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十五章酒会

发布时间:2022-11-25 20:25:47

时间转瞬间即逝,袁玥和团队国庆长假后第四天正式对世恒股份御海中心项目通过尽调。所以是个烂尾项目,且时间有些久,很多文件留存的也不甚比较完整,项目本身所涉及的股东、合同、财务都分外多,袁玥每日埋头在一堆文件和数据中,居然也也没时间回去吃顿饭,貌似母因为是个烂尾项目,且时间有些久,很多文件保存的也不甚完整,项目本身涉及的股东、合同、财务都格外多,袁玥每天埋首在一堆文件和数据中,竟然也没有时间回家吃顿饭,倒是母亲隔三差五遣袁凯平给送各种补汤,整日里还要等着她下班。。

>>>《缘来琮玥》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酒会》精选

时间转瞬即逝,袁玥和团队五一长假之后第三天正式对世恒股份御海中心项目进行尽调。

因为是个烂尾项目,且时间有些久,很多文件保存的也不甚完整,项目本身涉及的股东、合同、财务都格外多,袁玥每天埋首在一堆文件和数据中,竟然也没有时间回家吃顿饭,倒是母亲隔三差五遣袁凯平给送各种补汤,整日里还要等着她下班。

有一次,袁玥凌晨才到家,就看到母亲在客厅里开着电视就睡着了,袁叔叔说劝过不听。她心里有愧,思虑再三还是接受了陈洋给她早就准备好的房子。

房子离工作的酒店不算远,环境也不错,周围还有小区里道路两边种满了漂亮的梧桐树,唯一让她有些不舒服的是,陈洋给她选的这个小区是政府的家属院。房子离着市政府大楼只隔了一条马路。

到也不是矫情,自从上次见面之后,袁玥再也没有收到严琮的消息,她想起严琮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甚至有一天,她在梦里梦到父亲憨憨的对着她笑,再也不是血淋淋的模糊不清的脸。

她想着,或许她终于做了一件让父亲也开心的事情。

5月下旬的时候,尽调还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世恒股份为了向外界释放有利消息,防止有些媒体和有些人恶意揣测,更是为了让投资人放心,白睿不得不回国配合一波虚情假意。

只不过,世恒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只放了一张白睿的背影照,脸都没露,对此,白睿甚是不爽,连她都没给好脸色,将自己关在酒店套房一天。

袁玥明白他的伤心,可是语言上的安慰在她看来是最无力的东西。

原本以为白睿会将自己多关两天,没想到第二天就笑呵呵的要带她参加酒会。

喜来登顶层的行政酒廊必须有电梯卡才可以上去,否则就只能走步梯。袁玥停了车,给白睿打完电话,就在一楼大厅等着他下来接自己,顺手拿起一本经济类杂志翻着。

“袁玥?”有人叫她。

袁玥抬头,眼前的男人大腹便便,一双手托着脸上的眼镜看向自己,她有些疑惑,一时并没想起这人是谁。

“我,傅银行啊,傅胖子!”男人提示,袁玥才想起来,是了,傅胖子,傅银行,严琮的同桌。

“傅银行,好久不见,你果然不负盛名。”袁玥见着老同学,心情变好,笑着调侃。

“这么多年不见,你嘴巴还是这么毒!都怪严琮,当年一直叫我胖子胖子的,果然,年过30,啥都不长就长肉了。”傅银行拍着自己的啤酒肚自嘲。“唉,这都多少年没见了,你说你这几年都干啥去了,咱班同学年年聚会,就你从来不参加,还没人能联系上你。”

袁玥笑着说:“我刚回国。”

“那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快,留个电话。”傅银行忙从手包里拿出电话,袁玥报了一串数字,就看到白睿向自己招手。

“银行,我朋友等我了,我们常联系。”袁玥笑着说再见,然后走向白睿。

傅银行顺着袁玥走的方向不期然的看到了白睿,嗯,挺帅,简直就是她老婆常说的霸道总裁啊,心里不仅想着,待会儿若是说给严琮听,不知道会不会也看他一次笑话。

政府牵头组织的酒会,无非就是把行业里数得上的在本地有项目开发的或者准备在本地开发项目的企业叫在一起,大家互相聊聊行业情势,最重要的就是提醒大家守纪守法,各企业也顺便表现一下为国出力的想法,若是有什么扶贫啊,自当尽力。当然,能来参加酒会的必定也是企业里一二把手,大家也都抱了自己的目的。

白睿参加酒会的目的就相当明确,所以并不急着按点儿到,带着袁玥在酒店的顶层法式餐厅吃了晚餐才往行政酒廊走去。

白睿和袁玥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了,本来以白睿闷骚的个性和全世界他最帅的自信已然能吸引不少目光了,更何况还带着袁玥。

于是,人群里窃窃私语互相打听的也就不奇怪了。

白睿属于自来熟的,不一会儿身边便围了一群人,袁玥也就一直挂着笑容应对,脸都有些僵了。

有年轻的女孩儿过来,在袁玥刚认识的国土局领导耳朵边上说严副市长也来了。于是,大部分人都跟着那位领导往门口走去,袁玥脸色随即一变,脸上笑容不在。白睿发现袁玥的异样,晃着手里的酒杯,在袁钥耳朵旁边问:“怎么?认识。”袁玥瞪了白睿一眼,扯了下嘴角,没说话。

旁边帝成置业的总经理张海成接话说:“白总,这就是我之前给你提到的我们海城新晋副市长,很是年轻呢。”

白睿举杯笑着点点头说:“嗯,看样子确实年轻。我们这种外来户以后可是还要得张总多多指点。”

张海成举杯跟白睿碰了下:“好说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老话难听却实用,以后多关照我们才是,我上去打个招呼。”

白睿眼光扫了一圈,身体微微倾斜,看着袁玥笑着问:“老情人?”

袁玥也转身面对着白睿,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什么表情,将手里酒杯的红酒一饮而尽:“好吧,让你猜对了,当时年轻,不懂事。”

“你……让他吃了?”白睿满脸八卦。

袁玥眉头微皱:“滚蛋!”

“他甩了你?”

袁玥叹口气,不想理他。白睿轻珉一口红酒看了眼周围说:“袁玥,我今天的目标就是这个严琮,你有什么事儿最好提前给我备案。”

袁玥知道白睿说的不假:“我早恋,他是我高中到大学时候的男朋友。”白睿听完眼睛瞪的老大,差点儿笑出声来。

袁玥淡淡的说:“别高兴太早,如果你想拉拢他,我觉着你最好不要拉着我,因为,是我甩了他。”

白睿看着她,右手食指在额头上挠了下,一脸无奈:“这可如何是好,我可不想看你们俩旧情复燃。”

袁玥不想理他,自顾去桌子上拿酒,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她回头,漂亮的女人着了一身米色长裙,利落的齐肩短发,精致的妆容,娉娉婷婷的向她而来。

“这下总相信了吧?”跟着女人一起的来的是傅银行。

“袁玥,真的是你啊!”女人脸上有惊有喜,连带着声音也有些拔高,引的周围人眼光纷纷往这边看。

“雪琛?”袁玥也很高兴。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玄雪琛忙降低声音:“是我是我!刚才银行跟我和严琮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呢,你说你去了国外也不给我们任何人说一声,枉我还觉着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对了,银行说你回国不久?”玄雪琛一向如此,阳光开朗,心直口快,似乎从不装心事,袁玥一向是羡慕她的。

“嗯。”袁玥低头看玄雪琛拉着自己的手,只是笑着答应,也不解释。再抬眼,就发现严琮直直站在玄雪琛的身后,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玄雪琛见了,侧身让了让,依然拉着她的手,像是怕她跑了一般。

袁玥看向他,内心也不知道什么滋味,眼见着严琮的脸色变了变,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好在玄雪琛看着袁玥背后一直笑着的男人问:“这位是?”

袁玥刚想介绍,白睿上前一步,满脸笑容:“你们好,白睿,很高兴认识。”

傅银行马上笑呵呵伸手:“你好你好,傅银行。”

“玄雪琛。”玄雪琛笑着点头。

严琮挪了目光看向白睿,伸手跟白睿握了下说:“严琮。”

白睿往袁玥身边靠了下,伸手微微揽了下袁玥的腰,直面严琮:“久仰大名,刚袁玥还在跟我说遇到老同学了,好巧,竟然是严副市长。”

“不巧,最近常听闻白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出众。今后白总若是在新区开发项目,相信我们会经常见面。”严琮目光从白睿虚揽的手臂上收回,一番打量,最后落在白睿脸上。

“那今后还要多多仰仗严副市长了。”

“不敢。”

“咳咳……”玄雪琛眼见严琮脸上挂着那一抹熟悉的笑容,立马条件反射的从白睿虚揽的手臂中将袁玥拖了出来。严琮的那点儿心思,她看的最明白,尤其那一抹有点儿瘆人的笑,表明他是真的生气的。

“那个,白总,让我们姐妹聊聊呗?”

白睿是铁了心要搞事情,笑着说:“好,记得还。”

玄雪琛心里暗道不好,忙拉着袁玥走了。

“靠!要死了”

“额,雪琛,其实,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那白总是在宣誓主权好吧。”玄雪琛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是了,都怪白睿的恶作剧,她这没来由的解释,仿佛是欲盖弥彰。之前碰上这种事情,袁玥一向不擅解释,清者自清,可是今天脑子抽筋儿一样,竟然怕被误会。

多年未见,当年关系又不错,自然是有很多话要说,慢慢的,以前的人儿和事儿都有了轮廓,或欢喜,或忧伤,或甜蜜,或苦涩,都成为匆匆那年,只能追忆。故事里的人和事儿,袁玥熟悉也陌生,玄雪琛的往事里后来虽然没有她,她听着却也不觉着烦。

“光听我说了,快跟我说说你,好奇死宝宝了!”

“我?没什么好说的啊,出国上学,工作。”袁玥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

玄雪琛冷笑一声:“呵呵,袁玥,你知道吗?你除了长的好学习好之外其实别的方面真不讨人喜欢,你说你这性格真是,啧啧啧……”

袁玥听了好笑:“是啊是啊,哪有你人见人爱,我可羡慕你了。”

“所以啊,我就不明白了,严琮到底喜欢你那里?”玄雪琛眼神在袁玥身上扫来扫去。

袁玥听了,也不说话,转过头看外面漆黑的夜。

“袁玥,你别怪我多说话,我觉着这么多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或许以前不够成熟,很多事情处理不来,但是现在,我觉着没有什么事情是沟通不了的。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在演电视剧,误会来误会去又伤心又美丽又感动的,那都是骗人的。你们曾经那么相爱,如果真的是因为误会就错过一生,是会后悔的。成年人的世界,有误会说出来,大家面对面解释就好。”

“我们之间,没有误会。”袁玥声音轻轻的。

玄雪琛歪头看着袁玥,想了想终是开口说:“我其实可以理解你的,换做是我,可能我也无法接受。当年你父亲刚去世,我小姨就逼你离开严琮,哦,我小姨就是严琮他妈,确实太过分了。”

袁玥这次是真的有点吃惊,那么隐晦的往事,她不曾对任何人讲过,却不想严琮知道,玄雪琛也知道。

“可是,你起码应该让严琮知道的啊,也应该听一听严琮是怎么想的不是吗?”

“你走后,严琮先是疯狂的到处找你,天天去你家门口,还是你家的邻居说你们搬家了,说你出国留学了,可是不知道你去了那个国家。后来他瞒着他爸动用了关系查到你去了美国,就偷偷买了机票要去找你,被我小姨夫抓了回来,然后挨了一顿腰带,他爸下了死手,整个后背跟屁股都糊糊的,在医院躺了一周才出院。出院后,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是小姨逼你离开的,他就开始绝食,在你们买的房子里一坐就是一天,整个人瘦到脱形。后来没有办法,我小姨只能陪着他绝食,以死相逼,也答应他,以后不会再干涉他的感情,他才慢慢走了出来。”

袁玥听着,心好似被人拿针一针一针扎着,眼睛涩涩的,有泪珠在眼睛里打转。这段爱情里,他和她都是受害者,她原本以为她将所有的事情都背在自己身上,赌一个决绝狠毒,他就可以恨着她,人生过的也会轻松。不成想,他竟然付出了那么多。

“袁玥,我也不知道我今天说的够不够多,有时候我真的挺烦你的,似乎什么事儿都是淡淡的,一副可有可无的样子。私心里,我有时候觉着你们不要在一起也挺好的,可是看着严琮那样子,我……严琮这些年一直在等你。因为工作原因他出国受限,但是这几年,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去找你。”

“今年市里有个去美国考察学习的机会,原本是没有他的,可是他……”玄雪琛想到严琮为了袁玥所放弃的,终是没有说出来。

“他还是去了,就是为了去找你。”

“袁玥,我应该是看着你们一起走过来的,你不在的这些年,严琮从来没有变过,他爱的一直都是你。”

“袁玥,其实你也还爱着他,对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7.198.214','2022-12-08 08:39:33','','classid=14','0','52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