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将计就计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9

嘉嫔见桌子上的酒杯空空如也,满怀我以为自己的奸计阴谋得逞。笑的愈发高兴,再次又倒了一杯酒,地说“妹妹这梨花酿,但是还来姐姐与皇上酿的玫瑰花露香醇,却特有一股甘醇之气,姐姐多饮些不妨事!”沐晴而已虚情假意喝下嘉嫔倒得每一杯酒,实际上酒水都实实在在的流进了自笑的越发开心,继续又倒了一杯酒,说道。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将计就计》精选

嘉嫔见桌子上的酒杯空空如也,满心以为自己的奸计得逞。

笑的越发开心,继续又倒了一杯酒,说道

“妹妹这梨花酿,虽然不及姐姐与皇上酿的玫瑰花露醇香,却独有一股甘甜之气,姐姐多饮些无妨!”

沐晴只是假意喝下嘉嫔倒得每一杯酒,其实酒水都实实在在的流进了自己的衣袖内。

好在古代的衣袍宽松,倒也看不出什么,而嘉嫔则是兴高采烈的喝下每一杯酒。

酒饮罢,嘉嫔起身告辞道:“今日与姐姐饮酒甚是开怀,日后所有机会,在同姐姐继续!夜已深,妹妹就先行告退了!”

沐晴只装醉靠在支着脑袋的手臂上,嘉嫔也略微有些步履不稳,香果赶忙入殿内搀扶。

行至长廊甬道上,香果不解的问道:“娘娘您自己怎么也喝的这样多啊?!”

嘉嫔笑道:“皇后娘娘吩咐的事儿,我必须的办个明白啊?!若不把自己喝醉,醒来别人如何能信本宫清白啊?!”

香果不明所以的问道:“现下应当如何啊?”

嘉嫔醉意渐深:“现下?自然是去哈拉哒世子处,去……”

话音未落,嘉嫔已经神志不清,歪歪扭扭的靠在轿撵上。

香果不甚明了的问道:“娘娘是要去哪里?”

嘉嫔只迷糊的重复着:“哈拉哒世子处……”

香果几次推搡,嘉嫔仍旧重复着这一句‘哈拉哒世子处’,香果虽然不解,却也怕当误了主子们的正事。

只得让人把嘉嫔抬往哈拉哒世子所住的西贵堂方向。

嘉嫔不知,自己此刻正被抬往通向这‘人间炼狱’之路。

不知后来嘉嫔在异域他乡,每每酒醉之后,是否都想回到此刻。

回到这个她曾经以为会呆一辈子的地方!

若真能如此,怕她即使是违抗皇后之命,也定然不会在去陷害沐晴了吧!

钟粹宫内,香兰一边给沐晴更衣一边问道

“娘娘若不想喝那酒,大可以不喝便是了!何苦这般为难自己啊?!”

沐晴穿上香兰递上的外袍,回道:“我若不喝,嘉嫔怎么可能罢休?!何况,我不喝,怎么知道她们下一步阴谋呢?!”

“下一步阴谋?”

香兰满脸不解的问道,时下已经宫门下钥了,而且夜已深,嘉嫔也走了,何来的下一步阴谋啊?!

不待香兰想完,就听见门外福金鑫来报

“娘娘,嘉嫔娘娘身边的周日春公公来请您去看看嘉嫔娘娘,说是嘉嫔娘娘醉的不轻,不便惊扰太医,请您给出个方子!”

香兰闻言一愣,沐晴则是笑了笑,道:“你扶我出去,只当我也喝醉了!”

香兰对自家娘娘佩服之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扶着沐晴走了出去。

见了那周日春一脸谄媚的样子,说道:“嘉嫔妹妹在哪?!快扶本宫去看看!”

沐晴完全靠在香兰身上,仿佛真的醉的走不动路一般,福金鑫见状赶忙喊来了轿撵。

轿撵跟着周日春一路走向哈拉哒世子所住的西贵堂方向。

福金鑫略有机警的问道:“周公公,这不太像去碎月阁的路啊?!”

周日春赶忙回道:“福公公好眼力,我们家娘娘啊,在回去的路上就只撑不住了,只得在明辉堂歇歇脚了!”

(明辉堂与西贵堂不远,方向一直,可前通向碎月阁,后退可到钟粹宫。)

香兰扶在轿撵侧,沐晴偷偷的吩咐道:“去凝晖堂请十三爷来帮忙……”

(凝晖堂,十三爷和硕怡亲王在宫中的常住的宫殿,离皇帝的后宫妃嫔住所远,与西贵堂较近!)

话音未落,就见周日春回头望向自己,沐晴只得再次装醉。

香兰听的云里雾里的,也不便在问沐晴,只得寻了个借口离开。

“福公公,你同周公公一道先去!这夜里凉,我回宫去取件斗篷给娘娘带来!”

周日春虽然不远香兰离去,又听福金鑫搭言道

“得了,您快去吧!若是冻着了娘娘,咱们就是十个脑袋也开罪不起啊?!”

周日春只得做罢,催促着抬轿撵的奴才们,道

“快点儿走,仔细着宁妃娘娘的身子,放心些自己的脑袋!”

香兰冲忙的回了钟粹宫,取了斗篷,忙叫来了小宫头明月和得过沐晴恩惠的角门儿太监小路子。

“你们俩赶紧超近道儿去十三爷在宫中的住处凝晖堂,告诉王爷,娘娘请他来相助!”

小路子和明月一脸懵逼的问道:“相助什么啊?!”

香兰道:“我也不知,娘娘未说完,但想来王爷会懂吧?!这会儿,娘娘正被抬往明辉堂方向呢!你们俩快去,莫让让人注意到!”

小路子带着明月点了头就跑出了角门儿,两个人孩子模样,在这夜色正浓的甬道上

不仔细看,还真不引人瞩目,一路飞奔到了凝晖堂,想着香兰说的不惊动别人

小路子拉着明月从凝晖堂后的梧桐树上爬了进入。

小路子手拉着凝晖堂未关严的窗扇,退夹在梧桐树干上,催促道

“明月,你快点,我要坚持不住了?!”

明月望着离地两米多高的窗口,有些害怕,但心内又担心沐晴。

只得含着眼泪硬生生爬了过去。

十三爷此刻正在思考眼前的棋局如何破解,刚有眉目,就被从窗外滚入的明月吓了一跳。

“你是何人?!”

十三爷起身问道

门外的侍卫应声拔刀预备进入,问道:“王爷!可有何异样?!”

看着明月抬手做着禁声的动作,一副娇小的模样,想来也没什么危险。

十三爷笑道:“无事!本王正看戏本呢!”

门外的侍卫闻言,放回手里已出鞘的刀,又回身站好。

十三爷对着一身狼狈,趴在窗下的明月,小声问道:“你是何人?!”

明月顾不得自己被摔伤的地方,赶忙回道:“宁妃娘娘有难,特请王爷相助!”

原来是宁妃身边的人,十三爷略微松了口气,问道:“宁妃娘娘可说了如何帮?!”

明月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忽而眼前一亮道:“娘娘被抬往明辉堂方向,只说请王爷帮忙!”

十三爷思索道:‘明辉堂方向?那不就是南宁王郡主在宫中的住所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7.198.214','2022-12-08 06:58:40','','classid=14','0','34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