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郡主 南香悦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7

对方依依不饶的模样也真让玉香有些慌,幸好周明海及时会出现给玉香解了围。“呦!这是谁惹得南宁王郡主您不开心了啊?!”周明海一个眼神挥手示意,玉香赶快像旁边躲了躲。南宁王郡主,番薯附属国南宁王长女,南宁王归附大清国后,雍正特地赐封其妻女。正妻南宁王妃为“呦!这是谁惹得南宁王郡主您不高兴了啊?!”。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郡主 南香悦》精选

对方依依不饶的模样着实让香兰有些慌,好在周明海及时出现给香兰解了围。

“呦!这是谁惹得南宁王郡主您不高兴了啊?!”

周明海一个眼神示意,香兰赶紧像旁边躲了躲。

南宁王郡主,番薯附属国南宁王长女,南宁王归顺大清后,雍正特意赐封其妻女。

嫡妻南宁王妃为正一品诰命夫人,长女南香悦为南宁王郡主。

借此巩固与南宁王之间的联系,让其更加归顺朝廷。

南香悦撇了一眼来人是周明海,才勉强给了个面子说道

“原来是周公公啊!我当是谁呢?!”

周明海十分恭敬的说道

“难为南宁王郡主,还记得奴才,这真是奴才之幸啊!今儿个您莅临营帐,可是来找十三爷的?!”

南香悦脸色一红,回道

“我…我就是来给皇后娘娘问个安而已!”

难得见这个刁蛮任性的南宁王郡主,还有这样小女子的一面呢!可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

其实南宁王的归降,很大一部分功劳都在南香悦身上,因为南香悦自小随着南宁王东征西战。

南宁王夫妇对这个长女是又爱又气又心疼,爱,是自不必多说。

气,是这个女儿丝毫没有女孩子的模样,终日里舞刀弄剑。

疼嘛,自然是南香悦的性子急且直来直去,都是因为一直没能如平常的大家闺秀一样养着才会如此。

所以当雍正第一次派遣十三爷怡亲王出使,去南宁王领域何谈的时候。

南香悦一眼就看上了这个面容清秀,举止文雅的怡亲王。

若非要说出了个什么理由嘛?!南香悦只是低头轻声呢喃道

“他与其他人不同!”

自然是与其他人大不相同,南香悦从小到大能接触上的,都是军中鲁莽粗汉。

怎么比得上这在宫里金樽玉喙的养着的十三爷怡亲王呢?!

南宁王十分无奈,却也架不住女儿南香悦的软磨硬泡,最终只得答应归顺大清。

对外宣传称的这个借口,虽然当权者都心知肚明,可是也足以见得南香悦在南宁王心目中的位置。

“今日狩猎设宴,十三爷对宁妃娘娘做的烤肉赞不绝口,还说日后定要学了,方可与心仪之人共用这人间美味呢!”

南香悦听后不由脸色一变,之前的戾气被女子的柔情所代替,对着香兰说道

“你家娘娘醒酒了以后,你记得来通知我一声!我有事找她!”

香兰一脑门子疑惑的点了点头,在抬头时,只剩下南香悦的背影。

“周公公,十三爷今晚何时说的要与我们娘娘学制作烤肉啊?怎么我没有听见呢?!”

周明海笑着说道

“香兰姑娘有所不知,这位南宁王郡主,那是个要星星不给月亮的主儿!性子急躁又是个炮仗脾气。今儿个定然是受了什么挑唆了,这宫里她唯一上心的,也就只有十三爷而已了!”

听闻此言,香兰才后知后觉道

“那今日之事,真是劳烦周公公周全了!要不然肯定怎么得罪这位贵人都不知道呢!”

周明海客气的回道

“香兰姑娘这是客气了,都是为皇上办事儿的!你这深夜来御医账,可是宁妃娘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吗?”

香兰摇了摇头,又紧接着点了点头,说道

“娘娘有些醉了,我来取些醒酒汤回去!”

周明海点了点头,香兰看着周明海脑子里盘算着,到底要不要把自家娘娘的事儿说与他听。

似乎是感受到香兰的焦躁不安,周明海开口道

“咱们同是给皇上当差的,又算得上半个同乡,你若有什么我帮得上的,你只管说就是了!”

听着周明海这么说,香兰也更多了几分信任,说道

“不知今日我们娘娘是怎么了,回了营帐内,一个人对着那窗口喝酒,又哭又笑的我……”

周明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

“香兰姑娘只管照顾好宁妃娘娘就是了!”

说完又目送香兰取了醒酒汤往自己的营帐方向走去。

御账内,雍正伏案看着年羹尧新递上来的请安折子。

“皇上,这天色都暗了,奴才给您换一个亮点的蜡烛,您仔细看伤了眼睛!”

周明海一边说,一边换上了新的蜡烛,雍正知道周明海并非多话之人。

“这前奏都铺垫好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雍正放下折子,闭着眼睛,一只手按在鼻梁处。周明海赶紧去给雍正按太阳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刚才奴才见您疲乏,想着去御医处给您端一碗莲子汤醒醒神。”

雍正放下了手,靠在椅背上,仍旧闭着眼睛,听着周明海一边说一边按着。

“不想,遇见了正准备去取醒酒汤的香兰姑娘,被南宁王郡主训话呢!”

听到此处,雍正转身瞪着周明海问道

“南宁王郡主训话香兰?她训什么话?况且,这次狩猎南宁王不是推辞说身体抱恙不来了吗?”

周明海放下手,绕道雍正面前回道

“奴才也好奇呢!留心的听了那么一耳朵,好像是为了十三爷称赞宁妃娘娘的那句‘厨艺惊人’吧!”

“真是胡闹!这南宁王之女越来越放肆了!是谁让她来的?!”

“说是开给皇后娘娘请安的!”

“皇后?可真是……你刚才说,香兰是去取醒酒汤?怎么,宁妃醉了?离席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

“是啊!奴才也不知宁妃娘娘回来自己个儿的营帐内,怎么就醉了!”

雍正起身准备去宁妃的营帐内看看,周明海赶忙取了一件,暗黑色穿金线绣着飞楼在天图样的披风跟上。

“夜里凉,皇上您仔细受了风寒。”

雍正脚步极快的走着,嘴里问道

“宁妃现在是如何了啊?”

周明海给雍正披上了披风,又系上了袋子,跟着回道

“听说,是一个人对着窗子喝着酒,一会哭一会笑的,惊的香兰魂儿都蔫了。”

雍正人还未踏入沐晴的营帐内,就听见营帐里面传出的充满醉意的歌声。

“端起爱情的酒啊~疯狂有滋味~一杯一杯我也不会醉~哎~哎~满脸都是爱情的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07.185','2022-12-09 01:27:29','','classid=14','0','3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