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21.新剧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30

只剩三天是什么意思?三天之内见将近顾松,她是会死翘翘咩?眼瞅着叶闻一闻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了,又一点点严肃认真凝重出来,小微的心情也跟随提出来:“怎么了闻姐?”叶闻一闻正襟危坐,再次点开黑猫警长的闲聊框,问对方在哪。但叶闻一闻会觉得自己直到大忙人顾松直接回复怕是手机贴着耳朵,嘟嘟的声音一直拉长着,两分钟过去,自动挂机。。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21.新剧》精选

仅剩两天是什么意思?两天之内见不到顾松,她就是会死翘翘咩?

眼看叶闻闻的笑容一点点消失,又一点点严肃凝重起来,小微的心情也跟着提起来:“怎么了闻姐?”

叶闻闻正襟危坐,重新点开黑猫警长的聊天框,问对方在哪。但叶闻闻觉得自己等到大忙人顾松回复怕是已经两天过去,自己已经死透,又把编辑好的信息删掉,直接直接拨打了他的电话。

手机贴着耳朵,嘟嘟的声音一直拉长着,两分钟过去,自动挂机。

叶闻闻的脸色愈来愈冷,柳眉蹙狭着。热恋贴冷屁股的滋味,真他么难受。

顾松的手机静音放口袋,齐聚的懂事们坐在台下,他坐在人前高位,身旁的白班放映也ppt,魏铭一页页汇报讲解。

一个钟之后,叶闻闻又给顾松打了一个电话,依旧是无人接听。

梁宇挑了一些不错的剧本给叶闻闻看,叶闻闻快速的翻看一遍过,发现现在的电视剧还流行着那种圣母玛利亚的狗血剧本,家族矛盾,掉涯车祸加误会。

叶闻闻这才想起来,《总裁很爱我》这本书很古早,与她生活的时间落差大概是七八年,大女主爽剧还没流行,选秀爱豆也是以后才出现的事情。

“怎么样?觉得那本可以?”宇哥问道。

都不行,叶闻闻在心里默默回答。

原女主就是靠拍一部青春偶像剧爆红的,如果再回来拍这种甜宠青春剧,那《问罪》所打开的转型开头,就没有意义了。

但现在的市场就是这个风向,叶闻闻不想,也得接受。

“宇哥,今天才杀青,你就让我马不蹄停的接下一部戏,不让我休息几天?”叶闻闻是想跑去找顾松。

“谁说不让你休息了?这不是先让你看看剧本,等你休息好了,再开始工作嘛。”

宇哥是个精于打算的人,休息会给你休息,但休息完,就能立马给你安排上工作。

叶闻闻脑袋瓜里想着怎么才能见到顾松,又沉浸在没有渠道获取他的位置的丧气,对宇哥所说不甚在意。

她抱着枕头丧气坐在沙发上,那幅咸鱼不想动的姿态让宇哥一阵叹气和担心,像极了她领完影后奖后,肥宅的模样。

宇哥想了想,还是说出口:“夹茗影视要出一部剧,导演联系过我,问你档期紧不紧。”

不知道为什么,宇哥觉得叶闻闻和夹茗影视的关系挺微妙的。

说是对家吧,算不上,顶多就分同一块蛋糕的竞争者;说是路人吧,夹茗影视又拿新人恶心他们。

“夹茗影视筹拍的?剧名叫什么?”叶闻闻扣着指甲,兴趣缺缺。

“《云顶》,是一部武侠剧,我不觉得适合你现在拍。”

叶闻闻以前接的差不多是甜宠青春剧,最多也就是有点绑架戏份的先虐后甜剧,像武侠这种大量大戏的,宇哥觉得叶闻闻并不适合。

而且,从她现在的处境来说,虽然《问罪》是给她带来了无上荣誉,但同时也把她捧在了一个高点,如果叶闻闻接下的戏有半点不好,就会被世人放大,甚至容易被人认为名不副实。

“我觉得我可以尝试,什么时候开始试镜?”叶闻闻眼睛冒光。

《云顶》是原文男主为女主投钱打造的剧,是以后人们心中的经典武侠剧,凡是参演的演员都因为这部剧而家喻户晓,原女主更是因为这部剧直接成为娱乐圈里不可撼动的顶流一线。

现在《云顶》不再是男主为女主打造的剧,而是作为顾氏集团收购夹茗影视以后的第一部剧,是顾氏集团在国内影视的第一次尝试,其用心程度,是可想而知。

没想到叶闻闻会十分感兴趣,宇哥还是中肯的和她分析她的优劣:“闻闻,你演技好不错,但怎么说,武侠剧太过高强度,不一定适合你,我觉得宠剧更适合你的形象。”

叶闻闻当过武替,做过尸体,为了五百块钱替戏女主泡了半天冰水,最后还因为威亚的钢丝断掉而来到这个世界,她什么苦都吃过,武侠剧里的那点武打动作,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

“放心吧,宇哥,就让我去试镜,不行我就不拍。”叶闻闻明白宇哥的顾虑:“再说了,我需要突破,不能只靠一个影后的名头混日子呀。”

“好吧,就试一下。”梁宇发现,叶闻闻比以前更任性了,以前的她是会考虑他的顾虑建议的。

懂事会结束,已经是下午下班时间,偌大的总裁办里只有顾松和魏铭。

和那群老谋深算的老头们见仁见智,让顾松有些疲惫。他回到办公室,坐下来后放松的深陷于椅子,目光微仰看着天花板的灯,他想起来,今天还没有看叶闻闻发来的无聊消息。

“顾总,需要订餐吗?”魏铭问。

“订吧。”顾松点着头,拿出手机。

魏铭闻言,便知道顾总今晚又要留下来加班,咖啡也要准备好。

顾松打开手机,两条未接来电,还有未读来信。在未接来电和未读消息中犹豫片刻,顾松点开了未读消息。

“魏铭。”顾松叫住出去的魏铭。

魏铭回过头,顾松对他说:“餐不用订了。”

魏铭回了声好的,在原地站着。顾松抬眼睨他:“站那干嘛?出去吧。”

没吩咐了?魏铭一脸困惑愕然走出去。往常出现这种突然取消订餐的情况,都是因为突然要去见客户,会让他订餐厅的,怎么今天没让他订呢?

顾松不接电话以后,叶闻闻很不开心的给顾松发了两条消息:

不回我消息,还不接我电话,你好忙。

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

顾松回复她:有。

在研究着宇哥发来的《云顶》剧本的叶闻闻,手边的手机“叮”了一声,她无意一瞥,被那条消息简短的内容砸了个惊喜。

立马找餐厅订位置,十分之后,才告诉顾松:写密餐厅,八点半,不见不散。

终于不用费劲心思打听顾松在哪里,奔去找他了,叶闻闻从来没觉得追一个男人那么艰难过,消息不回,电话不接,只要不是刻意,连面都见不上。

太难了,她还是比较爱不是和女主闹脾气就是帮女主出气的拽爹霸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