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抉择

发布时间:2022-11-25 20:25:48

袁玥盯着电子屏幕,屏幕上严琮倚着在墙上,闭着眼睛,脸色通红,搭拉着脑袋,望着所以是喝多了。她犹豫了一下,便听见外面敲敲门声更甚。“袁玥,打开门。”严琮转了个身,将脑袋抵在门上,拍着门喊。袁玥无可奈何,这个点儿了,严琮这样真的很扰邻,她长叹一声,开了“袁玥,开门。”严琮转了个身,将脑袋抵在门上,拍着门喊。。

>>>《缘来琮玥》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抉择》精选

袁玥盯着电子屏幕,屏幕上严琮倚靠在墙上,闭着眼睛,脸色通红,耷拉着脑袋,看着应该是喝多了。她迟疑了一下,便听到外面敲门声更甚。

“袁玥,开门。”严琮转了个身,将脑袋抵在门上,拍着门喊。

袁玥无奈,这个点儿了,严琮这样真的很扰邻,她叹息一声,开了门。严琮扶着门把手站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笑着说:“袁玥,真的是你啊,真好!”

说完整个人向她扑来,身高马大的压在袁玥身上,怎么叫都叫不醒,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拖到客厅。

“这是喝了多少?”袁玥插着腰喘气,喃喃的说道。

从他的上衣口袋翻到他的手机,稍稍犹豫了一下,便解了锁,在最近通话中,看到玄雪琛的名字,刚想打过去,可是,半夜半夜十一点多,即便玄雪琛没睡,能过来接他,可在别人眼中,这又算什么?思虑再三,她终是没有打过去,将他的手机搁在茶几上,她决定顺其自然。

袁玥从来没有见过严琮醉酒的模样,但是她自己有过一次。在美国,有次喝到断片儿,自己什么样子已经不记得了,据程贝贝说是酒疯很大,闹了一晚上,又哭又笑,还扯着嗓子唱歌,简直没眼看。她见过最多的酒疯也就是父亲,记忆里父亲喝醉了总是折腾到半夜,不是吐了就是渴了,总之母亲一夜是不能睡的。

严琮醉酒后倒是极安静的,只是,时而眉头紧锁的样子让她的心似有若无的牵扯出一份痛感。

袁玥将严琮安置好,便去洗手间湿了毛巾为他擦脸。那张菱角分明的脸,跟记忆中有些稚气的模样有重叠,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是那样好看,她不自觉的伸出手指,想要抚平他紧皱的眉头,却不舍得收回,手指轻轻去触碰他长长的睫毛,然后是高挺的鼻子,一直到薄薄的双唇。蓦的,她的手被紧紧抓住,她被吓了一跳。

幸好,醉酒的人却只是吱唔了两句,侧身面对着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至于他说的什么,她也没听清。

待他睡熟,她将自己的手轻轻挣脱了出来,有些酸,还有点痛。她皱着眉头瞅了一眼罪魁祸首,本想不去理他,终是不忍,从书桌上取了电脑和文件坐在他旁边。

她本来还怕他半夜吐了或是渴了,便守在客厅,结果两个小时过去了,对面沙发上严琮不知何时换了姿势,仰面躺着,双手交叉叠在胸前,一副规矩模样。书上说,连睡觉都规规矩矩的人一定是个特别严以律己的人,可见,有些书说的并不全对,若真是个严以律己的又怎么会喝的酩酊大醉不知归宿。

袁玥也不知自己怎么就睡着了,还睡的那么死,她记得自己是在客厅沙发上看工作简报,一觉醒来,却是在自己的房间,因为拉了厚厚的窗帘,房间的光线有些暗,看一眼床头的时钟,竟然10点了,慌忙中找出自己的手机,发现竟然是关着的。

有点儿急切的出了卧室,沙发上的人已经不在了,毛毯叠的好好的放在一边。

她环顾了一周,没人,他已经走了,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袁玥无意识的叹息一声。自己在期待什么呢?

严琮今天到办公室的时间比较早。小唐到的时候,一眼便看出严琮一改前两天的……额,颓废?不对,严副怎么能颓废呢?顶多算得上心事重重。

她们家的严副就应该是这般神采奕奕的才对。额,什么她们家的。小唐赶紧摇头把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撵走。

很高兴的问:“严副,今天是不是不需要给您准备浓咖啡了?”

严琮一愣,可见自己前两天是有些混账了,肩负国家责任,势必要慎言慎行。

“不好意思啊,前几天麻烦你了,我喝白水就行。”严琮望了一眼自己的水杯,满的。

“不麻烦不麻烦。”小唐放下一堆文件,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严琮工作之后的的生活起居被培养的很规律,不管睡的多晚,晨起时间雷打不动。

刚开始几年在法院,经常会通宵看案子,他是所有新人里面最拼的一个,没有节假日,没有周末,没有约会,同事们都说他过的比苦行僧都苦,他听了只能苦笑,只有他自己知道,工作比酒精更能消耗他的精力。那些酗酒的日子里依然不能让他忘记思念。而无数个失眠的日子里,他都在想,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竟然可以让他变的如此疯狂。

每一个抓不住她的梦里,醒来之后都是无限的空虚和痛苦,也曾尝试就此忘记,可是终究还是在无限循环中举手投降。当邵士墰从美国带着有她采访的金融日报时,他毅然放弃了法院的平步青云,转去公安,只因为公安比法院有更多机会可以执行海外任务。

往事,太痛。

幸好,她回来了,他还有机会。

可是,他却有些后悔。

她回来,他是满心欢喜的,以为只要将过去的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实在不行,故技重施,他再死皮赖脸一次,他们就可以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于是,他不顾邵士墰护妻之情,开口威胁玄雪琛当他的说客,将过年6年自己所有的一往情深都转告她。他知道,她冷淡的外面下藏着的一直都是温柔善良,那么善良的袁玥啊。

然而,他错了。

5天前,鲍磊案背后浮出了一个重要人物——关长正,而他,曾经是父亲的老部下。紧接着,市局纪委迅速成立专案小组进入。

他不该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味相逼,他甚至恨自己。他自诩最了解袁玥,可是6年来,他都不曾深想当年她为何会那般决绝。或许母亲的话真的重伤了她,可以她的处事风格,只会正面刚,而不是逃避。

他仔细回忆当年。袁弘伟出事的时候,他因为外派,并不在岛城,袁玥给他提分手的时候,他都还不知道。因为觉着袁玥提出分手的理由有些无理取闹,生活中不是常常出现那种在结婚前闹矛盾提分手的事情啊,这种事情还有个名字——婚前恐惧。等他外派任务结束之后,看过报纸才知道,她父亲出事了,出于自身专业感,他对整个案件的迅速结案有过一刹那的怀疑。但是他没有细究,他着急去找她。却从别人口中知道她出国了。

没有告别,唯有交代,内容却是要卖掉她和他的房子。

再后来,他知道母亲找了她,他就他们的结束都源于母亲的那翻话。

他应该早该有所察觉,可是,却没有。

只是短短几天,对他来说,却度日如年。

爸,你是不是鲍磊集团背后的保护伞?

这句话,他不能问,因为他的工作不允许他现在问。

这句话,他也没有勇气问。

他承认他是害怕的,虽然他从来不相信父亲会做那样的事情,但是他依然害怕。

猜疑就像是毒瘾,总是不自觉的的窜入他的脑海。白天工作会走神,会突然间发脾气,晚上也会因为胡思乱想而睡不着。他感觉自己要疯了,已经戒掉的抽烟酗酒重新拾了起来。

他推测着各种可能,又不断自我安慰,当昨晚他无意中看到桌子上的那个戒指盒子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浮出一个问题,如果再次失去袁玥,自己会怎样?

他不敢想,也不想想。

所以他迫不及待的去敲她家的门。

真好,她在。

他几天没有睡好了,昨夜却是一夜好眠,天亮之前,耳边有喃喃的声音传来,他醒了,身旁,袁玥坐在地毯上,趴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轻手轻脚的挪到她身边,却看见她眉头紧皱,哭泣着喃喃自语。他突然意识到,6年了,这样的梦,她是不是做过很多次?

他,竟然不敢想象,那一刻,痛彻心扉。

脑海中电石火光,那天他告诉袁玥她父亲不是自杀而是他杀的,她有说过一句话,当时仅仅是感觉不对,现在他似乎能明白了。

她说:严琮,谢谢你,可是我们要怎么办?

当头一棒,他忽然就有些明白了。聪明如她,他有的逻辑,她只多不少,如果当年她有所察觉,是不是……

当年她选择离去,心里存着猜测,异国他乡,负重前行,每日都不断在爱情与道德的谴责下艰难的生活。6年之后,再次重逢,以她心智,当然选择最无情的方式,从此绝了自己的念想,让自己不必承受这一切。可是自己呢,总是一副情圣的姿态的出现,一遍一遍的动摇着她,让她再一次陷入当年的窘境,不能开始,不能结束,每日只能备受煎熬。

如今,换他尝一遍,仅几日,便疯魔。

“严琮,你为什么学法律?”她啃着面包问他。

“为了正义可以不被辜负。”他大义凌然的回答。

十年前,他们在天台的对话他还记得。

十年后,他承诺过她,要给她一个交代。

上午市里的会议结束,严琮驾车去了纪委。在原则问题上,他不能徇私舞弊,也不可以徇私舞弊,他更愿意相信政府可以查明一切,他也愿意相信父亲清正廉明,他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不管真相如何,他要的只是一个她,他要她一切都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210.77.106','2022-12-09 15:08:08','','classid=14','0','43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