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71章 风平

发布时间:2021-10-14 09:58:36

事情错综复杂,但是淑妃幸全数忘掉,又得源帝真心实意以礼相待一生。纵使苦命,这些年也得了世人的尊重。虞昭不好公开发表何直接评价,只道:“不想陛下当初是个性情中人,一路走来,怕是是艰苦。”声音又低了些:“殿下他日若迷途知返,便也将我忘非常干净好啊?”“怎么老“怎么老是说傻话?”楚子凯轻敲她头,笑道:“你长在我心里一般,除非死了,如何能忘?”。

>>>《承恩妃》章节目录<<<

《第71章 风平》精选

事情错综复杂,不过淑妃有幸尽数忘却,又得源帝真心相待一生。纵然命苦,这些年也得了世人的尊重。虞昭不好发表何评价,只道:“不想陛下当年也是个性情中人,一路走来,恐怕也是艰难。”声音又低了些:“殿下他日若迷途知返,便也将我忘干净可好?”

“怎么老是说傻话?”楚子凯轻敲她头,笑道:“你长在我心里一般,除非死了,如何能忘?”

忘不了就要恨了。这话虞昭只在心里说出,身子一转,搂住楚子凯,因为害怕他看见眼中泪水。

从来不曾见过虞昭这么主动,楚子凯自然也察觉到异常了,回搂住她问道:“昭昭,到底怎么了,你今日很不一样。”

虽然心中欢喜,但楚子凯最怕虞昭瞒着什么事独自承受,若自己不知情,若有危险,怎能及时护住她?

平复了情绪,虞昭将声音放寻常,往他怀中蹭了蹭。“无事,我只是想殿下了。”

这话说假也真,这些日子,虞昭总做出一副抗拒的样子,表面装成什么样都行,与心背道而驰的痛苦丝毫不减。

心上人近在眼前,却要拒之千里之外,还曾咬牙将他推给别人,这感觉比相隔山海痛苦更甚。楚子凯听了这话,心中舒爽,用手帮她顺着披在身后的头发。“我天天想在你眼前晃,你躲着我,把自己为难成这样,看来对你,以后脸皮还需厚一点,被你打都算不得什么,再不想让你把自己憋屈成这样了。”

初春的寒意冷体,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冷心,虞昭现在所处的这个怀抱,其中的温暖让她珍视,贪婪的汲取,不想离去。好在楚子凯此刻愿意暖她,虞昭心中安慰自己,就当是完成源帝给的差事吧,顺便暂时占有一下,至于离开的时候,那时候再说吧,不若如此,恐怕还未等到,自己便被冻死了。

二人相拥,虞昭身上淡淡的清香扫过楚子凯鼻尖,心猿意马,在她耳边轻语:“昭昭,我会尽快安排好一切,那时你我便能永远不分开了。”

这话,加上楚子凯那有力的心跳,其中真挚让虞昭感受得清楚。心中越发触动,明知这样美好的结果恐永远得不到,还是忍不住答应:“好。”

得了答案,楚子凯展颜,虞昭好久不见这张面庞浮现出这发自内心的笑容,直直盯着舍不得移开目光,楚子凯与她对视,慢慢凑近,温柔一吻。虞昭闭目接受,知道这是自己罪孽的开始。

总算将这些纠结解开,源帝默认着二人情意,虞昭态度也开始迎合,一切顺利得异常,欢欣冲散了楚子凯的怀疑。

每日处理完政务,从那书房中出来,心头那人就站在窗边等着。也记挂着虞昭身上的伤痕,楚子凯到处托人去寻各种去疤的药霜,这日,带了一个箱子来,打开给虞昭看。“都是上好的,西番的药霜哪有大楚的好,以后不许接别人送的。”

显然还在意着耶格岐,虞昭点头应付着,拿起那些瓶瓶罐罐,打开一看,大大小小精致的瓶子,里面的药霜却如他所说,淡淡香气,涂在肤上不腻不油,很是清爽。虞昭问他:“殿下身上也有伤痕,为何不理会?”

楚子凯正撩起她的袖子,专心致志,将药轻轻涂抹在那伤痕上。随口答道:“我是男儿家,不惧这些。你既然在意,我便不想在你身上留一点伤痕,但都记在心上,以后再也不会让旁人有机会伤你。”

那药当真是极好,那样深的伤痕,不过十余天,便成了淡淡一片。

只是背上的,虞昭说什么也不让楚子凯碰,晚上拜托着卓姚给自己涂上,也渐渐淡化消逝。

伤好了,事情可不会作罢,连日来虞昭伤神过度,余不出多余空闲去料理虞瑶,只拜托楚子凯盯着状况。知道她肚子里揣了个不知张姓李姓的孩子,保证着她最后几月的锦衣玉食。

囚了虞瑶一月,沈妃念着旧情,亲临二皇子府去看她,楚子睿和正妃早早在堂中侯着,沈妃一进门,二皇子妃欲行礼,膝盖还没着地就被她扇了一巴掌:“本宫当日真是瞎了眼了,为子睿选了你这个废物做正妃,不仅不能约束治理好他的后园,还不如刘妃那个贱根媳妇儿讨陛下欢心!”

纵然委屈满心,这些年已经习惯如此,二皇子妃跪下不敢说话,楚子睿厌烦的招招手:“滚下去,别在这碍母妃的眼。”

应声退下,恰巧奶娘带着楚子睿的长子沐哥儿过来,二皇子妃连忙接过抱着。沈妃立刻换成一副慈祥的面孔:“快将本宫孙儿抱过来本宫瞧瞧,许久不见,好似又长大了不少。”

不敢耽搁,二皇子妃连忙递给她,在一旁默默站着。沈妃逗着沐哥儿,笑得慈眉善目:“小心肝儿,想祖母没有啊?”

沐哥一双大眼睛瞧着,不说话,外边来了御前的人,楚子睿连忙请了进来问何事,那人答:“回二殿下,陛下今日带着五殿下游春明园,让皇孙们也去呢,四皇子妃带着草哥儿和树哥儿已经过去了。”

沈妃听了,应下,谴了他退出去候着,向楚子睿嘲讽道:“瞧瞧,大着个肚子还不忘献殷勤呢,你这个正妃怎就学不到半分。”

每每沈妃来了,就要挑二皇子妃的刺儿,连带着楚子睿也要被训斥,导致楚子睿对她越发厌烦,不好气道:“还不快带着儿子过去,杵在这让父皇等你吗?”

声音大得让二皇子妃一抖,连忙接过沐哥出了门,上了去宫里的马车。车中只剩自己和沐哥儿,憋了许久的泪才流出,沐哥儿口齿不清安慰道:“母亲不哭……”

在他小脸上亲了一口,二皇子妃将眼泪擦干:“好,母亲不哭,母亲有沐儿就开心。”

车至宫门,立刻有宫人来扶着下车,恰巧四皇子府的马车来了,却见是楚子扬先下车,又转身小心翼翼扶着虞珠下来,两个双生子儿子调皮极了,一个要楚子扬背一个要楚子扬抱,楚子扬无奈,只得背着一个抱着一个,嘴上喊着走不动道了,其乐融融欢笑声一片。

虞珠不经意瞥间这边看着的二皇子妃母子,连忙转头对楚子扬道:“殿下回去吧,妾身带着草儿树儿进去就好。”

楚子扬问道:“你一个人行吗?”

虞珠答道:“不妨事,宸娘娘在呢。”

又嘱咐了两句,楚子扬才上车告辞,虞珠带着自家儿子过来和二皇子妃打招呼:“二嫂好,一起进去吧。”

几个小孩子立刻结伴往里走,二皇子妃看着虞珠微微隆起的小腹,羡慕道:“你可真有福气,这个孩子过几月也该出来了,看这肚子圆圆的,恐能得个女儿。”

闻言,虞珠面露感激笑答:“那借二嫂金口,我正想要个女儿呢。”

两人跟在后边,看着前面几个蹦蹦跳跳的孩子,讨论着些育儿琐事。二皇子妃逐渐忘了先前的不愉快,笑得开怀了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