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18.被关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30

顾松等了两分钟,也没发来直接回复,把手机放下自己,酒意让他莫名的感觉烦燥的抓了一把头发,出来走入浴室。就在这时,房间门铃响了,顾松我以为是自己叫的餐到了,折回步伐走入门口,一拉大门,门外站着的是浓妆艳抹的唐青。顾松眉头微邹。“嘿,顾总,好巧,我上次在酒店大就在这时,房间门铃响起,顾松以为是自己叫的餐到了,折返步伐走向门口,一拉开门,门外站着的是浓妆艳抹的唐青。。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18.被关》精选

顾松等了一分钟,没有收到回复,把手机放下,酒意让他莫名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起来走向浴室。

就在这时,房间门铃响起,顾松以为是自己叫的餐到了,折返步伐走向门口,一拉开门,门外站着的是浓妆艳抹的唐青。

顾松眉头微邹。

“嘿,顾总,好巧,我刚才在酒店大堂看到你,刚好我出差也住这里。”唐青顾盼生魅的:“可以一起去个饭吗?”

顾松:“抱歉,没空。”

唐青也不气馁,闻到他身上散发的酒味,跟关心的问道:“顾总喝酒了?脸色很红润~”

“嘭”的一声响。顾松拍上大门的声音在走廊里形成回音,唐青吓得一哆嗦,没想到顾松会直接不给任何面子的关上门,不可置信的呆住,双手不甘的握紧。

顾松没必要给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好脸色好脾气,顾氏集团是买的楼家地,但应该是他们楼家对他感恩戴德,而不是顾松对他们和颜润色。

而且,他现在很燥热烦躁,一点也不想应付工作以外的任何人。

回到卧室,顾松松开领带解着纽扣,衬衫脱下露出强健的上身,在走近浴室前,顾松突然鬼使神差的停下了脚步。

转身,拿起手机看一眼。叶闻闻发来了好多条信息:

顾松,救命啊。

我好像被别人关在厕所了!

你看[图片]

地上的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好臭好恶心呀!还好不是直接从头上淋下来!

我要哭了。

[定位]

顾松抿嘴邹眉,点开她发来的照片。她应该是缩在马桶上拍的,照片里一双脚抬着,地上漫着暗红色的液体。

叶闻闻缩在马桶上捂着鼻子,等了好久,手机震动,她打开一看,嘴角不屑一撇:“就知道你不会来救我。”

顾松发来的是:我不在郦市。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再也没有消息过来,叶闻闻也懒得放下捂着鼻子手发消息。

两分钟后,小微和滔博过来救她。叶闻闻垫着脚尖走出厕所,沾染满身臭味,久久散不掉。

小微骂:“到底是谁那么整闻姐!真的是有病呀!”又嘀咕猜测:“我看就是茉微,我和滔博来的时候,她笑得可开心了。”

当事人叶闻闻没有一点生气的神色,清言巧语的让小微不要闹大,又对滔博说:“滔博,去学校的保安室查一下监控。”

滔博点点头,剧组的其他听说叶闻闻被人关在厕所泼了脏东西,一个个围在不远处看热闹。

彭导第一个上来关心叶闻闻的,只是当他靠近,闻到她身上的那股恶臭味后,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小闻,没事吧?谁那么胆大妄为,搞这种恶作剧!我一定会让剧组工作人员查清楚的!”

叶闻闻淡笑:“那就谢谢导演了。”

茉微在人群后面观望,看到叶闻闻除了助理,其他人都对她退避三舍,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模样,茉微露出得意的笑容。

叶闻闻余光瞥见人群后面偷笑的茉微,冷笑着扯了一下嘴角,又很抱歉的对导演说:“导演,我身上的味道那么大,都影响到别人,要不先让我回去洗个澡明天再拍,行吗?”

“也好,这几天大伙儿连夜拍戏也很辛苦,就当放个小假休息吧。”彭导点头同意,又郑重承诺:“你放心,我会把那个关你的人找出来送到警察局,给你赔罪道歉的。”

叶闻闻笑笑不甚在意,让小微拿上她的东西,联系司机开车到学校门口。

彭导神色有些阴暗,他的戏本来是拍不成了的,因为叶氏药业的投资,他才有足够的资本开始拍摄。

现在叶闻闻在他这里出事,也不知道会不会造成后期叶氏药业的继续投资。

叶闻闻走上车后,整个人懒散的瘫在座位上,长腿重叠翘着二郎腿,一脸的郁闷。

小微安慰她:“闻姐,没事啦,回去泡澡就好。闻姐,滔博说找到人了,发了段视频。”

叶闻闻拿过小微的手机,点开滔博发来的视频。

是监控视频截取的其中一段。视频里,一个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人提着一桶东西,拿着一根棍子走进厕所,一分钟左右,那人空手快速离开。

即使那个人裹得看不清脸,但从身形和侧影上看,应该是个年轻的男子。

他提着的那桶污水,不可能是从已经放了半个月暑假的学校里找的,他应该是提前准备的。

既然是提前准备,那他就早有预谋的早知道叶闻闻会到厕所换衣服。能知道叶闻闻行动的,大概率是剧组里的工作人。

叶闻闻沉眸思索片刻失神,打电话给滔博:“查一下他是谁,从茉微身边查起。”

前段时间茉微在网络上被群嘲,话题不少是和叶闻闻相连的。虽然这是广大网友的吐槽大会不是叶闻闻的错,但茉微这人脑子有病,只会觉得都是别人的错,她自己是该被人宠着保护的。

滔博回应:“这几天学校安保人员加多,保安室的一个人说见过这个人从学校后门提着东西进来,但因为带着剧组工作人员的工作牌,他没有拦下。”

叶闻闻问:“保安看清他长什么样了吗?”

“看清了。说是一个很年轻的男生,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戴着耳钉,脖子上有条弯曲的黑色纹身。”

这段时间的戏份都是学校里拍的。为了拍摄顺利,剧组把学校封了起来,只有演员和工作人员才可以随意进入。

十七八岁的男生?难道是群演?

“你现在还在学校吗?”

滔博点头:“在的,导演也让人来调查监控。”

叶闻闻猛然想起来,今早在拍戏时,她曾偷听到茉微小声的和经纪人说句“我的同学,只是想进来看看”。

“不用查了,你去打听一下,茉微今晚回去哪里。”

胜利者在胜利以后,总是兴高采烈的庆祝。自己一身臭味出现在她面前,于她而说,是种计谋得逞的胜利,她今晚也许会去感谢那个人,也许是找个地方庆祝一下。

在叶闻闻为茉微的掩耳盗铃行为感到幼稚可笑时,司机大哥着急地汇报:“后面有辆车一直在跟着我们。”

叶闻闻和小微齐齐回头,只见一辆黑色的吉普不远不近的跟在他们车后。

距离让她们看不清吉普的副驾驶座位上有没有一个端着相机狂拍的狗仔。

司机大叔说:“开车的人技术很好,我刚才试着用车流甩了他几次都没成功,没一会儿又跟上来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