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 想看封墨洗袜子

发布时间:2022-11-25 13:17:50

“真的不行啊,你们几个商议一下?”翟辞看他们各有各的想法,想了想地说。时倾,封墨和袁逡立刻走远好几步就商议。“封墨,我还没看过你给别人洗脚,不然的话你屈个尊帮他洗脚?”时倾说着自己的想法,虽然封墨望着她的眼神越发冷,说到最后语气越发弱。最时倾,封墨和袁逡立马走远好几步开始商量。。

>>>《回国后她的马甲个个轰动全球》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想看封墨洗袜子》精选

“实在不行,你们几个商量一下?”翟辞看他们各有各的想法,想了想说道。

时倾,封墨和袁逡立马走远好几步开始商量。

“封墨,我还没看过你给别人洗脚,要不然你屈个尊帮他洗脚?”时倾说着自己的想法,但是封墨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冷,说到最后语气越来越弱。

最后干脆不说了。

封墨嗤笑,他从小到大就从来没给别人洗过脚!

怎么可能就答应了翟辞的第一个要求,随后他看向袁逡。

“你去给翟辞洗两个月袜子。”这次语气和刚刚求人的态度完全不一样,这是直接命令。

“可是翟少爷脚真的臭,但我不去吧你就要去给别人洗脚,你去给别人洗脚了,以后你洗完了我就会被你揍……。”袁逡听见他的话后立马反驳道,他不想去洗,但是自己总裁事后肯定把自己弄去非洲分公司的。

“接下来半年你每个月工资三倍。”封墨听见他的话看向袁逡,一下子就直接打断他后面想要说的。

封墨眼神微微看了眼时倾,他不要面子的嘛?怎么说自己会揍人?

袁逡一下子闭嘴了,他说多少工资?

他一个月工资十万万,三倍就是三十万万,半年就是……。

这么算下来也不亏,袁逡直接换了个表情,本来还是有点抗拒的他这一下子直接就去了。

对着封墨和时倾说道:“总裁,少奶奶,我去了,记得不要想我,总裁记得到时候把工资发我卡上。”

随后就像赶赴战场一样走到翟辞面前说道:“我们商量好了,我去给您洗袜子,而且您的脏衣服我也洗了!”

说完后从翟辞旁边接过行李,等着他下达指令似的。

翟辞本来转过身体看别的地方,听见声音之后转身看向袁逡。

他这是什么表情?给他洗袜子这么难受吗?

然后看向封墨和时倾,时倾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看向封墨的眼神有点看地主的意思。

而封墨却是面无表情一如既往地冷着脸。

实际上封墨心里想着,袁逡那小子有钱啥都好说。

时倾却觉得,果然有钱啥都好,她也想有一天她要封墨给她洗脚,但他不肯,她也可以用钱来让封墨给自己洗脚。

但好像袁逡后面要说他不去让封墨去,封墨会揍他,然后封墨就立马打断了。

心里一下子恶寒,封墨这么暴躁吗?这么几天感觉他还可以。

但也觉得,袁逡真的为了几万块钱而折腰。

要是她,就不会一个月几万块钱就去了,半年也就二三十万,对与他洗袜子,她更想看封墨给人家洗脚的样子。

翟辞倒是不介意谁给他洗袜子什么的,有人给他洗就行,他是想要封墨给他洗。

但是袁逡给他洗还干净又香的。

虽然刚刚时倾和封墨同时说出的那句话他听见了,时倾居然和他一样想看封墨给别人洗脚。

“那行,小袁子,咱回家,我把我的袜子给你洗了。”翟辞说完之后搂着袁逡的肩膀准备走。

走过封墨和时倾的旁边后想起来说道:“嫂子,等我回去收拾一下就去伴月别墅找你哈!”

时倾回头看向翟辞没回头只是挥了挥手说话。

封墨也同时转过身体看向翟辞左手搭着袁逡,右手高高举起挥手。

……

伴月别墅后山上的实验室内

时倾和翟辞已经在里面研究好几天了,从来没出来过。

封墨刚回到家,看见家里并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这都几天了还不下来?

正好李叔看见封墨回来了,迎上前去,“少爷你回来了,还有一会才吃饭,厨房还在弄。”

封墨并不在意,随口问道:“少奶奶和翟少爷还没下来吗?”

实际上他有点不习惯孩子们都不在然后时倾也不在的时候。

仿佛这些天已经习惯了孩子们和时倾在的时候了。

“少奶奶和翟少爷还没下来,等会厨房做好了饭,打包好后小纪会送去。”

李叔解释道,封墨问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少爷可能有点不习惯少奶奶和孩子们在的时候。

不过确实这几天少奶奶和翟少爷都没下来,估计小少爷和小小姐的解药挺难的。

“嗷,等会儿我送上去。”

“好的。”李叔应道。

封墨说完这句话就上楼了,他还有点事。

二楼书房内

封墨正在看着电脑中实验室的情况,不得不说他刚刚真的有点多想了。

也不是不相信时倾和自己从小到大的兄弟。

但是谁家老婆和自己兄弟在一个人呆好几天不多想的吗?

看到一半,自己放在书桌一边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

封墨拿起看了眼来电人,随后从办公椅上直接站起走向窗边后接起电话。

“喂,少主,查到了当年那个小女孩了,好像是叫时倾,现在您的合法妻子。”封墨刚接起电话没说话。

电话那边的人直接回复道。

“消息属实吗?”封墨脸上除了听见这件事要有点微微的诧异后蹙眉后没啥表情,

语气里也是微微的不敢相信。

“是的,这消息属实,但是时倾小姐小时候仿佛出了点事,之前在孤儿院的事情好像不记得了,少爷你要不然找个机会试探一下……。”

电话那边的人说道,但是封墨心里有数,“我知道了。”

说完直接就挂了,回到办公桌前看着电脑里实验室内的两个人。

他们还在互相讨论着,仿佛制作解药出现了很多问题。

但是这一次封墨的眼睛里确实多了一丝的探究,时倾小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这时候实验室内。

“你确定要这样做吗?会不会毒药相冲,然后孩子有更多的症状出现?”翟辞微微迟疑地问道。

“我确定,花易濡这个毒药我给你研究了好几天都没有解药,现在只有用另外一种毒药来攻克这种毒药,以毒攻毒。”时倾坚定自己的想法。

这么几天她和翟辞研究了好几天都一直无果,现在这样这么一个办法了。

“那你想用什么毒药来以毒攻毒这花易濡?”翟辞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随后反问道。

“我有一种毒药叫做:椒软花,每一种配方都正好和花易濡的配方克制,这两种毒药也都互相克制,服下之后肯定就好了。”时倾说到最后脸上浮现出一抹很是温暖的阳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5.107.185','2022-12-09 00:17:26','','classid=14','0','5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