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天书 一个人砍翻乱世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从姑获鸟开始 长生从笑傲开始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华娱之流量天王 坐忘长生 我一夜之间成了丑闻女主角 问剑 影视世界学才艺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成为病弱女修后
首页 > 资讯

019 初吻

发布时间:2023-07-10 13:07:32

白瑾的脸“唰”的通红,剧烈的心跳声如同打鼓,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一种异样的感觉向他袭来,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陆霜霜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酥麻的感觉立刻拉回了白瑾的思绪,白瑾见陆霜霜眼底带着狡黠的笑意,立刻清醒过来,推开陆霜霜转身就跑回自陆霜霜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酥麻的感觉立刻拉回了白瑾的思绪,白瑾见陆霜霜眼底带着狡黠的笑意,立刻清醒过来,推开陆霜霜转身就跑回自己房间去了。。

>>>《最强杀手偏爱种田》章节目录<<<

《019 初吻》精选

白瑾的脸“唰”的通红,剧烈的心跳声如同打鼓,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一种异样的感觉向他袭来,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陆霜霜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酥麻的感觉立刻拉回了白瑾的思绪,白瑾见陆霜霜眼底带着狡黠的笑意,立刻清醒过来,推开陆霜霜转身就跑回自己房间去了。

见白瑾落荒而逃,陆霜霜将脸捂在枕头里笑的停不下来。

终于笑够了,陆霜霜擦了擦眼角的泪,起身去了厨房。

白瑾这么一折腾,天都黑了,陆霜霜饿的不行了,也懒得再去做什么大餐。

生火,将锅里烧开了水,丢了两把面条进去,然后烫了几片青菜,在碗里加了猪油、盐和红油辣椒,做了两碗汤面。

起锅后陆霜霜又顺便给白瑾煎了两个鸡蛋,当作赔罪用。

陆霜霜敲了敲白瑾的房门,“白瑾,别生气了,快出来吃饭吧。”

屋里没有响动。

“白瑾,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可就破门而入了,到时候你……”

房门立马被打开,陆霜霜见他黑着一张脸,又想到刚刚害羞的模样,顿时又忍不住想笑,不过害怕白瑾再生气,硬生生压了下去。

“快来,今天煮了面。”

将白瑾按在座位上,陆霜霜在他对面落座。

白瑾看了眼自己碗里的两个煎蛋,而陆霜霜碗里只有青菜,一时间又生不起来气了。

他知道每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陆霜霜总是优先紧着他,对他这么好的姑娘,他有什么资格去生气呢?

白瑾将碗里的煎蛋夹了一块放进陆霜霜的碗里,陆霜霜本想说自己不吃的,但是看白瑾一脸严肃,又将话咽下去了。

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吃着,偶尔能听到陆霜霜传出来嗦面的声音。

吃碗面,陆霜霜主动说:“白瑾,我们谈谈吧。”

难得见陆霜霜这么正经,白瑾点了点头。

陆霜霜坐在白瑾身边,拉着他的左手,白瑾条件反射的想挣开,突然发现挣脱不了,也就任由陆霜霜拉着。

“白瑾,我没你想象中那么柔弱,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我也希望你能相信我,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的。”

白瑾承认他把陆霜霜当作普通的女孩子看待了,所以知道她独自一人与两头狼搏斗,会后怕,他心里也知道陆霜霜比一般人厉害,但是担心一个人的感情,是控制不了的。

陆霜霜接着说:“我保证,以后尽量不做太危险的事情,有什么事情也提前跟你说好吗?能别生气了吗?”

见陆霜霜态度如此诚恳,白瑾也不好再坚持,点了点头,算是不生气了。

陆霜霜将手拿开,却被白瑾反手握住。

“如果以后必须要去危险的地方,带着我一起。”

白瑾一双漂亮的瞳孔中仿佛闪烁着万里星河,熠熠生辉。

陆霜霜感觉心跳似乎漏了半拍,那性感的薄唇这一刻挑动着她的思绪,她向来不是个爱隐藏自己情感的人,于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吻了上去。

犹如蜻蜓点水一般,浅尝即止。

四目相对,然后两个人都傻了。

白瑾再一次落荒而逃,躲回房间了。

而陆霜霜摸了摸唇角,懊恼不已。

瞧瞧,你都干了什么好事儿!居然没有多吻两下,失策啊!

这一夜两个人都失眠了。

第二天,陆霜霜顶着一副熊猫眼,早早的起了床,陆二牛已经驾着牛车在院子外面等她了。

昨天她就跟陆二牛提前打了招呼,自己要带两头狼去县城里卖,现在的陆霜霜可谓是村里的英雄,陆二牛自然千百个愿意,所以早早就来她院子外侯着,等着近距离观察灰狼的真面目。

陆霜霜将早饭做好,敲了敲白瑾的房门,“白瑾,早饭放桌上了,起床了记得吃,我先去县里卖狼,中午就回来。”

等白瑾听到牛车启动的声音,这才打开房门出来。

看着空荡荡的院子,一时有些落寞,不过桌子上飘着香气的清粥小菜,又很快扫平了他的落寞。

聚宝商会的掌柜名叫朱成,曾经也是在蜀州做过几年大生意,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可当他看着陆霜霜扛着两头狼迈进他的店里时,他险些没砸了他手里的清瓷酒盏。

这都多少年没见过狼了?

蜀州这地虽然有一处大山脉横贯南北,但是狼属实不常见,就算有谁见了,基本也就离嗝屁不远了,因为狼是群居动物,只要被它盯上,几乎就是九死一生。

山中也曾有猎户猎到灰狼,不过一般都是猎到掉队的孤狼,像这样一次猎两头的概率,朱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

朱成亲自招呼陆霜霜在雅室里坐下,一张脸都快笑烂了。

“初次见面就觉得姑娘不是凡人,今日一见果真是虎胆雄威啊!”

陆霜霜喝了口茶,白了掌柜的一眼,“溜须拍马的话就别说了,说说价钱吧。”

“是是是。”

朱成先称了体重,两只均有五十公斤左右,是成年狼。毛色均匀有光泽,卖给蜀州那些有钱的老爷们做狼麾披风,绝对是抢手货。

朱成拨了拨算盘,仔细算了下成本和利润,给陆霜霜开了个价。

“两只,五十两。”

陆霜霜约摸估计了一番,这个价格只多不少。

虽说制成狼麾披风能值一两百两,但那其中的人力手工等等费用也是不菲,除开这些杂七杂八的钱,五十两着实算不少了。

“成交。”

朱成本来还以为自己得费一番唇舌,没想到这次陆霜霜十分耿直就答应了,欣喜之余,朱成赠送了陆霜霜七八本地理游记和故事杂烩。

临走时,顺便达成了长期合作的商友关系。

陆霜霜握着手里沉甸甸的钱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曾经自己懒散度日,混吃等死,倒是没想到原来挣钱的过程这么快乐。

有了这五十两,加上上次卖蛇还剩下二十两,七十两已经足够她修出自己理想的新房子了。

不过应该还会有一些结余,陆霜霜计划着到时候再置办一些家具和日用品,从此乡村小康生活岂不是近在眼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