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天书 一个人砍翻乱世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从姑获鸟开始 长生从笑傲开始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华娱之流量天王 坐忘长生 我一夜之间成了丑闻女主角 问剑 影视世界学才艺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成为病弱女修后
首页 > 资讯

077 兜风

发布时间:2023-07-10 13:08:08

出了永安县,回陆家村的路上有一段宽阔的大道,陆霜霜带着白瑾一路疾驰而行,清风撩起陆霜霜的发丝,拂过白瑾的脸,一阵酥痒。低头看着怀中的温香软玉,白瑾一阵心猿意马,四周的山水美景竟半分也入不得他的眼了。陆霜霜担心白瑾受不得颠簸,微微放慢了速度,低头看着怀中的温香软玉,白瑾一阵心猿意马,四周的山水美景竟半分也入不得他的眼了。。

>>>《最强杀手偏爱种田》章节目录<<<

《077 兜风》精选

出了永安县,回陆家村的路上有一段宽阔的大道,陆霜霜带着白瑾一路疾驰而行,清风撩起陆霜霜的发丝,拂过白瑾的脸,一阵酥痒。

低头看着怀中的温香软玉,白瑾一阵心猿意马,四周的山水美景竟半分也入不得他的眼了。

陆霜霜担心白瑾受不得颠簸,微微放慢了速度,侧目笑道:“阿瑾,需要休息一下吗?”

白瑾并没有陆霜霜想象中的娇气,感受到陆霜霜的关切,白瑾伸手从陆霜霜手中夺过缰绳,将她半搂在怀中。

白瑾温润的气息洒在陆霜霜的脖颈处,悦耳纯净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霜霜,我是不是没有对你说过,我学过骑射?”

陆霜霜一愣,纳尼?

还没回过神来,就见白瑾一挥缰绳,双腿轻踢马腹,黑马感受到白瑾的意愿,立刻仰天一声嘶鸣,放飞了自我。

宽敞的大道上如一道黑色的闪电,撩起一阵风驰电掣。

陆霜霜兜风兜得很是尽兴,白瑾也难得这般不受拘谨,肆意妄为。

若不是害怕再狂奔下去就进了蜀州,陆霜霜真想就这么再跑它二十里。

返回的路上两人驱马慢慢走着,路上已经有三三两两返乡的村民,如此纵马恐吓到他们,于是就这么两人一马闲庭信步的慢慢走着。

白瑾的骑术远超出陆霜霜的想象,甚至比起陆霜霜的随意,白瑾的骑术更像是经过专业的指导的。

陆霜霜不由得深思起白瑾的身份,虽然以前总说不在意,如今却也不得不让她在意了。

白瑾知书识礼,学富五车,一看就是接受过专门的教育培养,举手投足尽显优雅,连烹个茶都能做的赏心悦目。

陆霜霜以前只当他是什么书香门第的落难子弟,可一般的小门小户会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吗?

会教后人治水之术和骑射的,只怕是非一般的钟鼎世家大族。

陆霜霜以前是不想问,现在却是不敢问了,一想到白瑾日后若是想重回家族,她又当如何呢?放手让他走?

陆霜霜摇了摇头,她不愿意,白瑾这辈子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别想能逃离得了她,至少在她活着的时候不行。

白瑾见陆霜霜一直沉默,以为她是累了,便伸手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处,柔声说到:“累了就睡一会儿吧。”

陆霜霜点了点头,丝毫不觉得看靠着白瑾有什么不对,即便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但是此刻陆霜霜就想这么依赖着他。

马儿悠闲的走着,陆霜霜靠着白瑾竟然真的就这么睡熟了,等进了村,道路变得崎岖了起来,马儿跳跃了两下,方才将陆霜霜惊醒。

看着西垂的日暮,陆霜霜才发现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了。

快路过村口的青石小桥时,落日余晖洒在桥上一墨衫男子身上,将他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

听见马蹄声,云钦转过头来,看着马背上亲密无间的两人,一时觉得心里一阵抽痛,双眼不自觉的向旁边转移了视线。

小桥很窄,原本便只能容两人通行,云钦站在桥上不动,陆霜霜他们骑着马便过不去。

陆霜霜虽说不恨云钦了,但也并不想见到他,他与云霆那种没心没肺的人不一样,看着云钦,陆霜霜就觉得仿佛有人时时刻刻在耳边提醒着她云溪等人的惨死和云岚的背叛,以及自己想要逃避现实的无能。

陆霜霜面色微沉,不悦道:“好狗不挡道。”

云钦依旧迎风而立,站在原地不动。

“阿召,我想与你谈谈。”

“阿召”这两个字成功点燃了陆霜霜的愤怒,张口便骂到:“我跟你谈个锤子,滚!”

陆霜霜的暴脾气云钦早已经习惯了,挨了骂也不恼,依旧平淡的说道:“我只想与你谈谈,说完我就走。”

云钦看了陆霜霜身后的白瑾一眼,沉声道:“还是你想我就在这里说你身上的……?”

毒。

陆霜霜双眸微眯,杀气顿时从眼底倾泻而出,白瑾只觉得眼前光影微闪,马背上就没了陆霜霜的身影。

被陆霜霜掐住脖子的云钦依旧面无惧意,哪怕此刻的陆霜霜已经达到暴虐的顶点,他也不信陆霜霜会真的杀了他。

“霜霜!”白瑾喊到。

陆霜霜手底微微一松,她不想在白瑾面前杀人,她也并不想杀了云钦。

白瑾知道陆霜霜有事瞒着他,不想让他知道,也不想让她为难,开口说到:“霜霜,有什么事情还是说清楚的好,我先带着马儿去村口转转,你们好好谈谈吧。”

白瑾说完便驾着马转身走了,陆霜霜看着如此善解人意的白瑾,一时又泄了怒气,只觉得白瑾上辈子一定是灭火器转世,总能被他的三言两语影响了心情。

陆霜霜松了手,云钦脖颈处留下一道手指红痕,可见陆霜霜并没有手下留情。

云钦咳嗽了两声,随后盯着陆霜霜笑了,只是那笑得比哭还难看。

“阿召,你变了。”

以前的召邪张狂嚣张,掌管着整个江湖的生杀予夺,那个能说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大魔头,居然也有一天会因为一个男人而改变自己的喜怒哀乐,这简直比七月飘雪更让云钦吃惊。

“别再叫我那个名字。”

陆霜霜没什么心情跟云钦讨论过去的情深缘浅,不耐烦道:“说吧,你想谈什么?”

云钦唇角扯起一抹苦笑,无奈道:“我是来告别的。”

陆霜霜微微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云钦接着说道:“云霆如今有你照看我便放心了,我打算回一趟药王谷。”

陆霜霜平淡道:“那祝你一路顺风,慢走不送。”

“你不想知道我回去做什么吗?”

“不想。”

云钦叹了口气,果真不能指望陆霜霜嘴里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云钦道:“既然不想,那我便不说吧,我不会离开太久的,等我。”

陆霜霜骂到:“我等你个鬼呀!”

幸好白瑾刚刚主动离开了,这话要是被他听到,只怕回去陆霜霜又是一顿好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