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暧昧

发布时间:2022-11-25 20:25:47

袁玥算被塞进副驾驶的,她明确表示拒绝,也说了袁凯平会来接她,虽然严琮压根儿像是也没听到像。袁玥坐在副驾驶,扭头望着窗外,想起以前他就是如此,不高兴了,什么都听不进来,蛮横又自作主张,8年了,居然一点都也没变化。而自己呢,几曾变化?这样蛮横无理的举动袁玥坐在副驾驶,转头看着窗外,想到从前他便是如此,生气了,什么都听不进去,霸道又自作主张,6年了,竟然一点都没有改变。。

>>>《缘来琮玥》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暧昧》精选

袁玥算是被塞进副驾驶的,她明确拒绝,也说了袁凯平会来接她,但是严琮压根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袁玥坐在副驾驶,转头看着窗外,想到从前他便是如此,生气了,什么都听不进去,霸道又自作主张,6年了,竟然一点都没有改变。

而自己呢,何曾改变?这样无理的举动,若是换了旁人,按照自己的脾性,怕是要吃人也为未可知。

正出神之际,懔冽的男子气息顿时将她笼罩,袁玥猛然转头,严琮的眉眼近在咫尺,硬朗的剑眉比起她画过的眉毛还黑,睫毛也密密长长的,比起6年前,少了俊美,多了成熟。待她反应过来,条件反射般的往后靠去,半点不敢动弹。半晌,清亮中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帮你系安全带。”严琮一边说,一边越过她,略显修长的手指抓了她的安全带帮她系好。

汽车发动,暖暖的热气扑面而来,袁玥觉着自己的脸像是被篝火烘烤过一般,好久不曾有过的感觉,却是那般熟悉。缓缓放开了紧握着衣角的手,她转头继续望向窗外,脑海中乱乱的,过往的一些零散片段纷至沓来,一点儿也不受控制。

汽车在红灯前停下,严琮略微歪了下身子,长胳膊伸到袁玥身前,将她的左手握在手中,袁玥挣扎着,反而被握的更紧,身子也因为他的动作被带向他,她抬眼看他,却只能看见他好看的侧脸。

“别甩,开车呢!”严琮嘴角弯着,想到自己听墙角得来的消息,声音里不自觉就带着得意。

袁玥生气。“是啊,开车呢。”

严琮看了她一眼,脸上挂着笑容,也不理会她的恼怒,转头去看路况,一副专心开车的样子。

那天,在酒店遇到她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愣在原地,只怕又是自己的幻觉。可是她就那么直直的撞过来,他才意识到,这次真的不是梦。也许是大脑有些发达,她的平衡力一直都不怎么好,能做出来复杂的几何题却记不住走过三四遍的路,看一遍就记住的复杂数列,走路却常常把自己绊倒……

数年后再次见面,她的表现着实让他有些生气,问什么都是一副淡淡的表情,他明知道她身边有了别人,也下了决心要尝试忘掉,可是就是管不住自己,他在心里无数遍的排练约她见面的场景,然后打电话给她,最终听到的却是男人的声音,还问她洗好没有……想到这里,右手不自觉的握的更紧了。

今天他在酒店大堂等人,她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刻,他便看见了她,然后偷偷跟在她后面,听了好久的墙角。知道她是来相亲的那一刻,他既高兴又悲愤,高兴的是她还是单身,悲愤的是她宁愿相亲也不考虑自己。

可是,他不在乎,只要她还是单身。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有了决定,死皮赖脸的耍赖皮他又不是没干过。

袁玥努力压制那些不自觉漫出来的心绪,重新聚集理智,可是左手传来的温度却让袁玥功亏一篑,她忽然就觉着眼睛有些酸涩,有种想哭的冲动。

曾几何时,她那么努力的忘记关于他的一切,忘记他们一起走过的曾经,那些美好的,幼稚的,霸道的,无理取闹的……可是刻意的忘掉反而记的更加深刻,深入骨髓。于是,她将严琮妈妈的那些话回忆了一遍又一遍,每一句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刻在脑海中一样,不够,那就将父亲的死全部归咎与他。她将身边所有关于他的东西一件件清理,可是每扔掉一件,心脏就像被千万匹马踏过一样,所以她才会在那样一个暴雨的天气里,蹲在垃圾桶边,固执的抱着他们的合影放肆的大哭。

那么痛苦才建立起来的城墙,这一刻却轻易倾塌!有懊恼,有委屈,也有不甘心……

车缓缓的驶进了袁玥家的小区,严琮才发现袁玥的异样,急忙停了车。整个身子歪向袁玥,才发现袁玥脸上挂着泪珠,霎那间便慌了神。

“是我弄疼你了吗?”严琮松了右手握住袁玥的力度,却还是轻轻握住,袁玥左手被他握的红红的,严琮看了,又是自责又是心痛,左手也伸了过来,轻轻的揉着,见袁玥眼泪流的更凶,他更慌了,松了安全带,下车,将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倾身到她面前,轻轻的将她揽在怀中,喃喃的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

温热的气息吹在袁玥耳边,像是羽毛轻轻扫过,袁玥用最后的理智推开严琮。

“6年不见,怎么变的这么爱哭?”严琮一边说一边伸手将她脸上的眼泪轻轻擦掉。

袁玥觉着严琮这时候的样子格外讨厌,眉头一皱,刚想反驳,不想却被严琮吻住。略微冰凉的唇印在袁玥的双唇上,轻轻柔柔,有股牛奶的味道窜入她的鼻孔,心跳在这一刹那停止了,脑海也变的空白,只剩下不可置信的眼睛似乎还在想怎么会是这样呢?

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应该反抗的,却没有。

“吱~~~”汽车的喇叭声在夜晚格外的响亮。

袁玥惊慌失措的将严琮推开,视线相对,严琮脸上满是笑意。他将她散乱的头发拨到她耳后才起身将副驾驶的车门关上,对着后面的车表示歉意,然后重新启动了车子,将袁玥送到家门口。

汽车刚停下,袁玥便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却不想被严琮伸手拉住。袁玥一双眼睛瞪的像铜铃,满眼怒气。

“今晚还没闹够吗?”

严琮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然后对她说:“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码,你回去备注好。”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你若是还不接,我就一直打下去,直到你接为止。”

目光对视,一个怒,一个笑。

终是输了,袁玥叹息一声。“好。”

“会了吗?”

“还不会,你再给我讲一遍!”

“都给你讲了三遍了,怎么还不会?你好好看题,不要看我。”

“我好好看题了,可是明明是你的问题啊。”

“怎么是我的问题。”

“因为你比题好看啊!”

“袁玥,你知道玥和琮其实是一对吗?”

“嗯,我爸给我说过。”

“所以啊,袁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不好意思,我不早恋。”

“没关系啊,我等到你喜欢我就好了。”

“我要是一直不喜欢你呢?”

“那我就一直跟着你,一直跟到你喜欢我。”

……

一样的语气,一样的无赖!

“回来了?怎么样啊?”一进门,袁玥就被袁妈妈逮着问相亲的情况。

“妈您还没睡啊?不怕耽误您的美容觉啊?”

“你妈妈担心着你呢!你哥没上来?”袁叔叔眼睛朝着大门看了看,笑着问。

袁玥这才想起来忘记给袁凯平打电话,匆忙应付了二老,跑回房间给袁凯平打电话。手机上有一个袁凯平的未接,还有一串数字,袁玥盯着那串数字看了一会儿,然后保存到通讯录,随后拨通了袁凯平的电话。

“哥,不好意思啊,手机调了震动,我没听到。”袁玥有些心虚。

袁凯平透过车窗玻璃看了一眼二楼袁玥的房间,开口说:“这么晚才结束啊,我去接你。”

“不用不用,我已经回家了。”

“你,自己回家的?”袁凯平问完就有些后悔了,可是他却控制不住想知道袁玥会怎么回答他。

“不是。”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又响起来:“遇到个老同学,他送我回来的。”

袁凯平听完,心情有些复杂:“老同学啊。好,你回家就好,早点休息。”

袁凯平坐在车里,抬头望着二楼袁玥的房间,直到那个房间与夜色融合在一起。

今天,他送完袁玥,根本没走,而是一直等在车里,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渡过那一个多小时的,他想了很多,都没有结果。直到他看见袁玥上了严琮的车,鬼使神差的便一直跟在身后,甚至那一声汽车的汽笛声,也是他摁的。

他十二岁的时候见到了十岁的袁玥,他吃的第一颗巧克力是她给的,他第一双没有破洞的袜子是她送的,他第一次收到的生日礼物是她选的,她教他大方的跟邻居打招呼,她带他去看展览,看电影,将他介绍给她的好朋友……当班里同学骂他是野种的时候,是她将他护在身后,哪怕打架把头撞出血,也不曾退缩……

她是他黑暗生命里的光,将他从自卑中拽出来的光,是寒冷夜晚里唯一温暖的火把。很多年前,他就在想,如何将这束光留在自己身边,于是他拼命努力,付出了别人无法想象的代价,然后一步步向她靠近。可是,有一天,她的世界里多了一个叫严琮的男孩,那个男孩周身散发着阳光的味道,他自信也高傲,帅气又智慧,他如何都不能与之匹敌。

果然,她也是被吸引的,他清楚的感受到她因为他的种种变化,她的快乐,她的苦恼,她的生气……都不再因为任何人,只为他。她并不是个喜怒于型的人,她天真的以为她瞒过了所有人,可是他却知道的清清楚楚。

从刚开始的无助,失落到最后的放弃,他用了很长的时间,他安慰自己,她幸福就好。

然而,袁伯伯出事了,尸体血肉模糊的躺在她的面前,鲜血染红了她的双手和衣裙,那样残酷的一幕……她安静的像个孤魂野鬼一般,不吃不喝,处理父亲的后事,为父亲奔走伸冤,他日夜守候在她的身边,知道了一些事情。

他私心里竟然特别的高兴,因为这些事情,她和他可能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了。

后来,她去了美国。他按照她的嘱托,找严琮处理房子,房子里,严琮烂醉如泥,跪着求他告诉他,她去了那里,他看着曾经那般阳光的严琮变的那么卑微,有同情,可是他亲眼目睹了严琮妈妈对袁玥的侮辱,狠了心,没有告诉他,他不顾严琮的请求,将房间里所有的家具全都搬走了。

最终,他还是心软了,看着严琮的生气一点点抽离,就像是看到曾经的自己,终是不忍,他可怜他,因为他自己也有过那样一段,唯一不同的是,没有人知道。他将自己的手机卡拔出,将手机留给了他,那里面有一段录音,是他偷偷录的。

天边开始露出了鱼肚皮一样的颜色,袁凯平将车子发动,冰冷的车内缓缓有了温度。想了那么多,说到底,他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

他冷笑的摇摇头,当年他可怜他,告诉他,你们是不可能的。可是,他自己就可能吗?

他确定他爱袁玥,可是这么多年,他却不曾勇敢的迈出那一步,因为他胆怯,他害怕,害怕他们最终连亲情都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7.198.214','2022-12-08 08:19:47','','classid=14','0','38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