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皇后提携嘉嫔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1:16

“小主儿~奴才,给您贺喜了!”敬事房大总管至嘉嫔处地说。原我以为是亲封的宁妃更会受宠些,便特地把宁嫔的绿头牌改成宁妃的。还特地摆在最醒目的地方,可皇后娘娘的一番话,看似轻描淡写的让皇上雨露管理阶层,看似是被打压汉军旗妃嫔,扶植满军旗。幸好上次在御还特意摆在最显眼的地方,可皇后娘娘的一番话,看似轻描淡写的让皇上雨露均沾,实则是打压汉军旗妃嫔,扶持满军旗。。

>>>《清穿后,我靠预言攻略男主》章节目录<<<

《第九章 皇后提携嘉嫔》精选

“小主儿~奴才,给您道喜了!”

敬事房大总管至嘉嫔处说道。原以为是亲封的宁妃更会得宠些,于是特意把宁嫔的绿头牌换成宁妃的。

还特意摆在最显眼的地方,可皇后娘娘的一番话,看似轻描淡写的让皇上雨露均沾,实则是打压汉军旗妃嫔,扶持满军旗。

好在刚才在御书房内,皇上皇后都不曾问起这绿头牌上,‘宁嫔’变‘宁妃’的事儿,毕竟是还未正式行过册封之礼。

于乐敏心下暗自惊道:‘自己这是拍马屁不成,险些拍到马腿上啊!好在上头的都不曾怪罪,不然自己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赶紧趁机巴结一下皇后一党吧!日后再也不敢自作聪明了!’

嘉嫔整无聊的打着璎珞呢(手工串珠的一种,类似于荷包或佩戴的首饰)听闻这道喜之声,头也不抬道

“道喜?本宫现如今的样子,何喜之有啊?!”

于乐敏望着眼前这不修边幅又无精打采的嘉嫔,急声道

“哎呦喂~我得娘娘呦,您还有心思打这璎珞呢?您可赶紧拾到拾到,准备着吧!一会儿这凤鸾承恩车,可就该来接您去养心殿去了!”

“去养心殿?做什么?”

嘉嫔是被冷落的太久了,巴结太后也没能巴结对几次,听着于乐敏这话,一时竟然没反应过来。

“哎呦喂~您说抬您去养心殿做什么?自然是侍寝啊!您赶紧着吧!”

其实时间完全来得及,皇上翻牌子多半是在晚饭后,太阳才刚刚落山不多久,而侍寝却要等到天色已暮,这会儿呀,怕是那凤鸾承恩车都还没准备好呢。

嘉嫔手里的璎珞应声掉在针线盒子里,这才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人儿,这不是敬事房大总管,于乐敏吗?

敬事房大总管统管后宫妃嫔,小主儿们的侍寝之事,想来不会有错了。

于是,嘉嫔兴奋的跳了起来,上下摸着自己的装扮,又赶紧跑到梳妆台前,在铜镜中望着一脸娇羞又惊魂未定的自己。

手忙脚乱的问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看着铜镜中的于乐敏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大叫道:“香果,香果?”

见自己叫了两声,贴身侍女香果都未及时回应自己,又嘟囔道

“这死蹄子,这会儿子又跑到哪里去挺尸去了?!”

完全忘了她自己刚把侍女支去御膳房拿点心的事儿了。

刚拿些一碟子点心走到殿门口的香果,听着自家小主儿这急促的呼吸声,赶忙跑着进去,回道

“主儿,您有什么吩咐?”

看着风尘仆仆的香果,嘉嫔埋怨道:“你这死蹄子,跑去哪里浪了?!正经事儿寻人时却寻不到了。”

香果被骂的莫名其妙,紧接着含泪委屈道:“我去给小主儿取点心了,半刻都没敢当误,就紧着回来了!”

望着香果手里的点心,嘉嫔才想起刚才自己让她去御膳房取点心的事儿。

心下不禁埋怨自己道:‘我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又不是没侍过寝。真真是……’

再看含泪委屈的香果,赶紧道“好了,是我冤了你了,你赶紧……”

说着一把拉过香果,附耳吩咐着。

听完香果赶紧转身去办,留着嘉嫔慌忙间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哎呦,我得主儿哎~您可慢着点呦。”

于乐敏看着如此慌张的嘉嫔,一心想着要让她替自己在皇后面前美言几句。

于是说道:“您莫慌,有皇后娘娘提携着,您有什么可担心的,那未来之路,可不是平步青云嘛?!”

“皇后提携?”

嘉嫔不明所以的问道,心里暗想道,自个儿也没去巴结皇后啊?况且近来皇后头风发作,也不见人啊!

“是啊!今儿奴才去御书房里,那可是听的真真儿的呢!皇后娘娘跟皇上说,没事儿多来后宫的满军旗嫔妃这儿走走,您想啊,这后宫之中的满军旗嫔妃,不就是您一位嘛?!”

嘉嫔略有疑惑,心底却也是十分感激皇后的。

于乐敏又说道:“日后还望嘉嫔娘娘多多提携奴才呢!”

正好回来的香果,赶紧在嘉嫔的眼神下把一个沉甸甸的荷包放在于乐敏手上。

“于公公,你太客气了,这些个,公公且拿去喝喝茶,咱们日后相处的时候还多。”

于乐敏一边偷偷的掂了掂分量收起银子,一边回道:“嘉嫔娘娘,您太客气了,那您就抓紧收拾着吧,奴才就先告退了!”

说着就退出了碎月阁,只留得香果在铜镜前给嘉嫔梳妆着。

入夜,凤鸾承恩车的铃声响彻整个宫廊甬道内。

皇后听闻此声,头风发作的更厉害了。

盛宠年妃也是咬牙切齿。

唯有钟粹宫内,丝毫不受影响,大家围着桌子上的火锅,欢声笑语,吃的无比欢快流畅。

根本就没人听得见凤鸾承恩车的响动。

“娘娘这手艺,真是,真是……哦!太哇塞了!”

听着香兰说着自己的现代口头禅,沐晴和众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香兰,我发现你会的越来越多了呢?!怎么办啊?我都要爱上你了!”

这话要是放在过去,香兰肯定吓得半死,如今却淡定的挑了一筷子牛肉放到碗里,说道:“可快拉倒吧!娘娘您的爱啊!还不及这片肉来的实在一点呢!”

众人有人一通笑,沐晴打趣道:“来来来,小香兰,说说你还学了些什么?”

“那奴婢学的可多了呢?!什么‘哎呀我的妈呀!’”

其他人不甚明了的重复道:“哎呀我的妈呀?!是什么东西啊?”

香兰一笑道:“才不是什么东西呢!是非常惊讶的意思!”

沐晴一副她说的对的表情,鼓励着香兰更大胆了些,继续说道:“还有‘哎我去!’表情惊讶!”

沐晴想想,好像也没毛病,嗯,对,于是继续点头。

“还有‘走一个?!’就是喝酒的意思”

沐晴大笑道:“对,对,你继续!”

一众人群中,唯有一人未能融入这欢天喜地的气氛里。

趁着夜色朦胧,大家又都吃着火锅,仔细的听着香兰讲述的新词汇。

悄悄从后门溜了出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7.198.214','2022-12-08 08:10:37','','classid=14','0','45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