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嘉嫔害沐晴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8

封妃之礼说是盛大的,却远还来封后大典,倒是让人身心俱疲。这施礼跪拜了早上,早上的入了钟粹宫,终于等到也可以解了这一身华服和满头朱翠。沐晴由衷的敬佩中国古代女子的承受能力,整天带这么些玩样,沉都沉死了!夜色降临后轻轻飘下细雨,沐晴早地入了眠。昨日皇上必然这行礼参拜了一天,晚上的入了钟粹宫,终于可以解了这一身华服和满头朱翠。。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嘉嫔害沐晴》精选

封妃之礼说是隆重,却远不及封后大典,倒也是让人身心俱疲。

这行礼参拜了一天,晚上的入了钟粹宫,终于可以解了这一身华服和满头朱翠。

沐晴由衷的佩服古代女子的承受能力,天天带这么些玩样,沉都沉死了!

入夜后微微飘起细雨,沐晴早早地入了眠。

今日皇上必然是留宿在年贵妃娘娘哪里了。

况且,穿越而来这么多日子,雍正也并不在招幸自己。应该庆幸的,可是心底这莫名的惆怅是什么情况?

‘肯定是我来这以后没什么朋友,只有他还算熟,人又还不错…嗯!肯定就是这样而已!睡觉!’

沐晴一通自我催眠后,就躺下了。

夜里雨下的越来越大,景仁宫中皇后的头风越发严重了。

菱苳给皇后按着太阳穴一边揉,一边说道

“娘娘何苦为难自己呢!”

“菱苳,你冷眼看着,现在这满宫里还有咱们满军旗的活路吗?!”

“娘娘您多虑了!怎么说您也是正室中宫!”

皇后只冷声笑了笑,心下暗道

‘看今日的情景,这两个汉军旗宠妃是打算联手了?!得想个法子才行!’

“菱苳!”

“是,娘娘您说!”

“嘉嫔可是还在禁足中?!”

“正是!天天嚷着要见娘娘您呢!”

“要见本宫?那本宫就给她个机会!”

皇后笑意蔓延至嘴角,眼底却全是算计的味道。

碎月阁内嘉嫔像只没有方向的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走。

嘴里还不住的说着

“皇后娘娘怎么可能不见我!定然是你们这群死蹄子,拜高踩低惯了,故意不给我通传!”

整碎碎念着,外面传来了太监梁国欲的声音道

“皇后娘娘驾到!”

梁国欲:景仁宫中的首领太监,皇后的心腹之一!

嘉嫔喜不自胜,赶忙跑出去给皇后请安道

“皇后娘娘吉祥!您可算来了!这里当真要憋屈死臣妾了!”

皇后撇了一眼嘉嫔道

“当真这么想出去?!”

嘉嫔急切的回道

“那是自然!娘娘若肯救救臣妾,解了这禁足,臣妾定当万死不辞!”

“万死,到是不至于!不过嘛……”

皇后居高临下的望着嘉嫔,压迫感油然而生。

嘉嫔却顾不得那么多,恶狠狠的说道

“皇后娘娘放心!即便不是为了您,臣妾也知道是谁害了自己!定然不会让她好过!”

皇后见嘉嫔难得聪明一回,淡然说道

“马上就是中秋了!阖家团圆之际,本宫会劝皇上解了你的禁足,届时你知道该如何报答本宫!”

“皇后娘娘放心!臣妾定然不会让宁嫔那个贱人好过!”

“她已经是实至名归的宁妃了!”

“宁妃?!凭她也配?!臣妾才不管她是嫔也好,是妃也罢!定要她也尝尝这憋屈的滋味!”

皇后见事情明了,也就转身离去,空余嘉嫔传来的那句

“皇后娘娘,走好!”

朝堂之上,年羹尧西北战事大获全胜,雍正开心至于也想着去缓和一下与皇后的关系。

周明海问道

“皇上,已经到了午膳的时候了,您是去年贵妃娘娘的翊坤宫呢?还是去钟粹宫?!”

雍正摇了摇头,道

“去景仁宫!”

周明海听后不由心下一惊,却也赶紧宣道

“摆驾景仁宫!”

雍正望着周明海问道

“可是朕,这心思太多变?!”

周明海赶忙回道

“皇上德惠六宫,且皇后娘娘是中宫,您这也是尽天下之礼!”

雍正自顾自的说

“皇后是旧族,不可因新势力崛起而寒了旧族的人心啊!”

周明海恍然大悟,做皇上看似九五之尊,实则身不由己啊!

梁国欲一路小跑的来到景仁宫内殿,皇后微微蹙眉道

“何事啊?如此慌慌张张?!”

“回皇后娘娘!皇上的御驾已经到咱们景仁宫外了!您赶紧准备着接驾吧!”

皇后手下一震,握着的凤穿牡丹步摇应声落地,菱苳赶紧渐起步摇说道

“皇上来咱们这不也是常事吗?何至于如此慌张,真是的,还不快退下!”

菱苳的话解了两方的尴尬,皇后也急忙说道

“菱苳,你快看看本宫的妆容可还好?!”

“娘娘放心!您的姿态凤仪万千!”

皇后笑着瞅了一眼菱苳,便起身准备接驾。

“皇上吉祥!”

“皇后娘娘吉祥!

菱苳的问安与周明海一同完成,问完两人也识趣的退出了内殿。

“皇上今儿怎么得空来臣妾这里了?”皇后微笑的问道。

“近日来忙于朝政,自封妃以来,也不曾好好陪皇后用个午膳,今儿个补上!”

皇后略有娇羞的说道

“臣妾人老珠黄了,皇上得空还是要多去年轻的妃嫔处多走走,国事重要,子嗣也是国事啊!”

雍正心下略有惆怅道

“皇后,说的是!”

自从雍正登基以来,勤勉于国事,子嗣上只有年贵妃的一女四子和梅嫔的一位公主,当真是后嗣不茂啊!

皇后见雍正略有沉思,便借机说道

“这马上就是中秋佳节了!皇上可还是在琼华殿办中秋家宴?!”

雍正回过神来,拍了拍皇后的手说道

“一切你来做主就是,有你,朕心甚慰!”

皇后心下一股暖流荡漾,却仍不忘正事,说道

“时至中秋了!阖家团圆,以往都热热闹闹的,如今这后宫之中的姐妹们本就不多,还有些因错被禁足反省!”

皇上略微顿了顿,望了望皇后,皇后也是心下一惊,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良久,雍正才说了一句

“皇后,你看着办,就是了!”

皇后才算怂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就亲自去小厨房给雍正做汤饮了。

只是皇后不知,此刻自己为嘉嫔解了这禁足,却是实实在在的害了自己!

为了陷害宁妃,嘉嫔夜入阿哥所,想着给年贵妃的阿哥下药,然后栽赃嫁祸给宁妃。

却不想自己在慌忙之中,下错了药,还错了人,阴差阳错的折损了自己队伍里的人员。

好在宁妃不计前嫌,出手相救,但也损伤了自己队伍里的和气,还加固了年贵妃和宁妃的同盟关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210.77.106','2022-12-09 12:58:40','','classid=14','0','35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