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 外邦来潮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8

“你们可都仔细地着点儿!这一次外邦人月经来潮,但是咱们大清国的脸面,皇后娘娘亲手亲自督办的,谁要不然出了岔子,小心着自己的脑袋!”梁国欲翘着兰花指,在外邦人月经来潮的宫室宴厅内盼咐着。小太监们都各自抓紧着手里的活,敢有丝毫待慢。而景仁宫中,皇后一如既往的端着温柔贤惠小太监们都各自加紧着手里的活,不敢有丝毫怠慢。。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外邦来潮》精选

“你们可都仔细着点儿!这次外邦来潮,可是咱们大清的脸面,皇后娘娘亲自督办的,谁要是出了岔子,当心着自己的脑袋!”

梁国欲翘着兰花指,在外邦来潮的宫室宴厅内吩咐着。

小太监们都各自加紧着手里的活,不敢有丝毫怠慢。

而景仁宫中,皇后一如既往的端着贤惠的妆容。镜子中影射着皇后的光彩夺目。

菱苳即使补充道:“娘娘,您是皇后,戴着个凤穿牡丹的步摇最为合适!”

后宫之主的地位尽显与发饰之上,皇后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

翊坤宫内,年贵妃实施罕见的戴着雀翎芍药的步摇。

“娘娘怎么想起戴这支步摇了啊?!”

琼脂一边说一边给自家娘娘整理发饰。

“外邦来潮,我年氏一族在宫中的地位,还是要彰显的,这雀翎芍药,满宫里仅一支,足以!”

钟粹宫中的沐晴向来随心所欲,今日也略微正经了些,一身华服陪着雍正新赏的珐琅羊脂玉套装。

“娘娘戴着这套首饰,那肯定是艳压群芳!”香兰对自己的话深信不疑,沐晴本就生的标志。

只是一直不曾醉心于打扮,如今这一装扮,仿佛惊为天人。

沐晴倒也无心与她人相争,只是今日的宴会,定会来许多外国人,怎么也不能丢了咋们大中华的脸不是?!

被年贵妃明放而暗降了位分的嘉嫔,也把自己捯饬的跟朵花似的,企图能借此单身。

却不知,这场宴会彻底让她万劫不复。

梅嫔因为上次旎舒公主的事儿,如今与皇后也不甚亲近了,却不未曾翻脸,毕竟也没有翻脸的资本。

一直想找个机会投靠于沐晴,这样至少能报的自己与所出的公主平安。

宴席来场,万邦来潮。

先是居于大清东北方向的附属国使臣上前行礼:“大清皇帝陛下安好!我邦特地带了尚好的丝绸陷于大清陛下!”

使臣将华美的丝绸展开,图案像极了波斯盛产的手工刺绣。嘉嫔向来醉心于刺绣。

不尽看得入迷,沐晴望着嘉嫔的模样,总觉得这丝绸透着一丝诡异。

果然见嘉嫔愣直的走向丝绸,沐晴才注意到这些使臣并无人直接接触丝绸。

而是戴着手套刚想完,就见嘉嫔的手已经伸向了丝绸。沐晴出声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别碰!!!”

“啊!!!”

沐晴的阻止声与嘉嫔的哀嚎同时响起,外邦使臣本就嘉嫔的行为受伤而洋洋自得。

却在听到沐晴的阻止之声时,略有惊讶的望了望沐晴,心下惊讶道

‘我邦特有的吸血草编制法,非我邦贵族之人根本不会知晓此法和这条丝绸的危险,她为何出言阻止呢?!’

沐晴见嘉嫔碰过丝绸的手鲜血淋漓,才彻底明白了这其中的问题。

古代一直有许多看似诡异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些特有的东西相互混合的结果。

就像眼前这匹丝绸,表面定然用了吸血草淹制的丝线又勾勒了一层。

所以任何人直接触碰都会被吸血草所伤,且吸血草有微毒,虽然不会致死。

但依旧会使人洋相百出,而后麻痹难忍。嘉嫔虽然素日里于自己作对,可怎么说也是‘自己人’。

沐晴吩咐人去取些忘忧草,煮汤喝下可解吸血草的阴毒。

好在香兰在嘉嫔出洋相前端来了忘忧草汤,才阻止了嘉嫔当众解衣的不雅举动。

雍正见此情景,不满之情溢于言表,问道:“使臣特意带来的这样丝绸是何用意?!”

使臣还沉浸在沐晴是如何解了这吸血草的阴毒,本来碰触吸血草后会出现幻觉。

使人当众脱衣或做出更多怪异举动。而沐晴只简简单单的送了一碗汤碗,这事就解了?!

要知道,即使是他们本邦的解药也得费半日的功夫。所以他们自己拿这丝绸之时,也是格外小心。

一次次的事情,雍正对于沐晴的信心已经比她自己都多了。使臣也因雍正的问话而回神道

“皇帝陛下的后宫当真是藏龙卧虎啊?!我邦的之宝之物竟让这位娘娘轻易破获!”

面对使臣如此嚣张的答非所问,沐晴笑着回答道:“我等一届深宫妇人能懂什么?所知的一星半点也都是皇上偶尔的指导罢了!”

顺其自然的把所有功劳都归功于雍正,也顺带着贬低了外邦使臣的所谓至宝,不过是我大清不屑一顾的玩样儿罢了!

外邦使臣本想让大清出丑,最后笑话却是他自己,只得默默地回归本来坐着的位置。

时至中午,雍正命人开席山珍海味自是不用多说,沐晴偷偷去到御膳房。

御膳房总管安居还赶忙问道:“娘娘驾临,可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沐晴摆了摆手,说道:“你忙你的去吧!”

于是着手准备食材,准备做一道外邦使臣不曾见过的餐食。

尤其是那位显了丝绸的使臣!

沐晴身边的香兰端着两盘特色菜肴,行至使臣面前。

使臣望着两道菜,一道热气缭绕的样子。另一道菜则是一副清淡无气的样子。

“使臣远道而来即是客!我大清向来是好客之邦,本宫亲自做了两道菜,不成敬意,使臣尝尝?!”

那使臣望着面前的菜肴,和沐晴,不由感慨道:‘这般模样的女子,竟然会亲自下厨?而且看着这菜肴还不错的样子!’

于是使臣对着那份看起来平静的汤羹,拿起汤勺就是一大口,送入嘴中,直烫的头皮发麻。

慌忙的吐到了食碟之中,一脸怒气的质问道:“这就是你们大清的待客之道嘛?!如此滚烫的汤羹,竟然不提醒我!”

相对于使臣的疾言厉色,沐晴云淡风轻的模样更让人生气。

“使臣误会!这可是我们大清的真诚之礼。看似波澜不惊,实则热情似火!”

沐晴故意用表面的勾芡汁液,覆盖着滚烫的油温。让外邦使臣以为此菜不烫。

果然让外邦使臣洋相大出,也算是为之前嘉嫔的事儿略略小惩罚外邦使臣一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7.198.214','2022-12-08 06:38:26','','classid=14','0','34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