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68章 雾蒙

发布时间:2021-10-14 09:58:35

挂年伤不吉,卓姚早去护国寺求了平安健康结回去,小心扶着虞昭下了床,给了个软垫让她侧靠在椅子上坐着。将平安健康结系到她的衣襟上,边还说着吉祥话。后又掏出一个递过来她,叮嘱道:“太子殿下也伤了,娘娘代其转告吧。”不知道该不应该接,虞昭问着:“姑姑在宫中这不知该不该接,虞昭问道:“姑姑在宫中这么长时间,不觉此举太不合规矩吗?”。

>>>《承恩妃》章节目录<<<

《第68章 雾蒙》精选

挂年伤不吉,卓姚早早去护国寺求了平安结回来,小心扶着虞昭下了床,给了个软垫让她侧靠在椅子上坐着。将平安结系到她的衣襟上,一边还说着吉祥话。后又拿出一个递给她,嘱咐道:“太子殿下也伤了,娘娘代为转交吧。”

不知该不该接,虞昭问道:“姑姑在宫中这么长时间,不觉此举太不合规矩吗?”

卓姚善意地笑笑:“奴婢在这宫里这么长时间,旁人都说奴婢最懂规矩,可自服侍太后起,不知帮着她与陛下做了多少违了规矩的事了。即使娘娘入宫,本也是先不合规矩的。若没有这遭,您和殿下,名正言顺。”

名正言顺,这几字对于楚子凯和虞昭来说,太奢侈了,此刻从卓姚口里说出,虞昭听得恍惚。怔怔望着她手上的平安结,还是不敢接过。

见此,卓姚劝道:“陛下一直把娘娘当小辈一样看待,如今默认您与殿下的情意,此后便好好的吧。”

虞昭依旧觉得奇怪,无奈接过后,试探问道:“陛下为何会……”又堪堪闭嘴,不知该如何开口。

卓姚善解人意,明白她心中疑惑,主动为她解释:“您附注真心于殿下,陛下亦不是无情之人,他也是吃过苦头过来的,体会得到您与殿下的艰难。”

吃过苦头过来的?想起昨晚楚子凯也说过源帝原也干过不讲规矩的事,有些好奇。但知贸然打听十分无礼,默默不说话,挽着卓姚给楚子凯求的那个平安结,内心纠结。

不能出去吹风,满宫的红梅今年没机会去赏,有人插瓶送过来,不过那红梅是倒着往下长的。

倒雪梅,倒血霉,虞昭觉得自己想得有些多,连忙在心中念着不准不准,吩咐着人拿了下去。又听冯安慌张过来知会:“宸妃娘娘,二皇子侧妃今日来不了了。”

眼皮一跳,虞昭连忙问道:“发生何事?”

冯安答道:“二皇子侧妃今日被查出有孕,陛下的意思是,暂且关押,等腹中孩子落地后,再做发落。太子殿下还在追查陈府管事赖大的下落。”

果然那花应了景,这次虞瑶搞的事情也差点牵连了楚子宜的安危,虞昭下定决心,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此刻源帝下了令,新年伊始,也不想为自己添业障,心下思量只得等她生下孩子再算账。

但有人等不了,沈妃自得知虞瑶入二皇子府行为不检时,对虞瑶的态度,换了个样子。谁都说不清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楚子睿的还是谁人的,无奈源帝不想拿皇室血脉冒险,只说等孩子降世后,滴血认亲后再做定夺。

沈妃不敢冒险,若那孩子是野种,源帝恐会彻底厌弃楚子睿,心头盘算着如何彻底解决风险。

不多时,楚子凯办事得利,抓到潜逃的赖大,刑房酷刑一轮下来,全盘招出了。

不仅是他施计使内造府的货船漏水,还滥用职权将陈府库房的燃料偷偷卖出,那硝石硫磺也是托云游商人带的,且确实与虞瑶行了苟且之事。

这局若不是楚子凯细心,确实天衣无缝,陈府买那批燃料有正当理由,京州宴会众多,谁都不会注意哪家取消了寿宴庆典。且盘问了陈府上下,他们也是被虞瑶这只白眼狼利用欺骗,事情若暴露,赖大逃脱,陈府便能当替罪羊。谁知陈楠早已察觉赖大与她的奸情。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运气倒不错,肚子里揣了货,如同暂时拿了张免死金牌一般。

因果报应,不过迟早而已,虞昭等的起,虞程急得慌,信一封封往朝晖宫递,字里行间都是利益为重,丝毫不在意虞昭差点被炸死。

对付虚伪之人要用虚伪之法,只要不方面与他打马虎眼,写几句好听的话没那么难,加之文罗为了这事儿在虞程面前表了态,若不惩治伤害虞昭之人,朝堂之上大有人想将文氏兄妹揽于麾下。

给虞程提了个醒,回望自己身后得力的人,全是冲着虞昭和楚子宜来的,识趣的与阜国公府和虞瑶断了联系,再不敢提。

至于沈妃,虞昭从不觉她为了自己好才出言提醒,巴不得自己声名狼藉的人,忽变得好心了,太过蹊跷。

且能推出动机,当日不管是楚子宜还是虞昭出事,虞程都会失了主心骨,楚子扬依附于楚子凯,只得全力以赴助楚子睿上位,沈妃沉着气不动,看不出破绽,虞昭只得暗中观察着。

上元节的灯又亮起,虞昭的伤终于好得差不多,还出席了宴会,回应了各路真真假假的关心后,带着一身疲惫欲回朝晖宫。

临走时被展笑叫住,虞昭被她拉到一旁,展笑将一瓶药塞到她手上。“这是西番二王子托赢华壹稍给你的,说这药能去疤消痕。”

后面她说什么,虞昭没心思听了,因为楚子凯紧接着从殿中出来,显然听见了,看了看虞昭手中的药瓶,对展笑道:“不明来历的东西,以后别带进来给她,还有,跟赢华壹说清楚,他为东宫幕僚,与外族人有牵连怕是不合规矩。”

展笑与虞昭对视,愣住,展笑心下考量着要不要把药收回去。

不想让她为难,虞昭主动将药还到她手上:“这药定然是好的,我向来不易留痕,劳烦你帮我转送给文罗将军好吗?她虽在军营中练兵,也是个爱漂亮的女子,舞刀弄枪难免会有伤,应该用得上。”

有了台阶自然要下,展笑连忙接过,识趣地先退下。源帝紧接出来,对虞昭招手:“你随朕来天子殿,朕有话对你说。”

虞昭点头应下,准备跟在他后面去天子殿,楚子凯压低声音安慰:“别怕,父皇今日也与我谈了,不过是些嘱咐。”

虞昭觉得不安心,什么也没说,一路沉默跟着源帝,到了天子殿,殿门一关,连冯安与卓姚都听不到二人到底交谈着什么。

一个时辰后,虞昭出来了,双目无神失魂落魄,卓姚见她红着眼睛,情绪好似有些崩溃,连忙扶着。虞昭只愣愣的向前走,卓姚问的何话皆听不进去。

宫道两旁的灯亮得喜庆,虞昭却觉得看不见光,眼前一切皆是黑的,楚子宜远远迎上来,唤着:“母妃,子宜来接你回去。”

他的身影仿佛那黑暗中一点光亮,虞昭蹲下看他,泪水便止不住的溢出,楚子宜连忙伸手给他擦拭。如同与他第一次见时,那时是血,此刻是泪,虞昭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牵着他往回走:“好,子宜接我回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