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60章 止步

发布时间:2021-10-14 09:58:35

“昭昭!”那话扎心得不得了,当天将虞昭自己眼泪都差点儿说出了,楚子凯自然而然不爱听,只想把握住机会和她好好的说会话。虞昭不想给他机会。毫不手下留情将话语化为针往他心上扎去:“楚子凯你能不能够像个男人?无论你对刘晚柔等人有无感情,她们皆将一生托负给了你,你虞昭不想给他机会。毫不留情将言语化成针往他心上扎去:“楚子凯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不管你对刘晚柔等人有无感情,她们皆将一生托付给了你,你在这和我做着无济于事的周旋,不如发发善心对别人附注于你的情意给点回应。”。

>>>《承恩妃》章节目录<<<

《第60章 止步》精选

“昭昭!”那话扎心得不得了,当日将虞昭自己眼泪都差点说出来了,楚子凯自然不想听,只想抓住机会和她好好说会话。

虞昭不想给他机会。毫不留情将言语化成针往他心上扎去:“楚子凯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不管你对刘晚柔等人有无感情,她们皆将一生托付给了你,你在这和我做着无济于事的周旋,不如发发善心对别人附注于你的情意给点回应。”

心成功被扎得鲜血淋漓,楚子凯不发一言,极力压抑着怒气。后实在忍不住。将她一步一步往后逼,边走边艰难开口问:“你觉得这个局面是我想看到的吗?你只看到刘晚柔对我的情意深厚,甘愿把她往我怀里推,你可曾看到她每日在我身边端茶倒水时那窥探密报的神态?

你帮着父皇给我施压,出谋划策让我在她殿中留宿,如同拿着刀在我心口上剜肉一般,我一一艰难应付着。不敢流露半点真心让父皇起伤你之心。

我给你时间慢慢来,可你呢,永远不看我,一个眼神都不愿施舍,任由我每日在相思苦海里挣扎……昭昭,你曾为了我拼命,那才是不求回报的情意,惹得我将真心捧出,你又不要了。可给都给你了,你不要了我心便空了,不能这样残忍……”

虞昭闭眼,更加残忍:“你的死活不关我事,我只知对你有情我便会死,至于其他的事,不过是为了离开之时与陛下谈更好的条件。”

“你睁开眼睛再和我说话!”楚子凯将她打断,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爆发,红着眼睛将她搂住:“你不敢看我,怕情意藏不住。”

被他说中了,确实是如此,虞昭有些无力,叹了一口气:“殿下若记得当时恩情,就放过我吧,我现在选择将以前种种抹杀,是因为我想活下去,殿下也知,若你我再有瓜葛,我便活不成了。命和情感比起来,重太多了。”

楚子凯道:“父皇的威胁我比你更忌惮,所以我在隐藏,可你真的在放弃,甚至变本加厉使用各种方法逼着我放弃,你害怕,我理解,你可以什么都不做,但你不能主动将我推给别人。咱们静静等待着时机好吗?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你要的一切我都给你。”

书房未掌灯,内殿也无人,静得出奇,虞昭强迫自己清醒,语气放缓问道:“你放弃江山,我要的一切才可得,你愿否?”

楚子凯立刻答道:“我得到了江山,你要的一切我依然能给你。”

话怎样说都不费力,实现确是不可能的,为帝王者,怎可余生只守着一个女人过,且还是个非议满身的女人。虞昭眼睛也红了,看向他:“殿下这话自己可信?”

楚子凯看着她的眼睛,坚定承诺道:“尘埃落定之时,天下人若因你我之情觉得我不配为君主,我以你为先。”

虞昭摇头:“尘埃落定之时,你我若还有纠葛,前话所述那是绝对的,时候未到,怎知你这后话会是真?”

楚子凯答道:“没有绝对之事,时候未到,怎知我不能共拥你与江山?”

海誓山盟太动听了,动听的总是不现实的,虞昭和楚子凯都难过极了,心痛堵着气息,再不能说出一句话。虞昭身体被楚子凯紧紧相拥着,却将收回的那颗心藏得远远的,不敢与他贴近,一触便会功亏一篑全盘沦陷。

虞昭想挣脱他的怀抱,手却真的使不上力气,好似内心告诉自己不能留恋,身体却不受控制本能接受他的温暖一般。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殿下放手吧,我们都不能那样自私,陛下、我娘,子宜,此事牵扯了太多人了。”

百感交集,虞昭说不出是何感受,后悔当初答应入宫了,哪怕再回到家徒四壁的日子,食不果腹也比这感受好多了。楚子凯稳下语气在她耳旁哄道:“我知,顾虑重重,我只求你等候,但不要弃了好吗?现在朝堂动荡不安,父皇尤其怕我被人抓到把柄,所以才如此不近人情。待大业初成,一切稳定之后,你我坚持,他会同意的。我会拿命护着你,若再失诺,绝不会有脸再拦你。”

不敢答应,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堤坝不能在此刻决堤。

可虞昭实在说不出那些违心的话了,忍得身子都在抖,只能选择沉默,楚子凯看着,也心疼得很,柔声道:“我不逼迫你,但你我情意未消亡是真,你可以不表露,但不能否认,不能违着心意再给别的女人制造什么机会!”

虞昭知道他在说什么事,展笑和楚子凯逢场作戏瞒得过去,其余三个女子中,刘晚柔出生最好,源帝第二个看重的就是她。虞昭原也以为她对楚子凯的情意真挚,结果前几天传出,她为了爬床给楚子凯下药,又被发现给刘家的家书中夹杂政事。源帝虽下了密旨将她禁足,但觉得不能与刘家翻脸,故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惩治。

加之刘晚柔恼羞至极胡乱指人,楚子凯以为那下药的事情是源帝和虞昭知晓的,彻底触到了楚子凯那根敏感的弦。不能接受虞昭就这么放任其他女人占有自己。这几日越想越气,终于逮着机会和虞昭谈。

白白担了这个罪名,虞昭更是难过,心爱的人被其他女人盯着想着霸着。绕是虞昭在好强,一想起来还是伤心。

泪都噙在眼中,虞昭咬着牙,不想让它掉下来。顶着一双水汪汪得大眼睛逞强,一言不发。

见此,楚子凯便知不对,连忙惊喜试探问她:“昭昭,刘晚柔那事,你不知是吗?”

这一问出口,便更是忍不住了,人非草木,这些日子压抑的委屈顷刻涌了上来,虞昭气得说不出话,一滴泪水落下,便彻底止不住了。

此生哭的次数屈指可数,全是因为楚子凯!这便是最崩溃的一次。楚子凯自知冤枉了她,连忙给她拭泪,顺着背道歉。

心疼极了,软话说了一箩筐,楚子凯说着说着,就低头要去吻她。

还在气头上呢,他脸凑过来时,虞昭头往后仰,强硬地避开,但身子被制住动不了,只得用手胡乱抓着。

几丝刺痛,楚子凯知道自己脸上又有几道痕迹了,虽不至于出血,但红肿是不能避免的了。无奈笑道:“明日焚夏公主又要替你担罪名了。”

见虞昭停下了,只瞪着自己,楚子凯又凑近,调笑道:“没事,反正已经这样了,别浪费机会,你要泄愤,再咬几下可好?我皮糙肉厚不怕疼的。”

这话却让虞昭出乎意料冷静下来,忽想到什么,楚子凯就是估量着书房内殿隔音好叫不答应人,胆子才这样大。

叫不答应人,但叫得答应狗,于是虞昭大喊:“大灰!小灰!毛团!虎妞!崽崽!”

楚子凯正不解,虞昭擦干泪痕,眼神冷漠看他。“你喜欢被咬?我成全你。”

随之而来一阵狗叫声越来越近,那书房门没上锁,一撞就会开,楚子凯大惊,抓住最后机会死命吻了一口虞昭的唇,满含委屈甩下一句:“昭昭,你好狠的心……”

在书房门被撞开的那一刻,连忙退进密道里逃了。虞昭自然不是真心想让狗伤他,连忙将几只狼犬叫住了。

后把地衣盖上,带着它们退了出来。余光瞧见,后园里冷月光撒了一地,照着冬夜的残枝败叶,更觉冷到心底。

何处最暖,虞昭叹气,不得不承认,还是方才那个怀抱,但想要安心拥有,难得令人望而却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