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和离后,我被太子娇养了 华娱之流量天王 坐忘长生 我一夜之间成了丑闻女主角 问剑 影视世界学才艺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成为病弱女修后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王氏仙路 春回大明朝 低调在修仙世界
首页 > 资讯

046 媚态百出,欺身而上

发布时间:2022-12-19 16:06:44

“酒里毒...别喝...”她将脑袋挪近凌望清,借移位让身旁的侍女误我以为两人在亲昵缠绵缱绻,耳鬓厮磨。媚惑勾人的眼尾扫了一圈周围的侍女,她们便慌忙垂着头疾步离开了,直到这片席位只余他们二人的时候,神芜幽才慢慢的站起身,殷红似血的唇瓣对着他的耳畔继魅惑勾人的眼尾扫了一圈周围的侍女,她们便慌忙垂着头快步离去了,等到这片席位只余他们二人的时候,神芜幽才慢慢起身,殷红似血的唇瓣对着他的耳畔继续喃喃道:。

>>>《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章节目录<<<

《046 媚态百出,欺身而上》精选

“酒里有毒...别喝...”

她将脑袋挨近凌望清,借用错位让身旁的侍女误以为两人在亲热缠绵,耳鬓厮磨。

魅惑勾人的眼尾扫了一圈周围的侍女,她们便慌忙垂着头快步离去了,等到这片席位只余他们二人的时候,神芜幽才慢慢起身,殷红似血的唇瓣对着他的耳畔继续喃喃道:

“城主有心杀我们,我们暴露了...”

神芜幽是真的喝醉了,原本她能放心的大快朵颐的原因不只是对城主的理解,还有就是对自己身体的信任。

她是植妖,一旦饮下有毒之物,身体察觉到异常,便能及时的动用内力将毒素逼到植物的某一处支叶。

比如——头发。

将所有的毒素逼到头发上后,再舍弃几根吸收了毒素的头发,毒素也就随之排出体外了,所以她根本就不会中毒身亡。

但是如今...

神芜幽的眼神时而迷醉时而清明,垂眸看向藏在手中的两根头发,不由得暗道一声:

草率了!

她也没想到,如此香甜甘冽的美酒居然度数这么大!毒虽能逼出去,但酒精不行啊,醉意不行啊,为今之计,只能等着身体内的酒精含量慢慢蒸发了...

再看凌望清白羽沫和安澜清,似乎并未受到毒素的影响,莫非是因为自己的修为太低,等级太低,抵抗力太差,所以发作的速度快些?

越想越觉得对,神芜幽当即就来了这么一招不动声色的阻止凌望清继续饮酒。

而白羽沫和安澜清那边...

恕她无能,她整个人都快贴在凌望清身上‘为所欲为’了,那边都不能看过来一眼吗?

心累...

看着那两人正在全神贯注的套话打探,丝毫没有转眸瞥他们一眼的欲望,神芜幽不由得轻叹了口气,心下一横,直接对凌望清来了一句:

“公子,得罪了!”

凌望清仍旧是正襟危坐着恪守君子之礼,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猝不及防的大脑一片空白,怔愣一瞬,身体僵硬之际,耳畔又传来神芜幽醉酒的呢喃。

那夹杂着醇厚酒香与独特花香的温热气息向着他的脖颈喷扑而来,他只觉得脖颈那处炙热微痒,酥麻怪异,这种异样的感觉他平生从未见过,不由得身体一僵,整个人再次愣住。

等他再度恢复清明,想要将人从身上拉下去时,倏地又听见一声满是歉意的告罪,还来不及细想,就忽地感觉身上一重,凌望清瞬间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忽然钻进自己怀里的娇媚美人。

只见她一笑勾魂夺魄,一双迷醉的眼睛笑意盈盈,像是蛊惑,像是贪嗔,像是勾引,像是眷恋,水波盈盈的,很是惹人怜爱。

她的唇色本就殷红鲜艳,如今醉酒之后更是晶莹潋滟,柔润性感,诱人品尝。

丹唇缓缓贴近他的微愕紧抿的唇瓣,待那醉人的香气传来之时,灼热的气息无限靠近之时,她却忽然又转了方向。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借着酒劲的她娇蛮的甩开身后矮桌上的酒盅,酒盅‘咕噜咕噜’的滚落在地,发出几声不小的声响,引来其他人惊愕的回眸侧目。

白羽沫听见声响下意识的一回眸,就看到这么辣眼睛的一幕,手中的酒盅差点脱力直接掉在地上,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火辣激情的一对,一双眼珠子都差点夺眶而出,三观碎了一地。

但想起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还是强忍着大脑中翻腾雀跃的满脸问号,生生咽下差点一口喷出的酒水,尴尬的呵呵一笑,心中正想这货是不是吃错药了。

刚正想开口解释一声,却无意间扫了眼地滚到地上的酒盅,眼眸一定,再朝神芜幽看去,正好与她的眼神相撞对视,准确无误的接受到她传递来的信息之时,眼眸微沉,随后又不着痕迹的移回了视线。

不动声色的对着城主笑着打趣道:“瞧瞧城主的好酒,连不喜凡尘俗物的妖宠都偏爱有加,醉了去,叫城主看笑话了。”

说着也用内力催动血液缓缓绯红了脸蛋,然后停下了动作,面色微酣,一边举杯相敬,一边歉意的出声:

“晚辈不胜酒力,先行告辞了,不过请城主放心,斩妖除魔护卫百姓安康是我等的职责所在,眼下既然城主忧虑思危,那晚辈就暂且留下直至邪祟尽除,必不会让这鄄城的百姓再遭受妖邪的侵扰!”

城主闻言嘴角直抽,他并不是那个意思,感叹妖邪时常作祟可不是为了将这群祖宗留下来的。不过既然对方不知好歹,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想到此,他倏地眼神一暗,而后瞬间又恢复那副和蔼的笑容,缓缓起身相迎,拱手而对:

“仙家客气,早闻虚妄山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心忧天下且各有奇才异能,鄄城能得诸仙家的庇护,是祖上修来的福气啊!”

白羽沫一听,连连摆手摇头,自谦道:“唉~城主谬赞了,都是我等应当做的。”

一边说一边抬脚离席,察觉到城主是在拖延时间,于是摇头间给了神芜幽一个眼神。

对方顺利的接受到之后果断的骑在了凌望清的身上,带着酒气迷蒙的惑人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面容冷峻的凌望清,双臂撒娇般的环住对方的脖颈,娇滴滴的嗔怨出声:

“主人~我要~”

此时已经察觉到不同寻常的凌望清额间还是忍不住的突突直跳,强忍着把人丢出去的冲动,下一秒直接起身将人拎着衣领提起来,面若寒霜的大步离去——

“且慢!”城主忽然出声拦住了几人的脚步。

这时几个小侍倏地鱼贯而出,正当一行人以为他要发难之时,城主已经慢步走了过来,挺着个浑圆的大肚子,声音浑厚的大笑几声:“仙家辛劳,不如今晚就歇息在府内,总好过路途奔波,劳心伤神,误了正事啊?”

白羽沫闻之一笑,颔首致谢,算是答应了。毕竟人家铁了心的不让走,自己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啦。

只是那‘正事’,却不知究竟是误了谁的正事啊...

四个小侍分别各立两侧,说是担心醉酒迷了路,但怎么看怎么像是关押犯人时的小心谨慎,时刻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唯恐了错过了什么动静。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4.232.63.94','2023-04-01 12:21:35','','classid=14','0','42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