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沐晴又喝醉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7

“娘娘,娘娘!您低声儿些!来~您把这解酒汤喝了吧!”玉香的声音急切地中饱含了担心,而沐晴一喝多,就不喜欢唱歌跳舞。说是唱歌跳舞,实际上跟狼嚎差不多!玉香也不明白喝多了的沐晴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啪……”的一声,一碗尚好的解酒汤连碗一起撒在地上。营帐外的雍说是唱歌,其实跟狼嚎差不多!香兰也不知道喝醉了的沐晴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沐晴又喝醉》精选

“娘娘,娘娘!您小声儿些!来~您把这醒酒汤喝了吧!”

香兰的声音急切中充满了担心,而沐晴一喝多,就喜欢唱歌。

说是唱歌,其实跟狼嚎差不多!香兰也不知道喝醉了的沐晴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

“啪……”的一声,一碗尚好的醒酒汤连碗一同撒在地上。

营帐外的雍正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进来,只见香兰吃力的扶着喝多了的沐晴。

周明海紧跟其后进来,刚想去帮香兰扶着沐晴,就被雍正抢先一步。

沐晴望着雍正,也突然从榻上起身,一把抱住雍正的胳膊道

“你个小兔崽子!上次喝完酒之后,你死哪去了啊?!”

此刻沐晴眼里的雍正,就是自己刚穿越过来睡的那个‘牛郎’而已。

周明海见状示意香兰一起退出了营帐。

出了营帐门,香兰连忙感激道

“多亏了周公公来的及时,您的恩情香兰铭记于心!”

周明海摆了摆手,脸上透着一抹绯红道

“香兰姑娘客气了,以后咱们共同侍奉皇上的时间长着呢!你这么客气,干嘛!”

两人之间自然不再提及感谢。

帐内的沐晴醉眼惺忪的拉着雍正。

“我跟你说!今儿个你说什么,我也不能放你走了!这个破地儿太不好玩了!”

雍正只是想把沐晴扶着坐下,如今这半个身子靠着自己,雍正也重心不稳。

沐晴却只当是眼前的人又要跑,说什么也不肯撒手。

雍正只得将人整体抱了起来,突然的悬空,让沐晴着实一惊,双手迅速的挽在雍正的脖子后面。

“唉呀妈呀!干哈啊?吓我一大跳,不知道温柔体贴点啊!白瞎了你长得这么好看了!”

雍正耐着性子,把这个小醉鬼平放到床榻之上。

刚放好,沐晴就跟火烧了屁股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

抓着雍正的衣领问道

“你是不是又想跑?!嘿嘿,小样儿!好在我反应快,不然又让你小子得逞了呢!”

如此反复多回,就出现了此时此刻沐晴一脸懵逼的表情。

雍正一本正经的躺在榻上,沐晴八爪鱼一样缠在雍正身上。

本想趁着对方还没醒,沐晴赶忙撤了自己这不雅的睡姿。

可能是昨晚没能休息好,雍正竟然没醒。

沐晴望着眼前这个男人,轮廓分明而俊俏,皮肤白皙却不影响身为男人的刚毅之感。

不长不短的睫毛,刚刚好的垂到刚刚好的位置,沐晴看的有些痴迷。

向着那睫毛伸出了手,心里还自我安慰道

‘我就轻轻的碰一下下,应该没事儿吧?!’

身体的诚实度,往往大过精神百万倍,看沐晴的手摸着雍正的睫毛,就是最好的验证。

摸了几下,见雍正没啥反应,沐晴也算放开了胆子。

躺在雍正的身侧,一只手支着脑袋,一只手摸着睫毛。

“小伙儿,你说,我要是以后有机会回去,跟我那些朋友们说,我摸过雍正,她们肯定不能信!”

见雍正谁的沉,沐晴的手也从睫毛,滑过高挺的鼻梁,一直延伸到那轻薄的嘴唇上。

自言自语道

“这古代虽然好,可是我还是有些适应不了,好想回家啊!家里有朋友,有爸妈。在这里,规矩这么多,啥啥都不让干,真的特别的无聊!”

也许是沐晴指尖的冰凉感划过雍正的唇角,床榻上的男人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

而沐晴依旧在自说自话

“你说,这么大的中国,最后为什么会被一个弹丸小国侵略呢?如果在清朝就直接灭了他们,是不是就没有后来那这个糟心的事儿了!”

放松了心态,人就容易犯困,沐晴就是这样,自己又把自己哄睡了。

半响没有动静,雍正微微的睁开眼睛,看见沐晴蜷缩在自己的身侧,乖巧的像一只温顺的小猫。

雍正伸出手把沐晴散落的发丝轻轻的拽到耳后,温柔的摸了摸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

沐晴因为痒,而不自觉的抬手打落正在作怪的元凶。

顺势把自己甩到了对方的怀里,并且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蹭了蹭。

东方鱼肚白出,随是在行宫狩猎,雍正仍是早日批阅奏折。

昨日年羹尧的请安折子明着是请安问好,实则是为了试探自己对年氏一族的依仗。

看来年妃的身子虚弱,让年氏一族心绪不定了。

那如果赐婚南宁王郡主与十三弟?借此巩固南宁王效忠大清之心?!

还是晋封年妃为贵妃?以此笼络年氏一族?!

正在雍正焦头烂额之时,榻上的女子,一个翻身就摔在了地上。

雍正闻声抬头,只见沐晴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手挠着头发,望向雍正时,明显一惊。

本想问他怎么还在这?出口的话,却变成了

“你怎么还没走?!”

雍正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看见自己不赶紧扑上来,却还时时刻刻想着撵走自己的嫔妃。

沐晴看着默不作声的雍正,不知他手里的东西到底有多吸引人。

起身去看,这奏折上的之乎者也当真是看得人头疼。

“你看什么呢?这么入迷啊!讲讲呗?!”

沐晴忘了自己所处的朝代和自己现在的‘身份’。

古代女子,后宫不得干政!

对于沐晴如此明目张胆的问,雍正心下震惊道

‘当真如此信任朕?竟然在朕面前如此放肆,宁妃向来谨守宫规。怎么觉得这宁妃似乎与以前大不相同了?!’

沐晴不以为意,只是盯着这奏折,上面极其潦草的写着年羹尧,心内暗道

‘昨天看样子,这年妃是身子不大好,那此刻的年羹尧怕是准备起异心的时候了!’

雍正见沐晴沉默,只当她是想起来宫规,所以谨守本分,三缄其口了,反而觉得自己该听听她的想法。

“年羹尧上奏说,今年钱粮颇丰,让朕多多体恤束手边疆的战士,此事你怎么看?!”

沐晴记得历史上,年羹尧此举雍正十分反感,但是还是在明面上大加赞赏,说他体恤将士,是大清的股肱之臣。

所以,当时的雍正最需要的应该是隐忍之下的情绪排解。

沐晴望了望桌子上的桂花酿,淡定的拿起来,倒入研磨台中,雍正一愣,望着沐晴满脸的疑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210.77.106','2022-12-09 14:59:49','','classid=14','0','45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