在罗秘书无比期待的眼神中,坐到了她的身边。

顾松不住酒店,他在这里有房产。在城市之外的一个绿地里,上三层下两层的别墅,提前让人去清理,他们到达的时候,厨师已经把饭菜准备好。

但风尘仆仆,十个多小时的舟车劳顿,让他们没什么胃口吃烤鸡,只有叶闻闻一个人,眼里像撒了星星一样,盯着酥黄的烤鸡移不开眼。

顾松:“你们先吃,我去洗澡。”

叶闻闻听话的去洗手,然后落座铺开餐巾,拿着刀叉,等厨师把一块鸡肉切下夹到她的盘子里。

还真不客气。

顾松无语的走上楼,行李由临时雇的佣人提着跟在他身后。

顾松洗完澡,没急着下楼吃饭,而是先把邮箱里的邮件看完,才换上休闲的衣服下楼用餐。

叶闻闻已经吃完回房间,她的位置上还放着残留红酒的高脚杯。

吃完饭后,时间是下午七点多。

没有立马休息,也没有同意公司那边他们已经到达,顾松把魏铭叫到房间,和他讨论了一些事情,中间被一通电话打断了。

“顾松呀,是伯母呀。”陈澜之担忧问道:“哟打了好几个电话给闻闻,都无人接听。你和她在一块吗?”

“您稍等。”

顾松起身,去敲隔壁的房门,敲了好几下没人回应,伸手去拧门把,一拧就开了。

叶闻闻四仰八叉的躺在被子上,头发乱糟糟的横在过鼻眼,穿的还是原来的衣服。

她还没洗澡,吃饱喝足沾床就睡了。

顾松:“伯母,您不用担心,她睡着了。”

“那就好。”陈澜之语气里松下:“你也早点休息,不要太累了。”

“伯母,我会的,您先睡吧。”国内的时间是凌晨近天亮,陈澜之应该是定着闹钟起来给叶闻闻打电话的。

外套被床上的人翻身弄掉在地上,拉点撞到地板发出轻响,顾松走过去弯腰捡起来,随手一扬,盖在没什么睡相可言的人的脑袋上。

梦中的人感觉闷,哼哼唧唧的挥着把东西扯开,然后不小心扯到自己的长发,痛得从梦里醒来,迷迷糊糊的看了眼床位站着的人,傻笑着又睡了过去。

叶闻闻:我好像梦到了一个大帅哥。

站在床尾观看到整个过程的顾松:这是什么幼儿行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