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一章 金蝉脱壳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9

哈拉哒酒过三旬,轻轻嗅出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女儿香。很耐人而来,抬头一看前院之中一个绝色佳人,衣衫不整的坐在撵轿之上。美人现阶段,哈拉哒走入,嘉嫔依旧浑浑噩噩的扯着衣服,大声嚷嚷着“好热,香果,我热……”香肩外漏,衣衫不整,一连里面的赤色蝶戏花肚兜上的,蝴寻味而来,只见前院之中一个绝色佳人,衣衫不整的坐在撵轿之上。。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金蝉脱壳》精选

哈拉哒酒过三旬,微微嗅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女儿香。

寻味而来,只见前院之中一个绝色佳人,衣衫不整的坐在撵轿之上。

美人当前,哈拉哒走进,嘉嫔依旧浑浑噩噩的扯着衣服,叫嚷着

“好热,香果,我热……”

香肩外漏,衣衫不整,连着里面的赤色蝶戏花肚兜上的,蝴蝶都展翅欲飞于眼底。

哈拉哒本就不是宫禁中人,更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见此情景。

上前抱起撵轿内的佳人,道:

虽然有一转念的疑惑,这女子看着有些面熟,但很快理智就被嘉嫔肆意拉扯的手抚平。

哈拉哒世子怀抱美人,行至内室……

景仁宫内

雍正难得留宿,皇后却不得不为保全后位,而牺牲与雍正难得亲近的机会。

菱苳按着事先安排好的剧情,刻意在窗外与人说道

“什么?你可听清楚了?宁妃娘娘在西贵堂受了好大的委屈?!”

“是呢!那传话来的小宫女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呢!”

菱苳故意装作急得直跺脚,说道:“可是,皇上、皇后娘娘已经就寝了,这可如何是好?!”

雍正本就内睡熟,被这么一顿吵闹,何况还涉及宁妃、西贵堂、雍正算是彻底的醒了!

坐直了身子,问道:“谁在窗外,进来回话!”

皇后跟着坐直了身子,给雍正披上了外衣,说道:“夜里风大,皇上仔细受凉!”

菱苳急忙进入内殿,跪在地上回道:“刚才一个小宫女说是宁妃娘娘在西贵堂内受了好大的委屈!”

雍正赶忙问道:“可说了是什么委屈?那个小宫女呢?”

一边说一边起身下榻,穿着衣服。

菱苳一脸茫然道:“奴婢也不知,还未问清楚,那个小宫女就跑了!”

雍正穿了个大概,就出了内殿,喊道:“周明海!”

周明海闻声应道:“奴才在!”

“备轿,去西贵堂!快!!!”

“喳!”

雍正走的冲忙,皇后虽然是早知事情的发展,却依旧难抑伤心道

“菱苳,当年本宫的大阿哥早夭,皇上可曾这般惊慌失措啊?!”

菱苳不知该如何安慰皇后,只得转移话题道:“娘娘还是赶紧跟着去西贵堂吧!别出了什么差错!”

皇后捂着胸口说道:“意料之中的事儿,何来意外?!”

嘴上这样说着,却也起身穿上衣袍,做了轿撵去了西贵堂……

正如皇后所说,万事万物皆按着先前预定的方向发展,唯独主角换了人!

宫中因景仁宫内皇上、皇后皆夜半三更驱撵赶往西贵堂,而是整个宫苑灯火通明。

年贵妃处的琼脂打听了消息,赶忙来回年贵妃道

“说是宁妃娘娘在西贵堂受了好大的委屈,现下皇上、皇后都赶往西贵堂呢!”

年秋月听后心下震惊道:‘西贵堂是哈拉哒世子在宫中的居所,宁妃好端端的怎么会去那?难不成是被人设计了?不行!我的去看看’

想罢,就急忙起身道:“琼脂,快给本宫梳洗,备撵!本宫要去西贵堂!!!”

“好!好!好!奴婢这就去!娘娘您慢着点!!!”

“别唠叨了!快去啊!”年秋月下榻险些摔倒,可此刻她心心念念的都是宁妃。

若是宁妃真出了什么事儿,那自己离世之后,这宫中便是皇后一人独大啦!

那莫说是年氏一族了,就是宫里自己亲生的阿哥和公主,也是岌岌可危啊!

‘不行!本宫一定要保住宁妃!也是保着本宫自己,和这后宫之中汉军旗的存活之地!’

一路急急忙忙的上了轿撵,直奔西贵堂而去。

这边的南宁王郡主,南香悦看着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沐晴,当真是佩服至极。

刚听了自己身边侍女说,这后宫之中为了宁妃,都炸开了锅了。

可是主角却躺在明辉堂,南香悦的床榻之上呼呼大睡!

南香悦对着熟睡的沐晴说道:“哎~榻上的!本郡主可算是救了你一命啊!”

沐晴闻声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南香悦对着榻上的沐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

最后略有无奈的走到沐晴身边,无语的推了推榻上的人,道

“赶紧起来吧!我们也去西贵堂那边凑个热闹!”

半响,沐晴依旧不动,南香悦对着她的耳朵喊道:“宁妃!!!起来了!!!”

吓得沐晴一下子跳起来,与耳边的南香悦撞了个正着,疼的两方都龇牙咧嘴的!

“你干啥啊?!”沐晴一脸不满的问道。

南香悦也火气十足的怼道:“你睡我的地盘,还跟我嚷!知不知道,你的小命都是本郡主救得啊?!”

沐晴后知后觉的问道:“我怎么在你这里啊?!”

“不然呢?喊你起来就是一起去看看西贵堂那边,你本来该有的下场!”

两人都被彻底闹醒了,也乘着撵轿去往西贵堂。

凝晖堂内十三爷的亲自阿鲁回道:“王爷,宁妃娘娘已经就寝于南宁王郡主的明辉堂内了!”

十三爷才微微释怀,回到殿内,对着屏风后的明月说道:“你放心睡吧!宁妃已经安全了!”

半响,屏风后传来了明月的一句

“多谢王爷!”

而后就是淡淡地鼾声传来……

本来空旷的西贵堂,此刻殿内一室旖旎,各宫苑的娘娘们也都在赶去西贵堂的路上。

因为雍正最先出发,因此也最先到达西贵堂。

而其他人根据各宫苑距离的问题,沐晴与南香悦和大家几乎都同时到达西贵堂门口。

看到沐晴时,皇后与年贵妃皆是一愣。

年贵妃望着沐晴无事,当季觉得自己的心悸好了大半,只要不是宁妃出事,那里面是谁也无所谓了。

而皇后险些站不稳,当场觉得自己的头风都要发作了,里面的人若不是沐晴,那会是谁呢?!

不待众人多想,就被一声响彻宫禁的女人尖叫声所震惊!

“啊~”

紧接着就是周明海急促的声音道

“皇上,皇上!您怎么了?!来人呐!传太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07.185','2022-12-08 23:50:57','','classid=14','0','5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