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63章 雪夜

发布时间:2021-10-14 09:58:34

寒风呼啸声的声音犹如鬼怪嘶吼通常,此刻天还没亮,本应是灯火通明除夕守岁夜,可这场变故让满宫的人身心疲倦,纵那灯火依旧彻夜不眠不熄,所有人有心祈福平安得了空,却也忐忑不安的睁着眼无法入眠。白雪全部覆盖着宫道,道上一人,独自一人顶着风雪往前进着,雪下得太大,他身后的脚印白雪覆盖着宫道,道上一人,独自顶着风雪往前行着,雪下得太大,他身后的脚印,顷刻又被大雪掩埋。走至一方小门处,轻松绕开巡视的人,到了厢房门口,正准备推门,余光瞥到一个身影,手霎时顿住。。

>>>《承恩妃》章节目录<<<

《第63章 雪夜》精选

寒风呼啸的声音如同鬼怪咆哮一般,此刻天还没亮,本该是灯火通明守岁夜,可这场变故让满宫的人身心疲惫,纵那灯火依然彻夜不熄,所有人无心祈福得了空,却也忐忑的睁着眼难以入睡。

白雪覆盖着宫道,道上一人,独自顶着风雪往前行着,雪下得太大,他身后的脚印,顷刻又被大雪掩埋。走至一方小门处,轻松绕开巡视的人,到了厢房门口,正准备推门,余光瞥到一个身影,手霎时顿住。

卓姚无奈叹了一口气,走上前递给楚子凯一盏热茶:“殿下悄悄进去吧,奴婢替您瞧着,不会让陛下知晓的,喝盏热茶暖暖再进去,别带了寒气进去冷了她。”

楚子凯松了一口气,连忙接过道谢。

为他打开门后,卓姚又劝道:“在陛下和你之间左右为难,她才是最不好受的那个,殿下真能保证……”

又觉自己多话了,连忙住了嘴转身走开,楚子凯眼中思虑一瞬,推门进入。

屋中未起灯,可楚子凯能清楚感受得到虞昭就躺在那,沉下气在外稍坐,待身子暖了,才燃起一盏小灯,走至虞昭床前蹲下看她。

背上有伤,虞昭此刻只能趴着睡,枕着未受伤的那只手,发丝微乱,眼角好似还有泪痕,看着可怜兮兮的。知道她性子向来倔,定是疼得厉害了才哭的。楚子凯心中微酸,不禁伸手想帮她顺顺头发,可虞昭在此时睁眼了。

视线对上,楚子凯的手停在半空,虞昭稍微动了动,立刻扯到伤口,涩痛破额,脸又没了血色,楚子凯忙轻声安抚:“你别动……”

疼痛难忍,虞昭泄了力,将头埋在枕下,楚子凯只以为他不愿见自己,有些失落。

虞昭闷闷道:“殿下回去吧,你的伤也受不得寒。”

完全不在意她前面那句,得了她的关心,楚子凯稍觉得有些安慰,连忙道:“我不怕,但是让你受伤了,心疼得紧。”

“不必担心,殿下回去吧。”虞昭还是将头埋着不看他。

可是楚子凯想见她,又害怕她挣扎,不敢触碰。心下一计,装作伤口疼,闷哼一声倒吸冷气。虞昭连忙转头看。

得逞了,看到她眼中的担忧,楚子凯更是欣喜。“昭昭,你还是在乎我的。”

自己手也伤着,知道多疼,虞昭不以为他是装的,虽不愿轻易开口,眼中心疼还是不自觉流露一二。楚子凯将怀中的药拿出,轻轻伸手:“把手给我,这药好用些。”

虞昭摇头,楚子凯直接将受伤那只手伸进被褥,抓着她的手不放。虞昭不敢动,因为除了疼外,怕也牵扯到楚子凯手上的伤,于是不动,任由他将药粉撒在上面。倒是温和,不似御医给的药那般刺人,心下猜测得到定又是那位凌先生给的。

“你右手我左手,若废了凑在一起也能齐全。”

听楚子凯轻轻念了一句,虞昭垂眼看着伤口,伤得不轻,留疤是一定的了。叹道:“失了初衷。”

“什么?”这句话让楚子凯不解,不由发问。虞昭答道:“你原告诉我,我来是为了护住子宜,引开心怀不轨之人的视线,可如今灾祸不断。”

小心翼翼将她手包扎好,楚子凯道:“你全做到了,是我不好。当日夸下海口要护住你,如今没有说到做到。”

在虞昭入宫之前,这些幺蛾子也不少,但都是冲着楚子凯来的。可如今在旁人看来,虞昭楚子宜势力渐长,树大招风,将那些暗箭全引了过去。

挡灾确实挡住了些,可是这几年带着楚子宜,虞昭上了心,若他真受到何伤害,自己断不会好受。不由怀疑源帝之前所做决策,是否有些失误。

“殿下和陛下商议吧,尽快将所有障碍清除,我离开了,对所有人都好。”

又是要走,楚子凯十分确定,自己下不了决心放手,可种种事情发生,再没了底气出口挽留。忍着心疼沉默看着她。

见他不说话,虞昭也不说话,还把头转向一边不看他,二人都心知肚明,萌芽的情根深入心,却被种种阻隔抑制住不能继续生长。虞昭心中悲极暗笑,其实这情本就不能见光,何来生长的机会,就算一路无阻,终究也会枯黄凋落,何有机会能求个结果?

越想越伤感,不想在他面前以泪水发泄,虞昭憋得身形颤抖。

忽觉察觉到一只手伸了进来,虞昭惊得一抖,慌乱转头看他,扯的背上的伤又是一阵剧痛,冷汗瞬间从额角渗出。楚子凯连忙将她制住:“你别动,我只看看你伤如何,就算你不让我也要看。反正我双指一点你便动不了,你乖乖的,我又不做什么。”

话说得轻巧,可虞昭衣物所掩之处,双足都从未有男子见过,何况后背。就算楚子凯是心悦之人又如何,也不能如此不守规矩。绝对不行,怎会乖乖如他所说不动,忍着痛就要挣出,可被楚子凯双指一捏后颈,不知为何浑身就软了下来,只是没有力气,却能说话。楚子凯又道:“卓姚姑姑放我进来的,她好似站在我这边了,你喊没用的。”

说着就俯身,将手伸到虞昭胸前处解她的寝衣扣子。“昭昭,我不会放过今日对你下黑手的人。”

离得太近,楚子凯说话时气息打在虞昭的耳边,并着这个姿势和语气,越发暧昧。虞昭又羞又慌:“你住手,别胡来!”

楚子凯不住手,将她寝衣轻轻褪下。“你我互相倾心,看一下算什么胡来。”

衣服已经被褪下,美背光滑如玉,那些伤痕红红点缀在上面,尤其明显,看得楚子凯心一阵阵刺疼。虞昭将通红的脸埋下不敢抬起,咬牙切齿道:“楚子凯,你等着被咬死吧……”

知道她说得是那几只名字奇奇怪怪的狗,害怕她因羞又气得心里不痛快,楚子凯连连安抚:“好好好,大不了以后让你看回来,想咬我何时不可以?”

虞昭越发被气得说不出话,不过感觉得到楚子凯在给自己背上的伤口上药,凉丝丝的不似方才那般疼了。可被看了身子,羞恼逼得虞昭埋在枕中的脸如火烧一般。

轻柔的给她上好了药,正准备把衣服给她套上,楚子凯余光一扫,却瞧见背上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痕,原是被那马球场的飞箭所伤的,已经淡去,不细看根本不易察觉。她身上所有的伤痕楚子凯都记在心里,永远淡不去。此刻瞧见,不由伸手去触。

肌肤相触,虞昭彻底炸毛了,正准备骂,随之被楚子凯落在自己脖颈处的吻砸懵了。又听他在耳边轻喃:“你为我受的这些伤痛,以后我会全心补偿。”

虞昭不相信两人之间有以后,这话说出来只让她觉得更伤心。楚子凯帮她把寝衣套上,又离得那样近,虞昭低声道:“我不需要什么补偿,我要殿下收了这想法。”

楚子凯听见了,不作答,扣好了扣子双手不放开,亦然环住她。良久,在她耳边轻吻一下:“我不答应,你好好养伤,气留着好了以后再生,等你有力气了,怎么收拾我都行。”

如同恋人之间耳语厮磨一般,虞昭想发的火被这温柔语气浇了个大半,侧头想躲开,又被楚子凯乘机在脸颊吻了一口。“天还早,你再睡会儿,我去逮人,不能陪你了。”

见虞昭闭眼不说话,楚子凯把被子给她掖好,轻手轻脚走了。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虞昭睁眼,脸因方才的窘迫微红。纠结满心,望着窗外微亮的天,再难入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