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七章 助龙腾飞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9

异域女子共七人,身着七色纱衣,领头的女子一身梦幻紫,手拖着宝石。一双动人心弦心魄的大眼睛,在弯弯的睫毛的掩藏下,肆无忌惮的对雍正帝拋着媚眼。沐晴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滑稽可笑的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幸好雍正帝一副不动岳般的冷面表情。沐晴稍稍放心,偷偷的的舒了口气一双动人心魄的大眼睛,在弯弯的睫毛的掩饰下,肆无忌惮的对雍正拋着媚眼。。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助龙腾飞》精选

异域女子共七人,身穿七色纱衣,为首的女子一身梦幻紫,手拖着宝石。

一双动人心魄的大眼睛,在弯弯的睫毛的掩饰下,肆无忌惮的对雍正拋着媚眼。

沐晴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滑稽的不知该做何反应,好在雍正一副不动如山的冷面表情。

沐晴略略安心,偷偷的舒了一口气,雍正看着沐晴的小东西,心底暗笑道

‘原来朕的宁儿,也是有小女子的一面嘛!这样子,是担心朕对这些个异域女子有什么想法吧?!’

想至此处,微不可查的弯了弯嘴角,得益于沐晴为自己而紧张的神情。

异域女子扫视了一圈坐上之人,唯有雍正一身帝王之气,而群臣中唯有年羹尧略有虎将之姿。

也是唯一敢于直面对视这女子的人,女子也大胆的付之一笑,这一切都被雍正尽收眼底。

哈拉哒世子也略有所思的望着女子和年羹尧的眼神互动,心下暗生一计。

年羹尧只顾眼下的美人如斯,却不知,日后年氏一族的没落,这位异域女子,哈斯卡也没少帮忙!

世子哈拉哒本想将本邦第一美人,哈斯卡做特别进献进贡于雍正,可是半路杀出来的宁妃。

将哈斯卡显得只有美色而已!好在年羹尧似乎对其别有用心,哈拉哒突然觉得…

这美人,好像不仅仅可以用做美人计,还可以用来离间君臣之计,因此,特意说道

“这是我邦第一美人,哈斯卡,可通晓兽语,舞姿也是一绝!出发之前,我族巫师特地占卜算卦,算出此女子可助龙腾飞!因此,特地带来进献于大清的有识之士!”

此番说词一出,若雍正收了这女子,众臣定然疑惑雍正是否是怕助龙腾飞之人,落入他手。

若是不收,不仅仅扶了哈拉哒邦族的面子,也让此女子的去向备受关注。

这种先声夺人的策论,像极了现代社会里的营销炒作,而破了此法唯有两种办法。

置之不理或者将计就计,而前者显然行不通。

沐晴顺势说道:“我大清皇上,便是真龙天子的化身,而朝臣皆有助龙腾飞之意!哈斯卡既然是外邦第一美人,自然不可怠慢。皇上与本宫定然给她寻一门好亲事!”

沐晴此言,不仅解了哈拉哒的营销手段,也顺带着把哈斯卡的未来尽归雍正掌管。

雍正对沐晴这及时的反应,非常满意,不由笑道:“正如宁妃所言!哈斯卡远来是客,就由宁妃替朕好生招待着!”

哈拉哒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宁妃这是将计就计,顺水推舟的把哈斯卡这枚棋子的所有权抢走了。

虽然愤恨,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在心底最深处狠狠地想道:‘如此聪慧的女子,若不能为我所用,那就只能……’

沐晴与雍正同时感受到了哈拉哒投掷于沐晴身上那充满敌意的眼光。

雍正略带警告的语气说道:“宁妃向来最得朕心!对于外邦第一美人且不可怠慢,若有任何问题,朕定然不会饶恕!”

表面上是说不可怠慢外邦美人,实则是告诫哈拉哒,宁妃是雍正的心头爱。

若有任何闪失,定然不会饶恕。

果然,聪明人的对话,点到为止。哈拉哒及时收回了犀利的眼神,沐晴心下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在这异域之地,雍正算得上是她的依靠了,沐晴心下偷偷说道:‘原来,有后台的感觉,这么爽!’

年羹尧听着这话语间的你来我往,也深深为折服于沐晴的政治头脑,和敏锐的洞察力。

隆科多则盘算着如何给太后送个信儿,这宁妃看似无常,却非等闲之辈,若不能收归己用,怕只能尽快除之啦!

可以太后娘娘选择的是后者,若能与沐晴同心,也就不会生出后来的许多波澜。

后来的后来,太后缠绵病榻之时,苦等皇上的愧恨之泪中,怕也有后悔不该与沐晴为敌。

不仅没能保住乌喇那拉氏家族的荣耀,也失了儿子的孝心。

更让自己念了半辈子的情人,被自己亲手做的饭菜毒死。

若一开始就不为难沐晴,即使是保不住乌喇那拉氏的后位,也可保住自己的晚节与心里人的晚年。

可人生不能回头,一步错,步步错,正如眼下的年羹尧醉心于异域女子的眼神一般。

“本宫久居深宫,也有耳闻,听闻哈拉哒族向来热情好客,不知哈拉哒世子,是否是刻意把准备进献大清的粉钻佩戴于胸前,已表对大清的诚心呢?!”

沐晴的话,无非是让哈拉哒世子把自己的粉钻进献大清,也算是解了他之前带给大清的羞辱。

世子满心以为大清无人了解这钻石的好坏,却不想丢了夫人又折兵。

眼下只得忍痛割爱,取下了代表着至高无上地位的粉钻,献于雍正。

周明海见世子带着愤懑的扯下了衣领上粉钻,恋恋不舍的放在面前,赶忙走上前去。

“世子放心,奴才定然替皇上好生受着这哈拉哒族的敬意!”

说罢,就拿着钻石退了下去。

雍正看着哈拉哒世子憋屈的表情,心底不免笑道:‘想来这物件是宝贝无疑了,这般肉痛。这宁儿,回头朕一定要……’

沐晴则完全没有注意到雍正那充满‘坏心思’的眼神,完全沉淀于自己夺了这外邦世子心头爱的喜悦之中。

从始至终只如一个旁观者的皇后,淡淡地坐在雍正旁边的后位之上。

看着如此伶俐的沐晴,只觉得自己坐下的位置,仿佛坐在云端,随时都可能掉落的感觉。

年贵妃在席见一直默默地关注着沐晴的一举一动,心下十分羡慕道

‘若是不为家族着想,我只是想自己,年秋月,不知是否也能得皇上如此宠爱,与宁妃相较,当真显得身无所长!’

整个宴会之中,外邦使臣由最开始的气焰高涨,到回来的士气低迷。

全是拜沐晴所赐,在雍正的眼神示意下,周明海端着一壶玫瑰花露走到哈拉哒世子面前,说道

“这是宁妃娘娘与皇上亲酿的玫瑰花露,尚好的玫瑰花蕊制成,世子尝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210.77.106','2022-12-09 13:23:36','','classid=14','0','5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