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华娱之流量天王 坐忘长生 我一夜之间成了丑闻女主角 问剑 影视世界学才艺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成为病弱女修后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王氏仙路 春回大明朝 低调在修仙世界
首页 > 资讯

又掉链子

发布时间:2022-12-21 21:33:22

昏黄的林木之间,棉兽远远超过的看见了前方像是有个黑影。“咩——”绵长的声音像是深渊里传来的呼唤,小老虎不自在的生活的挠了挠它。没事儿儿叫什么叫,怪渗人的。小老虎汗毛坚起,滴滴答答的雨声,昏黄的林间,再再加身下这头四不像的巨羊。她突然间就有点儿好怕怕的。要不然豹豹“咩——”悠长的声音好像深渊里传来的呼唤,小老虎不自在的挠了挠它。。

>>>《穿成兽世小白虎后成团宠》章节目录<<<

《又掉链子》精选

昏暗的林木之间,棉兽远远的看见前方好像有个黑影。

“咩——”悠长的声音好像深渊里传来的呼唤,小老虎不自在的挠了挠它。

没事儿叫什么叫,怪渗人的。

小老虎寒毛竖起,滴滴答答的雨声,昏暗的林间,再加上身下这头四不像的巨羊。

她忽然就有点怕怕的。

要是豹豹在就好了,豹豹在她肯定不会怕的。

蓦的,她也督到了远处那抹黑影,榆月一乐,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小老虎高兴的支起身子,用力挥了挥小爪子“快来啊豹豹。”

“咩——”棉兽见到黑豹也觉得踏实,跺跺蹄子老实的等在原地。

对方好像也注意到了他们的呼唤,加快了速度,马上就越来越近。

榆月看着对方奔跑的身影,逐渐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怪异。

她想不起来这种怪异感从何而来。

榆月不死心地凝望着对方奔跑的姿势,那确实是一头黑豹啊。

不过看着看着,她的身子也越来越僵。

首先…这是黑豹,其次…这肯定不是豹豹。

“嗷嗷嗷嗷!”快走快走傻羊!

小老虎急促的叫唤了几声,手忙脚乱的驱使着棉兽快跑。

棉兽不明所以,纠结的在原地踏了几步,跑什么,虎子不想见到黑豹大人吗。

想了想虎子脸上的伤,可能她现在也不敢面对黑豹大人吧。

小老虎见它还不行动,急得用虎嘴扯下它的几挫毛,棉兽疼的咩咩叫,撂了下蹄子就配合的狂奔出去。

再一次感受到坐骑开启了加速模式,小老虎差点因为一个惯性被甩下去。

挪了挪小脚,小老虎坐稳后赶紧回头张望,果然,那头黑豹也调转方向紧紧地追了过来。

榆月紧张的用小爪子紧紧扣住棉兽的脊背,她发现食草动物果然不是食肉动物的对手。

即使棉兽算得上是全速前进了,对方还是就这么追了上来。

榆月也终于有机会看清了它的样子,那豹子通体漆黑,尤其是一双兽瞳,也是完完全全的黑色。

幽黑的兽瞳如同一对黑色的漩涡,看的人脊背发凉。

小老虎咬紧牙关,这就是堕兽吗。

感受到身后有东西追上来的压迫感,棉兽也没忍住转过大脑袋偷看一眼。

妈妈呀这是什么玩意儿,黑豹大人怎么变成这样了。

棉兽明显地即刻就提了一个档次的速,玩命的往前跑。

榆月:原来你刚刚还敢保留实力?

果然,事关生命的追逐是最能激励人前进的动力,兽也一样。

认真起来的棉兽竟也能逐渐拉大与陌生豹子的距离。

真不愧是进化成幻兽的兽啊,小老虎羡慕的看它疯狂捣腾的蹄子。

细雨还在淅淅沥沥,棉兽在雨中的极速狂奔正疯狂的消耗它的体能,速度慢慢地就有点降下来了。

然而身后追逐的堕兽好像不知疲倦,没见过活物一样,紧紧追着两兽不放。

夜色已经降临了,榆月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雨还没有变大。

雨势稍微再大一点,就会增添逃跑的阻力,还有可能会让他们再次迷失方向。

小老虎可不想再尝一次找不到家的滋味了。

其实在这么严峻的时刻,随便一个小失误都能影响到这场追逐的结果。

所以,棉兽就是那么恰好的配合的赶在这时踩空了一个水坑,遗憾的摔了一跤。

被顺势甩飞出去的某虎:…掉链子你又掉链子。

如果有命活着回去,她一点要让豹豹在棉兽身上装一个儿童座椅。

为什么每次都是棉兽摔倒她飞飞。

小老虎幸运的掉到了一片绵软又有弹性的草丛上,绵软的…草丛?

榆月瞪着眼睛研究身下是什么东西,忽然脊背一僵,这不是森林里特有的巨型蜘蛛网吗…

愣愣地回了头,果然,一只仅肚子就比小老虎五个大的白蜘蛛正蜷缩在她身后。

可能是恼人的细雨打扰了它进食的好兴致,大蜘蛛没有攻击虎子,只伸出一只修长的爪子,弹了弹,把小老虎像垃圾一样弹了下去。

榆月:...感谢不杀之恩。

落到地上的虎子显然忘记了堕兽的存在,大摇大摆的就站了起来。

乍然与正扑到棉兽身上的那只堕兽豹子对视了一眼。

堕兽漆黑的眼里毫无波澜,只呲了呲牙凶狠的咆哮了一声。

有丝丝缕缕混杂着鲜血的碎肉还挂在它牙缝间,显然它之前应该已经进过食了。

但它之后还是一直凭借着本能去追逐活物,去杀戮。

失去理智的堕兽发现前面有一个更活跃的目标,更有吸引力。

直接就放开了爪下因为惊惧而吓到浑身僵直化的棉兽。

一步一步朝榆月走来。

小老虎深知自己跑不过它,但也没想着坐以待毙,挪动着小脚偷偷后退。

小老虎心跳如鼓,要不是下着雨呢,没准儿还能感受到她因为害怕而变得湿乎乎的小肉垫。

这时,一只银狼乍然从她头顶一闪而过,直直砸向前面的堕兽。

银狼?是他吗,是带自己从部落里逃出来的那只狼?

银狼和堕兽缠斗在一起,可因为没有理智的堕兽对疼痛毫无感觉,所以银狼对付的有些吃力。

榆月看出银狼的弱势,暗暗祈祷希望他可以找到合适的机会出奇制胜。

榆月焦心的观战,这感觉和黑豹打架的时候不一样。

豹豹打架,她知道豹豹是不会输得,她只担心豹豹会不会受伤。

而看银狼打架,她只能祈祷他不要输了,受伤的不受伤的都是小事儿,命还在就行啊。

偷偷爬起来的棉兽此时已经悄咪咪的来到小老虎身旁,低下大脑袋给她搭梯子,想要趁此机会带着榆月赶紧跑。

可惜榆月是只讲义气的虎,虽然她不认识,但这银狼多多少少也救过她好几次了。

现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她怎么能自己跑了呢,虽然她这个大累赘留下确实没什么用。

观望了一下战况,银狼确实有些坚持不住了,榆月犹豫又茫然。

呜呜呜纠结的想要啃爪子。

小老虎却猛然感觉到身后有道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身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1.217.107','2023-05-28 12:05:23','','classid=14','0','4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