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66章 幕后

发布时间:2021-10-14 09:58:37

霎时间,源帝拍桌而起,殿中的人皆跪倒伏首,敢已发出声音。楚子睿再也没出息,究竟为天家之子,如此丑闻,被一个外臣说出,再当着这么些宫人。怒火一瞬间冲上了源帝的天灵盖。冷静回来后盼咐道:“冯安,将旁人带一直这样训训示。”意思是教他们封口处,冯安立马带1着意思是教他们封口,冯安立刻带1着人出去,源帝又吼道:“让沈妃给朕滚进来!”。

>>>《承恩妃》章节目录<<<

《第66章 幕后》精选

霎时,源帝拍桌而起,殿中的人皆跪下俯首,不敢发出声音。楚子睿再没有出息,到底为天家之子,如此丑闻,被一个外臣说出,再当着这么些宫人。怒火瞬间冲上了源帝的天灵盖。冷静过来后吩咐道:“冯安,将旁人带下去训训话。”

意思是教他们封口,冯安立刻带1着人出去,源帝又吼道:“让沈妃给朕滚进来!”

沈妃就在偏殿,殿门未关,这声音传来,吓得茶盏都打翻了。不知何事,慌慌张张朝外张望着,就见有人来请,不敢抗命,顶着恐惧迈步往主殿去。

见冯安带着一群人面色惊惧往外边走,越发忐忑,端正身形进了主殿,见陈楠也在,心下一跳,想起所有事都未经过自己之手,只要咬定不知,陈家便是替罪羊。镇定下来问道:“陛下这是怎么了?为何这样大的怒……”

话还未完,被源帝甩到地上的茶盏吓得跪下,住嘴不敢说话。

源帝面色铁青,指着陈楠:“你知道什么,全说出来。”

陈楠现在只想保住陈家,加上自己的猜测,将虞瑶在府中的事全盘托出:“回陛下,二皇子侧妃原还未婚配给二殿下时,因臣母亲怜爱,将她接进府中住了一段时间。臣作为她的舅舅,也不敢怠慢,府中任由她任意出入。可臣屡次见她与母亲身旁的赖大孤男寡女处在一处,很是亲密,也跟母亲提过,但母亲年老,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言语教导,之后又传出她和外头一个砖匠……”

说到这时,陈楠窘迫得不敢说了,但众人都知什么意思,源帝看向目瞪口呆说不出话的沈妃:“这就是你为你的好儿子提拔上来的侧妃!”

沈妃不知内情,同样不敢相信:“陛下,他片面之词,您不能就仓促的信了啊。”

“此事不假。”楚子凯忽然发话,告知:“先前虞陆夫人府上被人做了手脚,营造了一副怪力乱神的闹剧,最后查出那砖匠也参与其中,正如陈大人所说,虞家大小姐的清白交待在他手上,但当日,虞家大小姐和二哥便……至于陈府的管事,儿臣不知。”

“你给朕跪下!”

万万没想到楚子凯竟然隐瞒不报,源帝怒气更甚。楚子凯应声跪下,又听源帝问:“宸妃知情吗?”

楚子凯点头,但出口将罪责全揽到自己身上:“二哥喜欢大小姐,二嫂也求儿臣不要告诉父皇,他孩子还小,儿臣便帮他将消息堵住了。”

天子之家家门不幸,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让源帝觉得自己驾崩之日提前了不少。沈妃听他如此说,才知被虞瑶蒙骗,也是满心怒火,权衡再三开口:“陛下,定是那小浪蹄子迷惑子睿,还请陛下恕罪。”

细思觉得不够,若要保全楚子睿不受虞瑶牵连,必得把罪名不动声色全推到她头上,继续道:“不止如此,臣妾也是被她迷惑,那金鳄革,也是虞瑶带着臣妾认识的,告知臣妾除陛下皇后,其余人用了便是逾越规矩,所以昨晚才出口指正的。还请陛下明查,虞瑶罪该万死,但臣妾和子睿毫不知情啊。”

天色已晚,且此事关乎了皇室颜面,源帝给陈楠下了封口令,吩咐冯安一路派人看着将他送了回去。又指着沈妃:“从今日起,你给朕待在宫中先不许出来,待朕跟那个逆子算完账在跟你算账。”

沈妃知道他正在气头上,再不敢求情,慌忙起身,灰头土面的出去。

只剩楚子凯了,源帝看向他,还没开口,楚子凯先开口:“父皇要罚,也要等儿臣将这事儿查清后再罚。”

源帝现在稍微缓了过来,并不说惩罚,只吩咐:“你连夜去老二府上,让他将那女人关押起来。”微微一愣,又道:“算了,让手下人封锁住消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明日直接送到虞丫头面前。”

楚子凯不解。“为何?”

源帝答道:“大过年的,闹出这些事,很光彩吗?朕有分寸,你送到她面前,她自然有办法套出话来!”

楚子凯应下,正准备去办,被源帝叫住:“今日你去见了她?受了这么些苦,她可提过要走?”

今日带着楚子宜去找虞昭,很多人看见,自然瞒不住,楚子凯摸着那断了的镯子,语气失落:“她说待一切障碍清除干净,便要离开。”

源帝感慨道:“她倒是言而有信,可朕知道她习性,绝对不是为了所谓权贵才拿生命铤而走险的。于你,于子宜,都动了份真心。”

听源帝说这些话,楚子凯心下一动,转头看他。“儿臣自然知道,她外表总冷冰冰的什么都不在乎,有时候还装凶,但对在乎的人,豁出命地护。”

“遇见个这样的人不易,朕不过是不想帮你应付她会给你带来的麻烦,你若不惧,她也愿意,朕便不管了。”

这番话代表源帝松口了,楚子凯激动得眼睛发亮,源帝不屑冷哼一声敲打道:“不要自以为是,她和旁人不同。不一定看得上你。”

“儿臣知道,父皇先告诉我你在行宫是如何骗的她,她说她亲眼见过我同镇国将军商议处死她,跟我闹……”忽觉不对,见源帝眼神微妙,楚子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似将偷偷跑去找她的事说漏嘴了,连忙闭嘴。源帝冷笑一声:“朕说不管,没说赞成,这些麻烦自己解决,没点本事还想留住她,痴心妄想,快滚去办事,别来烦朕。”

被嫌弃了,楚子凯没有一点不开心,依言赶快滚了,吩咐手下人兵分各路盯着与此事又关联的人,回了东宫,又从密道入了朝晖宫。因虞昭此刻不在,所有人都顾着楚子宜,楚子凯毫不费力绕到虞昭所住的偏殿。

东翻西找,却没有寻见自己想要的东西,想起虞昭早上决绝的神情,楚子凯心下暗忧,她不会真的将那铃铛扔了吧?还是不甘心,又仔细寻了一遍,终于在钱箱子里寻到了那个钱袋,一拿起来叮当响,打开看就是铃铛,楚子凯稍觉有了些安慰,拿起就走,一路潜进了虞昭的厢房。

虞昭不能出房,百无聊奈盯着黑暗发愣,忽听外室天窗传来声音,猜到八九,留了一二分警惕赶忙装睡。

楚子凯轻手轻脚进来,只坐在床边看她,虞昭便知猜得不错。忽觉楚子凯挽着自己发丝,身子瞬间绷紧,给了楚子凯破绽发现她是装睡。笑着将她轻柔搂过,发现她身子崩得更紧,楚子凯在她耳边轻笑:“昭昭,父皇同意了,我们不用分开了。”

装不下去了,虞昭睁眼,把他推开,楚子凯不愿,也不敢碰她伤口,一手固住她的头,一手贴上了腰臀部,虞昭惊得用两只腿乱蹬着他,无奈力气太小,楚子凯皮糙肉厚,丝毫未损。“让你打让你打,打完好好听我说话。”

虞昭无奈:“方才已经说清楚了!”

楚子凯挑眉,抬起手腕给她看铃铛,恙作批评道:“撒谎可不合礼数,没得带坏了子宜!”

虞昭看见大惊,怒斥回去:“堂堂太子!做梁上君子也不见有多光彩,还我!”

“你也知道你把我逼到这个份上了啊,”楚子凯依然不放开他,语气放缓与她说话:“昭昭,父皇同意了,你我今后可和从前一样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