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一个人砍翻乱世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从姑获鸟开始 长生从笑傲开始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华娱之流量天王
坐忘长生 我一夜之间成了丑闻女主角 问剑 影视世界学才艺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成为病弱女修后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首页 > 资讯

危险又迷人的豹

发布时间:2022-12-21 21:33:01

抬起头望着气势磅礴的雨幕,榆月脑袋昏昏沉沉的不明白望着天空中的雨幕去思考了多久,等等…榆月一惊,赶快睁开眼睛都快闭上的双眼,蓦地的意外发现刚自己的呼吸好像又消失了了。小老虎大口大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又冒出了冷汗,不敢再在这里待一直这样了,赶快一路磕磕绊绊的跑回了山小老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又冒出了冷汗,不敢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赶紧一路磕磕绊绊的跑回了山洞深处。。

>>>《穿成兽世小白虎后成团宠》章节目录<<<

《危险又迷人的豹》精选

抬头望着气势磅礴的雨幕,榆月脑袋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望着天空中的雨幕思考了多久,等等…榆月一惊,赶紧睁开快要闭上的双眼,蓦然的发现刚刚自己的呼吸似乎又消失了。

小老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又冒出了冷汗,不敢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赶紧一路磕磕绊绊的跑回了山洞深处。

气喘吁吁的趴在燥热的火堆旁,榆月后怕的回想,上次也是,上次也是这样,她会陡然的触发某个点,然后莫名其妙的涌现出死亡的念头。

是以,她穿越一趟就得了个随意让自己享受安乐死的能力?

鸡肋…她才不要死呢,是新奇的世界太无趣还是帅气的豹豹不贴心啦。

话说回来,这种特定事件每次都发生在雨天,是必然还是偶然?

如果是必然,那是这兽世的雨让她获得了这个能力,还是她的能力只能在雨天触发?

打住!榆月理智的摇摇头,避免自己陷入沉思,现在掌握的线索太少,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船到桥头自然直,她也不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

想到了刚刚中断的练习,甩了甩一直蹬来蹬去的辅助跳跃的后腿,放松下来的肌肉已经有些酸软无力了。

但是不懂劳逸结合的小老虎认为训练就是要坚持不懈,所以果断的转移目标继续去欺负那根羽毛了。

扑来跳去的又练习了大约一刻钟,榆月感觉自己逐渐掌握了一种落地的技巧,有句话说的不错,实践是认识的唯一来源,虽然成功率不大,但小老虎已经可以做到三次有一次不摔了。

终于有点收获了,得到正反馈的虎子更激动了,仿佛又预见了自己成为超级大猫的那一天。

对,她可是老虎幼崽,这次一定能长成超级大猫的,到时候就可以把豹豹压在下面舔毛,嘿嘿,以报年幼被压之仇。

是以小老虎即使累的已经不太想爬起来,但她还是决定在豹豹回来前多练几次,到时候给豹老师展示一下她努力的成功(插腰)。

最后在一次跳跃的过程中,榆月的肚子猝不及防猛的抽痛一下,身体再次从半空跌落,榆月蜷缩在地上缓了缓,发现只疼了那么一下,可能只是不小心抻到了肠子吧,想完就无所谓的爬了起来,也没放在心上。

刚起身,还想继续操练的虎子乍然被一道微弱的血腥气吸引,榆月谨慎的在凸起石壁的遮掩下偷偷往外看,发现是黑豹正叼着一头浑身长满灰色卷毛的猎物进来。

小心翼翼的观望了一下那双冰冷的黄色兽瞳,她感受到了他来不及收回的肃杀之气,冰冷的煞气缠绕在他周身,与猝然从他黑色皮毛上划过的水珠相互吸引,让他看起来冷漠又森然。

野性的气息弥漫,兽身上紧绷的肌肉不知还蕴含着多少可以爆发的力量,嗯,这货显然是刚厮杀完回来。

可能是察觉到了小老虎在偷看自己,滜南楞了一下,即刻调整好了状态,接着又变回人形,温顺的收敛起气息,轻轻勾起嘴角,朝着榆月的方向温柔的笑了笑。

榆月:......可恶,好像和一个变态住在一起了呢。

他知不知道自己鲜红的唇角微勾,看起来有多诡异魅惑,那种被蛇蝎顶上的恐惧让她心底一颤,mad豹豹该不会被夺舍了吧。。。

即使有点怕怕,榆月还是决定得鼓起勇气“迎男而上”,表面上大大方方实则心虚的踮着小脚凑到了豹豹面前,正要嗷呜几句打个招呼。

她一个留守幼崽,得在家长回来的时候送上想念与欣喜,嗯(坚定)。

“嘶......”肚子里的一阵剧烈绞痛让她被迫出师未捷身先死,痛苦地倒在地上蜷缩起来,感觉好像有一条狂躁的蛇正在她体内翻滚穿梭,疼的她冷汗涔涔。

我滴老天爷,不会是刚刚练习的时候把肠子扯断了吧...

滜南飞快的走过来一把捞起小老虎,皱着眉问:“怎么了,哪里疼?”

“豹豹你没被夺舍啊。。”榆月疼的动都不敢动,却还有闲心想别的,幸好滜南听不见她的想法,不然得气得弹她脑瓜崩。

艰难的用两条前腿紧紧捂住肚子,突如其来的要强让她咬着牙齿不肯吭出声。

滜南看她非但蜷缩着不动,居然连声音都没有,以为她疼的都昏迷了。

正要抱着她往外走,倏忽又想到了什么,自己跑出去摘了片巨大的树叶,回来把小老虎严严实实的包在里面,揣进怀里,就大步流星的冲进雨中。

鹤归部落。。。

“你怎么又来了啊。”鹤羽打着哈切无奈的问道,即使困倦也掩盖不住阳光少年的俊逸灵动。

马上就天黑了,这家伙冒着雨又来作甚?好奇的看向滜南怀里那个绿叶包裹着的一团,看他那宝贝的样子应该是什么好东西?嗯。。。好吃的果子?珍贵的草药?不会是烤肉吧,他可不喜欢吃烤肉。

“请进来吧。”温柔和煦的声音响起,滜南被鹤琛迎进了木屋。

没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滜南直接掏出怀里的小老虎,拨开包裹住她的树叶,将一点没被沾湿的老虎幼崽轻轻放在干草交错堆叠而成的草床上,嗯,勉强算作床。

“本来好好的,忽然疼昏过去了,怎么回事?”

鹤琛听闻赶紧上前查探一番,看见了即使蜷缩起来还在紧紧捂住肚子的虎爪,顺势轻轻按了按榆月的肚子“肚子疼?”

不知是帅哥的温柔按压还是轻声细语让小老虎放松了一瞬,赶紧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鹤琛不知想到了什么,看了眼外面声势浩大的暴雨,起身从兽皮袋里翻出一种刀片状的绿色草叶。

随后轻轻掰开虎嘴,把草叶放了进去,转瞬就看见草叶从虎嘴处向外蔓延成了粉红色,温和的眉眼罕见的皱了皱。

等滜南冷峻的目光扫过自己,鹤琛才反应过来,“她应该是喝了雨水,现在的雨水已经不能被食用,很多兽人喝过都像中毒一样,肠子被撕裂般的疼痛,持续数天,不过暂时还不会死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8.118.27','2023-06-07 00:51:31','','classid=14','0','59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