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相亲

发布时间:2022-11-25 20:25:47

袁妈妈虽然当了一辈子的家庭主妇,虽然对于自己的容貌和身形始终都有严格其要求,每日早晨都要起床做一会儿瑜伽,接着小区遛弯。袁玥这样陪着母亲但是第一次。母亲一路上唠唠叨叨,袁叔叔也不嫌烦,偶尔会还哈哈笑两声。袁叔叔手里拎着个保温效果杯,在妈妈需的时候母亲一路上唠唠叨叨,袁叔叔也不嫌烦,偶尔还哈哈笑两声。袁叔叔手里拎着个保温杯,在妈妈需要的时候,将杯盖打开,自己先尝了一口,然后才递过去,不忘嘱咐妈妈慢慢喝,别烫着……。

>>>《缘来琮玥》章节目录<<<

《第十章相亲》精选

袁妈妈虽然当了一辈子的家庭主妇,但是对于自己的容貌和身形一直都有严格要求,每天早上都会早起做一会儿瑜伽,然后小区遛弯。袁玥这样陪着母亲还是第一次。

母亲一路上唠唠叨叨,袁叔叔也不嫌烦,偶尔还哈哈笑两声。袁叔叔手里拎着个保温杯,在妈妈需要的时候,将杯盖打开,自己先尝了一口,然后才递过去,不忘嘱咐妈妈慢慢喝,别烫着……

袁玥看着妈妈脸上的笑容不自觉也跟着笑,她不记得父亲在的时候,母亲是否也是这般的,但是她一直记得袁叔叔就是这样的,话不多,脸上总挂着温柔的笑。

“年纪轻轻的,你磨蹭什么呢?”袁妈妈回头朝着袁玥喊了一句。

袁玥回过神,快走几步追上说:“我好容易放假想睡个懒觉,还被您给拖起来,关键你们一大早就开始秀恩爱,我有点吃不消。”

“啪”的肩膀上挨了一巴掌,袁妈妈一边开口道:“你这死孩子说什么呢!”

袁玥吱哇乱叫的躲到袁叔叔身后。

“别打坏了!女孩子不经打。”袁叔叔像是母鸡护仔一样隔在袁玥个母亲中间。

“6年不回家,年年都要我去看她,现在回家一趟,都打趣到我们身上了,都是你宠的。”

“我宠的我宠的,我错了好吧?”袁叔叔笑呵呵的回应着。

“你三婶婶给你介绍的对象,趁着你在家,赶紧去见见,回去吃完早饭我就给你三婶婶打电话。”

到家的时候,袁凯平已经将早饭准备好了。

“真是全家都宠着你,你哥住的也不近,怕你习惯了国外的饮食,吃不惯豆浆油条,一早过来给你准备的。”袁妈妈看着饭桌上的三明治接着说:“这三明治的卖相看着确实不错啊,一会儿我要尝一个。”

袁叔叔听完笑了。“看吧,跟着玥玥沾光。”

袁玥知道袁凯平住的地方离家还挺远的,据说是自家公司承建的,位置在新区,户型也不错,所以就留了一套。

“谢谢哥,明天早上可不要给我准备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吃中餐的。”袁玥一边说着,手却伸向三明治。

袁凯平见状笑笑,转头倒了一杯牛奶给她。

一家人,说说笑笑,好温馨的早餐时光,袁玥心底却不自觉的想起如果父亲还在,又会是怎样一种情景呢?

终究是躲不过母亲的安排和三婶婶的热情,袁玥在两个长辈的各种严格要求下,化妆选衣服,好一顿折腾。

地点是对方安排的,袁玥对那个地方并不熟悉,袁凯平主动说要送她,临走说结束过来接她。

她到的时候,对方已经等在酒店门口了,客气的寒暄之后,对方引着袁玥进了中餐厅。靠窗的位置,隔着玻璃就能看见大海,可惜是夜晚,除了海岸边一排弱弱的灯光,外面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倒是自己的模样映照在玻璃上,还挺清晰。

“袁小姐,你有什么忌口没?”刘伟鸣的眼光停留在袁玥的脸上,不得不承认,袁玥本人比照片竟然更好看。长发披肩,眉眼温柔,微微一笑,眼睛里盛的全是亮闪闪的光芒,竟然让人移不开眼。照片上的袁玥也很美,只是一身高级感十足的套装加上精致的妆容,让她整个人都多了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本来二姨介绍的时候,他还觉着肯定是没谱的事,没想到对方竟然同意见面。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看着手机上她的照片高兴了好一会儿,连走路都是雀跃的,三十岁的年纪了竟然有二十几岁小伙子初恋时的心态。

“叫我袁玥就好,我没什么忌口的。”袁玥笑着回答。

“那好,我就做主了。”刘伟鸣声音轻快。

相亲对于袁玥来说太陌生了,大致的情况,介绍人早就说过了,还是相互介绍了一下,接下来袁玥就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刘伟鸣比较健谈,她只需要不时的回应一下就好。原本听三婶婶介绍说是公务员,她还觉着对方会是那种不拘言笑的性格,没想到他说起自己的工作趣事还挺有意思,袁玥也就渐渐放开。

酒店的菜色很好,刘伟鸣点的多是一些岛城的特色,海鲜较多,袁玥吃的满足,听刘伟鸣从工作趣事讲到时政要闻,也就跟着聊几句,最后还一起讨论了国际经济大环境,刘伟鸣讲到有趣的地方,袁玥也会被逗笑。

饭到尾声,袁玥油然而生一种异样,不自觉环视了一下整个大厅,却也没发现什么,心想,准是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她起身礼貌的说要去洗手间,然后在转角招了服务员结了账单。签完字抬头的一瞬间,面前有人一晃,一瞬间的正面,她并没有看清,但是神思却是恍惚了,等定神之后,就剩下不远处的一个背景了,还接着消失在拐角处,那是卫生间的方向。她感觉自己的腿脚是不自觉的跟上的,拐过转角,洗手间门口并没有人,女士卫生间在男生卫生间的对面,门口稍有错位,她须得经过男士卫生间的门口才能去到女士卫生间,很没脑的,她在男士卫生间的门口停住了脚步,不一会儿,里面出来一位男士,她并不认识。而那人见她杵在男士卫生间门口,看过来的眼神竟是异样的。袁玥觉着自己真的有病,忙低了头向女厕走去。

镜子里的女人略施淡粉,依然美的明艳,因了刚才的囧事,脸上爬上一抹淡红,衬着皮肤更白,这样一副颜色,恐怕没有几个男人是不动心的,只是,袁玥从来不觉着。袁玥伸手接了冷水,轻轻拍在脸上,心里一片杂乱。她在卫生间磨蹭了一会,等自己的心绪平复后才出了卫生间,她一边往位置走去,一边环视了整个大厅,的确是没有。

“我刚才结账,服务员说你已经结了。”不等袁玥回到座位,刘伟鸣便开口说。

袁玥坐下,笑着说:“嗯,今天我吃的很开心,应该谢谢你。”

刘伟鸣坦言到:“我还以为,今天是我们最后一顿饭。不过,让女孩子埋单,我心有惭愧。”

“不必,下次你请就是了。”袁玥继续笑着。

“好,一定。”

刘伟鸣想伸手拿过袁玥手中的包,好方便袁玥穿外套,不想却被袁玥巧妙的躲过了。

等电梯的时候,身后走来一群人,刘伟鸣看了一眼,神情蓦然恭敬,笑着打招呼:“严副市长也在这边吃饭。”

“嗯,跟朋友一起。”有些低沉浑厚的嗓音从袁玥身后传来,袁玥只觉着身体像是被什么电了一下,眼睛盯着电梯上的数字,脑中却是空空的。

“叮”一声,电梯到了,袁玥本能的想往电梯上走,不想却被刘伟鸣抓住胳膊拉到身旁。

“严副市长请。”刘伟鸣笑着说。

袁玥看着四五个人陆续进了电梯,然后身后的人动了动,说:“谢谢啦。”

四目相对,袁玥看着电梯里的严琮,忽然就想起了一句话:归来仍是少年模样。

严琮一手摁着电梯,瞟了一眼刘伟鸣,最后目光落在袁玥身上,说:“一起吧。”

“不用了,我们乘坐下一部。”刘伟鸣赶紧接话。

袁玥不着痕迹的退了两步,同刘伟鸣隔开了些距离。

“不好意思啊,那个是咱们市新升任的副市长,虽然年龄跟我们差不多,但是根正苗红,有担当有能力。实话说,同他一个空间,我还挺有压力的。”

袁玥笑笑:“没关系。”

下楼的时候,刘伟鸣一直在讲严琮,讲严琮在公检法系统的时候,雷利风行,扫黑除恶,一直都冲在前线……袁玥静静听着,想起大学的时候,他们共同接触过一个舞蹈学院的学姐被黑社会迫害的案列……那些年少时的誓言,他终究是都做到了。

走到酒店大堂,袁玥远远的就看到酒店门口站着的严琮,黑色的风衣里面是纯白色的衬衣,领口松散着,整个人高瘦挺拔,俊逸潇洒。袁玥语文一项不好,这是她脑海中能搜索出形容严琮最好的词汇了。

“严副市长?”刘伟鸣没想到在门口还能看到他。“您等人?”

严琮上前两步,走到袁玥面前,扯了个笑容对刘伟鸣解释说:“我等她。”

袁玥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她看着刘伟鸣一脸震惊,不得不挽了个客气的笑容解释到:“严副市长是我的老同学。”

“嗯,彼此很熟悉的那种。”严琮加了一句。

刘伟鸣不着痕迹的在两个人身上打量了一番,开口说:“啊,这样啊,刚才我还跟袁玥聊您呢,原来是多此一举了。”

“聊我什么?”严琮似乎很有兴趣。

见袁玥没说话,刘伟鸣立刻回答:“聊您的丰功伟绩呢。”

看似严琮是在跟刘伟鸣说话,但是自始至终,严琮的目光毫无顾忌的盯着袁玥,刘伟鸣突然有种自己多余的错觉,之所以说是错觉,是因为袁玥似乎并不想跟严琮有交流。

“我送你回去。”

袁玥刚想拒绝,严琮却很自然的从她肩膀上拿过她的背包,拎在手中,动作一气呵成,似乎这样的动作他做过很多次。

“刘科长不介意吧?”

“啊,不介意不介意。”刘伟鸣从震惊中回过神,忙摆摆手。

根本不等他的回答,严琮另外一只手便牵了袁玥向酒店门口走去。袁玥挣不开,回头朝他微笑,微微鞠躬,说了一句:“对不起。”

岛城的春天,夜风很凉,刘伟鸣看着远去的汽车尾灯,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叹息着想:那样明媚的笑容,应该是再也见不到了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07.185','2022-12-09 01:14:17','','classid=14','0','35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