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72章 童趣

发布时间:2021-10-14 09:58:36

春景明媚阳光,宫中春明园在这个时节,景致最好是。源帝趁着春风,带着一群孩子放风筝,顶着胡子也笑得像个孩子。不一会儿玩累了,就坐在草地上短暂休息。小孩子的精力丰沛,怎么疯都觉还不够,楚子宜带着几个年龄相差不大的小辈,终于等到有机会当了个当先的,不知道商讨着什么,过小孩子的精力充沛,怎么疯都觉不够,楚子宜带着几个年龄相仿的小辈,终于有机会当了个领头的,不知商议着什么,过一会儿,一个牵着一个去扯源帝的胡子。。

>>>《承恩妃》章节目录<<<

《第72章 童趣》精选

春景明媚,宫中春明园在这个时节,景致最好。源帝趁着春风,带着一群孩子放风筝,顶着胡子也笑得像个孩子。不一会儿玩累了,就坐在草地上休息。

小孩子的精力充沛,怎么疯都觉不够,楚子宜带着几个年龄相仿的小辈,终于有机会当了个领头的,不知商议着什么,过一会儿,一个牵着一个去扯源帝的胡子。

楚子宜得意与另外几人炫耀:“你们看,我说父皇的胡子是真的吧。”

无知者无畏,只有纯真的小孩子敢明目张胆去触龙须,并还能得到真龙的宽恕。源帝被楚子宜此举逗得哈哈大笑,

三个小辈本有些害怕,见他笑了,也伸手去触碰,祖孙几人玩笑成一片。虞昭带着虞珠和二皇子妃在亭中品茶,远远观望着。

想起今日沈妃的训斥,二皇子妃踌躇的开口:“宸娘娘,再过几日,是沐哥儿的生辰,您可否跟父皇提提,若能移动尊步来府上,妾身感激不尽。”

并不是何难以启齿的事,她却说得艰难,虞昭深知沈妃是何习性,怜惜二皇子妃这些年来活得也是压抑,答应道:“皇孙诞辰,想必陛下也会重视,本宫会跟他提议,若是因政务繁忙不能赴宴,还请恕罪。”

二皇子妃连忙致谢,知虞昭只要开口,源帝大多会应允,心下稍安,能请得御驾亲临府邸,楚子睿必然会高兴些,或许能对自己另眼相看。

源帝为天子,也是个慈爱的长辈,近来天下太平,并不繁忙,听二皇子妃托虞昭邀请,即使对楚子睿再不满,也是心疼孙子的,欣然应下,还命内造府亲自打了个金锁,预备生辰当天亲自给沐哥儿戴上。

楚子睿得了消息,急急慌慌准备着迎驾,沈妃也觉惊喜,恳求了源帝要一起去。纵然她心思再多,自己的孙子还是真心疼爱的,源帝点头应允,只嘱咐她当日与虞昭同行时注意分寸。

本不想凑这个热闹,奈何楚子宜吵着要和沐哥儿那几个孩子玩,虞昭不得不跟着去。

还没到那一天,楚子凯傍晚过来同虞昭说话,告知了一个消息:“二哥府中有人传出,虞瑶前些日子不知被谁推下阁楼摔了一跤。”

闻言虞昭微惊,挑眉问道:“孩子还在?”

楚子凯点头:“但不知到底是谁干的,她现在成日躲在二哥房里不敢出来。”

虞昭心道楚子睿也是个色胆包天的,虞瑶不知给他扣了多少帽子,又犯了滔天大罪,还愿护在身边。也知沈妃是个清醒的,这次事故怕是与她脱不了关系。

反正不关自己的事,虞昭只等她孩子生下自己去算现成的帐罢了,如果中途有人愿意出力帮自己办了,也不介意。

遂不去想烦心事烦心人,拿起笔自顾自的练字,可楚子凯这个大尾巴狼不愿放她清净,摇着尾巴从后将虞昭搂住:“怎么办啊昭昭,父皇又催我要孩子。”

手被他制住不想能动了,虞昭不好气道:“找我做什么,你让刘良娣张良媛凌良媛给你生啊。”

楚子凯头埋在她脖颈处,又开始耍赖:“不要,我要昭昭嫁过来给我生窝猫崽子。”

被说得满脸通红,虞昭轻踢他一下:“注意言辞。”

那就不说话了,楚子凯直接上嘴,亲得她浑身发软才作罢。在她耳边道:“再等等,很快了……”

很快了,虞昭听见这话,更觉心累,闭眼压下悲色,默默感受楚子凯怀抱的暖意蔓延于全身,暂时逃避之后不久的残忍事实。

沐哥儿生辰当日,楚子睿原想大操大办一场,被阜国公敲打了一番,说源帝本就不喜皇子张扬,如此一来怕更失了他的欢心,这才明白过来,只请了几个带着亲眷关系的人来,毕恭毕敬地将源帝迎入府中。

沐哥儿迎上去,甜甜的叫了声:“皇祖父万岁。”源帝龙颜大悦,将他抱起,和沈妃一起逗笑着。

不便扰了他们的天伦之乐,虞昭同虞珠一起,在院子里看着楚子宜和草哥儿树哥儿玩闹。楚子凯忙完政务也赶来,被源帝嫌弃赶走:“自己没孩子还有脸来看别人的,滚去办事,别在朕面前晃!”

声音大得院子里所有人都听得清楚,果然,下一秒就见楚子凯灰头土脸出了屋子,视线寻到虞昭,一脸幽怨地盯着她。

被无视了,只得转身离去,企图以勤勉之功恕无后之罪。旁边楚子扬抱着儿子笑得十分得意:“皇兄,臣弟让你挨骂了,有些愧疚,您过些日子生辰,尽管开口要礼。”

被楚子凯一个果子砸过去:“不稀罕!有人答应以后给你皇兄生一窝!”

见有人打自己父亲,草哥儿树哥儿不干了,齐齐迈着步子去打楚子凯。佯装害怕,楚子凯连忙遁走,虞珠楚子扬看得好笑。虞昭不会笑大家都是知道的,可脸却奇怪地红了,被虞珠瞧见,关切问道:“娘娘可有不适,脸为何这样红?”

虞昭一本正经答:“日头晒的!”

可是即使退到阴处,那红晕也许久不散。

与孙子序过天伦之后,用完午膳,源帝又开始敲打楚子睿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儿子,沈妃和二皇子妃也在旁边战战兢兢站着陪着。

沐哥儿不必忧心什么,出来同楚子宜他们一起玩,每人带着个花老虎面具你追我赶,不一会儿又将身上挂着的金锁取下来互相看,看着看着就带上了。

沐哥儿和楚子宜身形相仿,带着同样的面具,衣物也相似,乍一看竟看不出分别,带着对方的金锁,更是分辨不出谁是谁。

屋里忽传来源帝的打骂声,沈妃和二皇子妃的哭喊声随即响起,又有茶盏碎掉的声音,楚子扬连忙进屋查看,虞珠也慌慌张张跟进去。

虞昭谨慎,看着几个孩子不移步,二皇子妃忽冲出来跪在她面前。虞昭被吓一跳,只见她拉着虞昭的衣摆满脸泪水恳求道:“求宸娘娘进去劝劝父皇,他举剑要杀了殿下。”

也不管虞昭应允否,拉着她就往里走。一片混乱,源帝怒得眼睛都红了,拿着剑就要往楚子睿身上砍。“你色心包天,那女人差点也杀了朕啊!”

楚子扬将源帝拦住,沈妃在旁边拉着楚子睿哭喊:“你跟你父皇说!你知错了,不要为了那个贱人气你父皇!”

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了,但虞昭觉得蹊跷,楚子睿到底看上虞瑶什么,样貌,以色事他人,绝对不会让楚子睿拼了命的护住她。沈妃见虞昭来了,连忙过来将她拉住:“妹妹,我求求你体谅一下做母亲的心,你劝劝陛下……”

闹出人命确实太夸张,虞昭上前劝道:“陛下先息怒,今日二殿下长子生辰,万不能在孩子面前损了父威!”

“朕还怕他带坏了沐哥儿!”源帝痛心疾首,被虞昭扶着坐下,喘着粗气平息怒火。楚子扬连忙将剑抢过,总算保住了楚子睿一条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