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46章 中箭

发布时间:2021-10-14 09:58:33

对峙间,源帝也匆匆忙忙赶过来,见此情景不由得破口大骂:“不肖子,你屡教不改,若对惠妃如何,朕此生会让你不好过!”楚子殷悲凄摇摇头:“父皇,不肖子是子啊,你又几曾把我当儿子对待过?就别怪我不把你当君父来敬重。”边说手上边用劲,虞昭脖子上立马会出现几道红痕,看得楚子凯双拳紧握,咬牙忍着,眼睁睁看着楚子殷带着虞昭上了楼,却小心翼翼不敢动。源帝下令,命弓箭手退到身后的楼上部署,自己和楚子凯也上去观望虞昭的情况。。

>>>《承恩妃》章节目录<<<

《第46章 中箭》精选

僵持间,源帝也匆匆赶来,见此情景不禁大骂:“逆子,你屡教不改,若对宸妃如何,朕此生不会让你好过!”

楚子殷悲切摇头:“父皇,逆子也是子啊,你又何曾把我当儿子看待过?就别怪我不把你当君父来尊敬。”边说手上边用力,虞昭脖子上立刻出现一道红痕,看得楚子凯心惊肉跳。在场的许多百姓跪地哭求源帝也救救她们的亲人,只见楚子殷吩咐挟持百姓的下属在楼下等候,威胁着楚子凯等人:“若有人上前一步,宸娘娘顷刻血洒当场,香消玉殒。父皇和三弟没忘记淑妃娘娘的下场吧。”

楚子凯双拳紧握,咬牙忍着,眼睁睁看着楚子殷带着虞昭上了楼,却小心翼翼不敢动。源帝下令,命弓箭手退到身后的楼上部署,自己和楚子凯也上去观望虞昭的情况。

好在楚子殷再没什么过激的行为,只押着虞昭站在那楼台上观望着这方源帝楚子凯等人。楚子凯道:“有什么要求都可提,只要你放了她。”

楚子殷语气恨意弥漫:“楚子凯,我要你死……”又对源帝笑道:“父皇,儿臣大发慈悲,您的宠妃和您的宝贝儿子我只拉一个垫背,您自己选择可好?”

源帝按兵不动,不发一言。楚子殷向在下面守着的人吩咐:“杀一个让父皇见见血!”

楼下的人得令,立刻挥刀杀了一个妇人,她的一双儿女本脱了险,见自己娘亲死了,挣脱拉住他们的人,哭着往那边跑去,不想又被抓住当了人质。各百姓跪下磕头,苦苦哀求着源帝救救自己的家人。

源帝咬牙下令:“太子,起弓。”

楚子凯不可思议的看着源帝:“父皇,她还在那边呢!”

旁人只听源帝的命令,起弓拉着箭对准对面二人。源帝冷声再次吩咐:“太子,起弓……没让你放箭。”

楚子凯无奈接过弓箭,不敢用全力拉弓,且寻着不易危及性命的地方对准。

楚子殷躲在虞昭身后,笑道:“宸娘娘,看来我方才估摸错了,父皇还是比较在乎楚子凯啊。”

无心理会他的话,虞昭看着楚子凯将弓箭对准自己,虽知他肯定是被局势强迫,还是有些难过。

又是一阵僵持,楚子殷满眼猩红,好似不耐烦一般,对楼下喊道:“杀一半!”

鲜血淋漓染红了地面,立刻尖叫哀嚎声四起,那些失了家人的百姓伤心至极哭喊谩骂着:“陛下曾说君民一心,为何为了一女子牺牲这么多条性命?”

不敢骂九五之尊,众人只得把悲愤发泄在虞昭身上。人一悲痛,便顾不上其他,妖妃,狐狸精等词脱口而出。虽骂的人是虞昭,但源帝会跟着名誉受损,楚子殷心里稍微痛快些。

这边源帝深呼吸两下压下情绪,将手上念珠扯断,微微眯了眯眼睛,手上发力弹向楚子凯手肘。

只觉手上一麻,楚子凯不受控制地放松,那箭便出去了。楚子凯大惊失色,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箭直直飞向虞昭的腹腔。

这边的虞昭被箭击中那一刻,也不可置信地望着楚子凯,无奈疼痛不容她思考,下一秒便躬下身子昏了过去。楚子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紧随而来的飞箭穿了脑。随即剩下被挟持的百姓也被杀死,哀嚎遍地……

那箭出去后,楚子凯只觉大脑一片空白,慌得路都走不好,跌跌撞撞下楼想过去,楼下御林军也攻上了楼,卓姚抢先一步把虞昭遮住,费力抱起往楼下去。楚子凯想接过,被追上来的源帝叫住:“你若再胡来,朕便不救!”

无奈只得压下满心愧疚担忧,看着虞昭面色苍白,被宫女们护着上了马车。在场的百姓为了发泄自己心中的悲愤,不停地责骂虞昭,那些难听的话听得楚子凯更加难受,强忍下,策马在前方开道。

兵荒马乱终于回到了行宫,文罗听到动静,带着楚子宜迎了出去,却见虞昭中箭被抬回来的。当即大惊,楚子宜见虞昭闭着眼睛不动,身上有血,害怕得哭了出来。卓姚刚把虞昭安置好就出来抱着哄着:“五殿下乖,娘娘没事,御医看过了就好了啊。”

文罗有些着急,可门闭着又不让进去,只得问卓姚,卓姚只摇头示意她别在楚子宜面前提。又转头看见了一直护在源帝身侧凌锋,连忙上前问他:“仗不是打完了吗?宸妃娘娘身上的箭是谁射的?”

凌锋答道:“太子殿下。”

见她一脸不可思议,好似气得不行,凌锋关心道:“你如此关心宸妃娘娘,你的伤好完了吗?”

文罗气道:“我怕什么!皮糙肉厚的。”见楚子凯和源帝匆匆进来了,文罗正要上前询问。不料源帝把楚子凯往议事厅里一拉,又转头吩咐:“所有人不得靠近,镇国将军赶到,让他进来!”语气威严,不容置疑。后紧紧关上了大门,冯安在旁边守着,谁都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源帝坐下便直达主题:“从这一箭起,你与她界限划开,朕若再看见你去招惹她,为保全大局,我会弃了这步棋。”

楚子凯道:“父皇,儿臣对她有情,她对大楚有恩,此界限恕儿臣划不开。”

跟自己一样倔的性子,源帝便知该如何抓他的软肋:“你以后是大楚天子,今日看见了吧。她如今名正言顺为朕的妃子,做错了什么?没做错什么吧,甚至拖延住了时间保全了更多人的性命。那些百姓看见的却只有,朕迟迟不肯杀她,导致自己的家人死了,便随意诋毁谩骂。为妃者承天恩就得受得住这种委屈。她这性子受不了一辈子。以后你登基,她若嫁你,更是顶着不伦的罪名。你如何能堵悠悠众口?”

楚子凯眼神坚定:“当日父皇,亦是顶着压力护住了母妃。”

提及淑妃,源帝扶额:“她若是你母亲一样温婉的女子,朕便认了。当年朕下令不许提,你以为这些人真的就不提,若如此怎会让你知晓,只是不敢当着朕和她的面提!也是靠着淑妃性子和顺和人缘,众人才慢慢接受她。那丫头何性子,朕贵为天子,从来没见他给朕跪过,看着柔柔弱弱,骨子里那股刚烈劲多少男儿都不如。若她有文罗那样的身板,也是个女将军!怎会心甘情愿被这深宫束缚一辈子。”

楚子凯答道:“她喜欢儿臣,会愿意的,儿臣也喜欢她,除了她谁都不想要。”

“那更不可能了,”源帝无情打断,说出事实试图让他清醒:“后宫佳丽三千,两千九百九十九是为了稳固江山抬进来的。剩一个在乎的还要千防万防她别被害了,雨露均沾才能不让她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当年朕做得已经够好了,还是防不胜防,其中滋味你现在自然不懂。虞昭永远不会成为淑妃,她忍不下性子来与其他女人周旋。你生来就要做皇帝,她生来不是做皇妃的料……”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