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一章 史书级偏爱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8

就连沐晴也是一愣,就算嘉嫔没脑子,也没必要性来这么一出啊?!没啥意思呀!沐晴正去思考着,嘉嫔这脑回路清奇的人究竟咋想的,就听到更加奇葩的言论。“皇上,是宁妃娘娘的陪嫁侍女灵芝,前些时候日子来找臣妾,说是只要你臣妾帮个忙,之后与宁妃娘娘的误会就一笔勾“皇上,是宁妃娘娘的陪嫁侍女灵芝,前些日子来找臣妾,说是只要臣妾帮个忙,之前与宁妃娘娘的误会就一笔勾销了!”。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史书级偏爱》精选

就连沐晴也是一愣,就算是嘉嫔没脑子,也没必要来这么一出啊?!没啥意思呀!

沐晴正思考着,嘉嫔这脑回路清奇的人到底咋想的,就听见更为奇葩的言论。

“皇上,是宁妃娘娘的陪嫁侍女灵芝,前些日子来找臣妾,说是只要臣妾帮个忙,之前与宁妃娘娘的误会就一笔勾销了!”

沐晴十分震惊的看着这含血喷人的嘉嫔,心里想道

‘我C,还有这种操作?这么直白的冤枉人,也就她这个脑回路能干得出来这事!’

皇后故作疑惑道:“宁妃娘娘的陪嫁侍女,灵芝,不是不久之前就被宁妃赶出宫了吗?!”

嘉嫔应声道:“娘娘好记性,正是这样,宁妃娘娘特意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别人不在关注身边人,做起事来也更方便!”

沐晴简直被眼前的嘉嫔整得哭笑不得的,这套说词,也真是让人醉了!

年贵妃问道:“既然是宁妃娘娘的陪嫁侍女为了出宫后做事方便,为何会来宫里自从?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香果刚要说什么,年贵妃的侍女琼脂就说道:“皇上和娘娘们都在,怎么轮的上你我这等奴婢说话?!”

年贵妃身边的太监康禄海赶忙上前拉走了陪在嘉嫔身侧的香果。

没了香果的支撑,嘉嫔俨然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雍正也并不心疼,当真是只为了联络前朝与后宫的一枚棋子而已。

皇后看着对自己这方越来越不利的状态,开口说道

“嘉嫔,有什么你就放心大胆的说出来,皇上自会为你做主,切莫为了所谓的姐妹情,断送了自己啊!”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把嘉嫔的罪,变成了为她人顶包。

而嘉嫔也像是在听完此话后,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说道

“前段时间,嫔妾刚解了禁足,宁妃娘娘的陪嫁灵芝,就来到碎月阁跟臣妾说,让臣妾帮她和宁妃娘娘做一件事,日后就不在为难臣妾!”

说的沐晴满脑门的疑问,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是硬要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啊!

年贵妃也不是好糊弄的,接着问道:“假设你说的都是真的,本宫与宁妃素来没有恩怨瓜葛,她何苦要害我孩儿?!”

嘉嫔本就是信口胡诌,这会儿被问也是一愣,只得随便扯了个慌道

“宁妃娘娘恨您在封妃之礼上盖过了她的风头!对,她就是要让贵妃娘娘感受一下心疼的滋味!”

雍正越听越觉得是无稽之谈,便也失去了听的兴趣,只望了望皇后和嘉嫔等人。

“看来,嘉嫔禁足时,毛病并没有改,反而更添了许多。这般模样实在是配不上这一宫的主位了!”

雍正的话,不轻不重的敲打着皇后,示意皇后的计量过于幼稚。

而皇后已然明了雍正的言外之意,当即决定舍车保帅,说道

“这嘉嫔言辞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的,当真是枉费了皇上念及中秋佳节,阖家团圆而放你出来的情意!”

雍正也知道皇后这是明哲保身,便故意问道:“既然如此,皇后觉得这件事,如何处理是好?!”

皇后一愣,心里不知该怎么办。若说处罚清的,皇上定然不满意。

若说的处罚重了,那嘉嫔和她阿玛在朝中的势力也再难为自己所用!

正在两难之间,年贵妃却突然开口道:“既然此事涉及宁妃,而宁妃妹妹又有协理六宫之权,平白被冤了,可不好。皇上要是信得过,就交给臣妾来办吧!”

年贵妃自告奋勇的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无非就是想买个人情给宁妃,又能顺势打压皇后。

雍正乐见其成,这样既不会委屈了宁妃,又可以公正的处置了嘉嫔,告诫了皇后。

于是挥了挥手,说道:“那就交给年贵妃处置吧!朕也乏了,就先回养心殿了!”

众人起身与雍正行礼送回,周明海紧随其后,皇后刚于主位坐下,就见周明海又折了回来。

皇后一众皆是一愣,问道:“皇上可是还有什么需要嘱咐的嘛?!”

周明海略有尴尬的行了礼,回道:“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传…宁妃娘娘!”

皇后一口银牙险些咬碎了,却还是挤出笑容道:“既然皇上传唤,那宁妃就快些去吧!莫让皇上等着了!”

这装出来的贤惠大度若是久了,就连本人似乎都信了。

年贵妃却只是笑笑,心底也不免自言自语道:‘早知道她非池中之物,如今我买她一个人情,算得上一个阵营,又何必在伤怀呢?!’

说人容易,劝自己难。即使通透如年贵妃,依旧会有一丝丝伤感。

沐晴在众人的注视下默默的跟着周明海出了阿哥所。

“娘娘尽可放心吧!皇上是全然不会相信那些个流言蜚语的!”周明海安慰道。

沐晴只略略笑了笑,算是回应周明海的好心安慰吧!

至于其他的,沐晴不曾想过。更不曾知晓,这次的风波,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不过,后来与雍正月下共饮时,他问自己是何时开始倾心与自己时。

沐晴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此刻,也许自己的动心就开始于,在这完全陌生的空间里。

第一份来自于他人的信任,好在这份信任一直都在,不曾因过后的诸多波澜而改变。

即使是很久很久以后,这份温柔和信任,依旧支撑着沐晴,使的雍正王朝的历史版图不断扩张。

多年后,沐晴再此站在这阿哥所内,看着身边的蹒跚学步的永琰,暗自感叹道

“这场后宫的满汉之争,终究是汉军旗的天下啊!”

爱新觉罗.永琰,清朝第七位皇帝,清军入关后的第五位皇帝,乾隆皇帝的第十五子。

年号嘉庆,在位二十五年。乾隆二十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出生,母,孝仪纯皇后魏佳氏(汉族)。

彼时的沐晴已是太皇太后!然而没有了雍正的皇朝,与沐晴再无任何留恋。

一头青丝变白发,阿哥所内,那个像极了雍正脸孔的孩童,勾起了沐晴的忧思无限。

“宁儿,朕在你的世界里等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210.77.106','2022-12-09 13:00:03','','classid=14','0','37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