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八章 凤鸣初清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9

哈拉哒晋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却不想唇齿回香,不由眼底闪闪发亮,心中暗道‘真乃人间极品,这宁妃那真不凡!朝政,刺绣,钻石,酿酒…样样行啊!’心中的想法从眼底缓缓地漫出,迅速蔓延至望向宁妃的眼神。雍正望着哈拉哒晋王如此具有独特侵略战争性的眼神,非常非常不满,却也雍正看着哈拉哒世子如此具有侵略性的眼神,十分不满,却也压着怒火问道。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凤鸣初清》精选

哈拉哒世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却不想唇齿回香,不由得眼底发亮,心中暗道

‘真乃人间极品,这宁妃当真不凡!朝政,刺绣,钻石,酿酒…样样行啊!’

心中的想法从眼底缓缓溢出,蔓延至望向宁妃的眼神。

雍正看着哈拉哒世子如此具有侵略性的眼神,十分不满,却也压着怒火问道

“世子觉得此酒如何?!”

哈拉哒世子似是而非的望着宁妃回道:“甚美!若是仅仅存于大清后宫,那真是可惜了!”

雍正脸色一变,心下暗道:‘这狂徒竟然如此嚣张,朕定然要灭了你全族!!!’

皇后闻言先是一愣,而后笑容在心底蔓延:‘如此红颜祸水,不如本宫就随了哈拉哒世子之愿,做个顺水人情吧?!’

皇后一计上心,撇了一眼正乌眼鸡一样瞪着宁妃的嘉嫔,想道

‘若此次计策不成功,那就连这蠢货一并处置了!’

年贵妃也十分惊愕于哈拉哒世子的这般模样,望了望自己的哥哥年羹尧。

心下暗想:‘这该是我年氏一族风光的好机会,也能买个顺水人情给宁妃!’

沐晴望着雍正越来越阴郁的脸色,略微笑了笑回道

“世子说笑了!莫说这玫瑰花露,就是这后宫的花鸟鱼虫,也尽归大清所有,必将忠于皇上,也只能忠于皇上!”

沐晴话尽至此,雍正甚是欣慰的望着她,眼底是从未被别人拥有过的柔情。

“哎~娘娘别把话说死了!有些事情,你们汉人不就有一首诗说的好‘金钗坠地鬓堆云,自别朝阳帝岂闻。’然后……哎呀,你瞅瞅本世子的记性,三四句是什么来着?!”

说完,便哈哈大笑的自顾自的饮酒了。

沐晴听后一愣,哈拉哒所说的诗文出自唐代.李山甫的《代崇徽公主意》金钗坠地鬓堆云,自别朝阳帝岂闻。遣妾一身安社稷,不知何处用将军。

说的就是被指和亲的女子,异域他乡生活的苦楚,金銮殿上的君主并不关心。

尤其是这三四句‘遣妾一身安社稷,不知何处用将军。’用一个女子就能平息的战争,根本不值得用千军万马。

哈拉哒世子这是攻心!大清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他在赌沐晴对自己未来或多或少的担忧!

而沐晴也不免有些心虚,自己于雍正也不过相交数月而已,而且历史上和亲之事也不在少数!

好在十三爷,和硕怡亲王通晓诗文,又可带兵出征,听闻哈拉哒世子如此狂言

铿锵有力的回道:“世子可真是醉意萌发啦!我大清子弟上马可战,下马可文,怎会牺牲女子保家国平安?!”

沐晴及时醒悟,这未来和不和亲的事儿还远,若是自己得罪了雍正,那下场肯定很惨!

沐晴笑道:“世子博学,既然通晓我们汉族的诗词,必然也明白什么叫‘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吧?!”

哈拉哒世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沐晴是在嘲笑自己!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哈拉哒部族即想借用大清的势力,稳定自己的统治权。

又想在政权稳定后,肆意挑衅大清的地位。

被沐晴的讽刺怼的哑口无言,哈拉哒只得把自己的愤懑藏在心底。

手上饮酒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些。

宴会歌舞再起,掩饰着各怀鬼胎的心思。

丝竹管弦,觥筹交错。

沐晴笑的脸都僵硬了,可这次却无法借故离开,因为宴会上所有人都在默默地关注着自己。

有来自异域哈拉哒世子那愤懑中夹着侵略的眼光。

还有皇后一党时不时投来的嫉妒恨的眼神。

朝臣们也是各有所思的瞅着沐晴。

只有十三爷和硕怡亲王的举杯隔空对饮,让沐晴真切的感受到温暖。

还有雍正眼底一直涌向自己的柔情。

宴会散场后,雍正不得不留宿于景仁宫,已示大清帝后和睦,万古长青。

沐晴在香兰的服侍下也卸了钗环,一身睡衣整准备就寝。

“姐姐,你可是睡下了?!”门外传来嘉嫔的声音。

沐晴本不愿机会,挥挥手示意香兰,可嘉嫔却抢先一步走了进来。

“本想着姐姐睡了,就不便前来打扰的,可是不来,妹妹的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嘉嫔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自带的酒水点心。沐晴看推辞不掉,也让香兰拿了外衣来披上。

“以前都是妹妹糊涂,不想姐姐不计前嫌,今日大殿之上肯出手救下妹妹性命,所以特来感恩姐姐,也特来请罪!”

说罢,嘉嫔就要跪于地下,这半遮半掩的状态,一看就是等着别人扶。

可沐晴偏偏正襟危坐,一副等着对方向自己行跪拜之礼的样子。

嘉嫔也只得捏着泛白的手,硬生生的跪在沐晴脚下。

“姐姐大恩,无以为报,今日特来谢恩,请罪,望姐姐见谅!”

从始至终都是嘉嫔自唱自演,沐晴只坐在一旁看着嘉嫔,如何把这场戏尴尬的演完。

果不其然,嘉嫔见沐晴一直不搭言,就悻悻然自己起身坐下了。

沐晴对于嘉嫔这厚脸皮的功夫也是佩服至极,心底暗自笑道

‘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嘉嫔给沐晴和自己,各自倒了杯酒,说道:“过去都是妹妹的不是,还请姐姐饮尽此酒,就当是原谅了妹妹素日里的鲁莽了!”

说完,见沐晴一直没有端酒杯的意思,嘉嫔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说道

“姐姐,莫不是担心这酒水不净?!”

接着将自己的杯中酒,一饮而尽,说道:“现下,姐姐可以放心饮下了吧?!”

沐晴手缓缓的伸向面前的酒杯,只见嘉嫔眼神中满满的催促之意。

“嘉嫔妹妹,你看那窗上所刻之物,是不是鸭子啊?!”

沐晴刻意转移话题,嘉嫔果然转头去看,随即站起身子走到窗下。

看了一眼就转身拂面笑道:“姐姐这窗上刻的明明是鸳鸯,哪里是什么鸭子啊?!”

沐晴也已经调换了两人面前的酒杯,并且把原本自己面前的酒水破在桌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7.198.214','2022-12-08 06:57:14','','classid=14','0','34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