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16.麻将

发布时间:2021-10-14 11:32:29

骰子被丢进中间,叶闻一闻眼睛跟随骰子打转儿,灵巧柔弱的提问,脸红了的演技爆棚:“也不是第一次……”何云亭和陈澜之都很吃惊:“什么时候没见过了?”“在坪市。”叶闻一闻提问。看客叶风感叹到:“但是问我顾松在不在,她特地飞去坪市朋友见面的。”“这样啊~”何云亭意看客叶风感慨到:“还是问我顾松在不在,她特意飞去坪市见面的。”。

>>>《穿书后我靠总裁续命》章节目录<<<

《16.麻将》精选

骰子被丢进中间,叶闻闻眼睛跟着骰子打转,轻巧娇弱的回答,脸红的演技爆棚:“不是第一次……”

何云亭和陈澜之都很惊讶:“什么时候见过了?”

“在坪市。”叶闻闻回答。

看客叶风感慨到:“还是问我顾松在不在,她特意飞去坪市见面的。”

“这样啊~”何云亭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人。

顾松听到叶风的话,斜眸看了眼叶闻闻。她这会儿脸皮挺厚,刚才的脸红都没了,就眨着眼,默认叶风的说辞。

其他人的眼神都落在至始至终都一副局外人态度的顾松身上。顾松感受着他们调侃的眼神,还是那张不表悲喜的冷脸,把一个三条丢出去。

“唉!我胡了!”何云亭把面前的拍推倒,清一色。

叶闻闻啧啧称奇,不知道该感叹是自己手臭,还是顾松倒霉。

“既然输了,那就得交出点东西来。”

面对兴奋异常的亲妈,顾松没有任何异议,也懒得有异议,直接忽略了自己是帮叶闻闻打的,让佣人拿他的外套过来,就要掏钱包。

何云亭制止顾松:“唉,顾松,谁说要钱了?这里谁缺钱了?”

顾松把钱包放回去:“那你说,要什么?”

何云亭笑得邪邪的:“别问我呀,问小闻闻。小闻闻,想要什么呀?甭跟他客气,高订裙子,绝版包包,想要什么随便说!要一柜都没关系!”

叶闻闻盯着帅得“人神共愤”的顾松,笑得明眸皓齿,一点也不客气,甚至有点过分:“要不,我给你个选择题吧?”

顾松有些防备,表面依旧平静:“你说。”

“给我一块钱,或者加我微信、存我电话号码。”

不只顾松始料不及的愣住,何云亭三人也惊讶的看着叶闻闻。

叶闻闻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看着顾松,不管何云亭他们什么个表情,只等待顾松的选择。

选后面!给我选后面!不选老娘今天就要玩完了!叶闻闻在心里咆哮。

顾松在愣住的那两秒钟里,考虑到自己:工作太忙,没有恋爱心,父母婚约,以后懂事会对他婚姻的监管……

种种原因加起来,顾松得出一个结论:事业需要,父母之命,不如就这样顺其自然吧,说不定以后结婚不会太糟糕,而且叶闻闻看起来……乐意当花瓶?

“一块钱谁都有,还是要没有的吧。”顾松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叶闻闻有点没想到他会选择后面,有些手抖的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顾松一副履行公事的姿态,扫码,发送好友申请。

【任务完成】

【请与男主多多互动,每日给他发消息/打电话】

叶闻闻:啥意思?每天都必须要?漏一天不联系我会死吗?

叶闻闻:系统!你是攻略系统!不是打卡签到系统!

叶闻闻的笑容渐渐带上苦涩。

顾松看着她变扭的微表情,问号爬上额头:不是你要加联系方式的吗?你这表情是吃了榴莲吗?还是在嘲笑我微信头像是黑猫警长?

叶闻闻点了好友同意之后就退出,压根不看他的头像。

不过即使不看,叶闻闻也知道顾松的微信头像是和他腹黑气质八竿子打不着的正义黑猫警长。

原因是黑猫警长是顾松小时候唯一收到的一个来自爷爷的抱偶,他很珍视,别人要是敢在这个点上笑话他,会踩到他的雷。

叶风噙着笑意看着两人,陈澜之和何云亭对视一眼,彼此理解同一样东西的会心一笑。

不管是叶闻闻给出的选择题,还是顾松选择后者,在长辈面前,意义不一般。

“好啦,接着下一局。”何云亭把麻将打乱,又倾身到陈澜之身边,小声的说了句悄悄话。

陈澜之听了何云亭的悄悄话,只是忍不住的笑,却没有说什么。

叶闻闻还深陷在每天一打卡的痛苦中,幽怨的转头悄看一眼在专心叠麻将的男人,猛然发现,他头顶的红色攻略度,从2%变成了10%。,粉色好感值从5变成了25。

叶闻闻震惊脸:不就是每天发条消息打个卡嘛!打!分上下午、早中晚打都没关系!

郁闷一扫而空,叶闻闻愉快的结果叶风给他的骰子,抛到中央,然后,顾松帮她拿牌。

其实叶闻闻会打麻将,不过在顾松面前,装一下无知和乖巧是很有必要的,毕竟这男人掌控欲那么强。

整局下来,虽然叶闻闻坐的北位,但却最像是围观的人,而被何云亭要求教叶闻闻打麻将的顾松,根本没有教过叶闻闻,全都在暗照自己的思路,默默拿牌丢牌。

顾松拿到一五条,眼前的牌不需要,他丢了出去。

“啊!我又胡了!”何云亭兴高采烈的捡去顾松丢出去的五条,又是胡的清一色。

叶闻闻有点迷惑,霸道总裁不该智商爆表?打个麻将好像不太难吧?

这次何云亭没有提让顾松输点什么,而是兴致盎然的接着下一局。

在聊天中打到一半,顾松把一个七条丢出去。

陈澜之:“哎呀,不好意思,我好像胡了。”

没关系,再接再厉嘛,叶闻闻放平心态,接着看顾松打下一局。

开局不到五分钟,顾松想才摸到手的一万丢出去,叶闻闻拉住他的衣袖,小声提醒他:“丢一筒。”

顾松不听,自我:“就这个。”

下一秒,叶风偷笑着拿走他丢出去的一万:“杠。”摸牌,笑意更甚:“我胡了,谢了兄弟。”

顾松:……一点都不好玩。

叶闻闻怀疑的看向这位“双商爆表”“无所不能”的霸总,有点忍不住提醒他,以后不要去赌场什么的,容易血本无归。

“好笨呀。”最终,叶闻闻小声的说一句。

立刻马上地,总裁大人头上的粉红数字从25降到了15。

叶闻闻默默拉上嘴巴的拉链,在心里弥补的夸奖一句傲娇的总裁大人:但你帅呀。

“我来打,说不定可以帮你赢回来。”叶闻闻讨好的对他灿然一笑。

叶闻闻上场的第一局,叶风自摸胡牌。

第二局,陈澜之吃了她的红中胡牌。

第三局,何云亭吃了她的九条胡牌。

第四局,何云亭杠了叶闻闻的南风、一筒和三万,最后何云亭自摸胡牌。

叶闻闻:……什么辣鸡娱乐,一点都不好玩。

在悲伤之中,叶闻闻听到身边的人,用低沉的嗓音轻声说:“真蠢。”

真记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