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二章 梅嫔之恨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8

一声再次穿越时空之旅的声音,被召唤了沐晴再次回归本真的世界。倘若沐晴还在,那永琰也决计会因为一次中暑症状而暴毙。终归是(于相同世界的血脉,留忍不住也权当是还政权与原本的模样吧!乾隆帝(雍正皇帝的孙子),在承德避暑山庄突然病亡,到此沐晴与雍正一脉相承完结啦。终究是来自于不同世界的血脉,留不住也权当是还政权与原本的模样吧!。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梅嫔之恨》精选

一声穿越时空之旅的声音,召唤了沐晴回归本真的世界。若是沐晴还在,那永琰也断断不会因为一次中暑而暴毙。

终究是来自于不同世界的血脉,留不住也权当是还政权与原本的模样吧!

嘉庆帝(雍正帝的孙子),在承德避暑山庄突然病死,至此沐晴与雍正一脉相承完结。

空留无尽遐想与后世,沐晴不入后陵,不与合葬。仅一缕清灰撒于雍正陵前。

异域空间的灵魂再相会,沐晴穿越人海,仅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个给了自己无限信任的男人。

“真好!这一世,又能遇见你……”

阳光洒落在雍正的轿撵之上,撵轿上的人一身金光,映的沐晴睁不开眼睛。

雍正看着沐晴抬手遮挡的动作,只当是阳光似的她头晕,赶忙示意周明海。

周明海会意道:“娘娘可是目眩?!”

沐晴微微摇了摇头,雍正却已经命人落下轿撵,自己走下轿撵,把沐晴服了上去。

“今日,让你受了委屈了,只是这前朝后宫挂扯着,有这个事情,总会有些不公平!”

雍正不上轿撵,沐晴坐着抬轿撵的太监们都不知如何是好。

雍正摆了摆手,太监们抬着轿撵,配合着雍正的脚步,一路走到了养心殿前。

这趟轿撵当真是抬得辛苦啊!走得快了,怕皇上跟不上。走的慢了,又怕晒着了宁妃娘娘。

雍正亲自牵着沐晴走进了养心殿内,周明海识趣的关上殿门,抬轿撵的奴才们望着周明海也是一头冷汗。

有胆大的不免抱怨道:“入宫这些年,还是头一回这样抬轿子的,当真是累死人,吓死人啊!”

周明海敲了敲抱怨者的帽子说道:“管好你自己的嘴巴!仔细着你的脑袋要是不要了?!”

小信子率先拱手回道:“是!”

阿哥所内的年贵妃等人,对于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也都猜测了八九不离十的。

“这后宫之中,向来是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嘉嫔若是不愿意认,慎刑司里的荆欺嬷嬷们,有的是让你开口的法子。”

嘉嫔听到慎刑司、荆欺嬷嬷,心下更是六神无主。

早知道慎刑司里的荆欺嬷嬷,即便是死人嘴里也会挖出些证据的人。

若真是进了哪里,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抬头望向皇后娘娘,警告的意味仿佛深长在眼底,嘉嫔只得自己独自承受了这些罪名。

没有审问,是年贵妃与皇后都心知肚明,这件事,只能止于嘉嫔。

再审也是无意,年贵妃的点到为止,也算是给皇后留足了面子。

“嘉嫔若是认罪了,皇后娘娘,您觉得如何处置才好啊?!”

年贵妃的突然发难,让皇后微微一愣,随即又端上了贤惠的样子说道

“皇上向来以仁德治理天下,就责从严,罚从缓吧?!”

搬出皇上的这套说词,年贵妃倒是一点也不意外,随即点了点头道

“那便依着皇后娘娘所言,嘉嫔面上一切如旧,从今日起,这月历银子和宫人陈设的,都按照贵人的位分来吧!”

年贵妃这般的处置,皇后也不便在多说,只是梅嫔心里把嘉嫔恨得死死的!

原本一个宫苑之中,两位嫔位就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嘉嫔仗着颇有些家室,又向来嚣张。

如今把梅嫔亲生的旎舒公主害成这样,也不过就这样轻轻放过了?!

众人无话散去,唯有梅嫔依旧在阿哥所里抱着自己的旎舒公主,心疼的撕心裂肺。

眼底里透着不加掩饰的愤恨,心底暗道:“嘉嫔,你敢如此对我的孩儿,他日必定让你加倍偿还!”

原本同为皇后阵营的两个人就是面和心不和,这件事的发生,让两个人彻底决裂。

也正是这次离心离德,让沐晴完美的错过了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

与梅嫔而言,也是弃暗投明的投名状了!

养心殿里

雍正埋头批阅奏折,沐晴一个人无聊的很,到处捅一捅,逛一逛的。

这后宫来了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为啥,只有在雍正面前,沐晴总是能十分的放松。

说是放松,在这个男人是天的年代里,更贴近与放肆。

回身看着雍正,沐晴突然对雍正桌案上的宫灯起了兴趣。

四四方方的牛皮纸糊着的,四周隆着宫雕的花纹,中心是空的,唯有蜡烛的影子在晃动。

目光略略暗去,养心殿虽然宽敞明亮,可以渐渐出现了大面积的阴影。

雍正侧脸批阅奏折的模样像极了,沐晴心目中对古代美男的肖想。

沐晴看得入迷,满心里都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赞美!

时至雍正抬头,两人视线在空中盘旋相遇,沐晴赶紧移开,而雍正却不想错过沐晴这难得的娇羞。

“怎么?还害羞了不成?!”

沐晴赶紧转移话题道:“这么暗了,我在想怎么改进一下这个蜡烛,给你整个灯!”

“灯?那是何物?!”雍正成功的被带跑偏了。

沐晴想了想,说道:“现在西方应该是在用油灯了吧!玻璃啥的有点麻烦!”

听着沐晴口中说出来的从没听过的词汇,雍正陷入了沉思。

直到雍正被沐晴拉出了养心殿才后知后觉道:“这是要做什么?”

“你们这,那个啥玩意都有的,就是做各种东西的地方在哪啊?”

“你是说,四局制造坊?!”

“差不多吧!带我去那!”

从出生到现在,雍正还是头一回被别人用这种命令式的口吻交流,却觉得出奇的舒畅。

“这条路是不是走过啊?”沐晴看着这似曾相识的路,问道。

雍正一脸无辜的回道:“有吗?好像是啊……”

一句不知走了多久,跌跌撞撞的总算是到了四局制造坊。

沐晴掐着腰说道:“啊呀妈呀,可算是到了!你这不行啊!自个儿家,都不认道啊?”

雍正望着被沐晴放开的手,心内略有些失望,感受着手心残留的温度,暗自感慨道

‘这宫里的养心殿离四局制造坊怎么如此之近?饶了这么多路,还是这么快就到了!回头该让周明海把这路修的在远一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07.185','2022-12-08 23:25:15','','classid=14','0','51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