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大夏文圣 演员没有假期 我花开后百花杀 镇妖博物馆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长生从散修开始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藤仙记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活在影视诸天 我在龙族当龙王 蜀汉之庄稼汉 这个剑修有点稳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来者不善

发布时间:2022-11-25 13:17:48

“妈妈,李伯伯,咱们去看一看另外的房间吧,这个房间看完了该看思思和三哥的房间了。”思思拽着妈妈的手准备好去看自己的房间,哥哥的房间是哥哥不喜欢的,她才不不喜欢玩游戏。“那李叔,我们去看一看思思的房间吧。”时倾直接被拽的一个酿跄,差点儿没控制住。“好的,思思思拽着妈妈的手准备去看自己的房间,哥哥的房间是哥哥喜欢的,她才不喜欢玩游戏。。

>>>《回国后她的马甲个个轰动全球》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来者不善》精选

“妈妈,李伯伯,咱们去看看另外的房间吧,这个房间看完了该看思思和三哥的房间了。”

思思拽着妈妈的手准备去看自己的房间,哥哥的房间是哥哥喜欢的,她才不喜欢玩游戏。

“那李叔,我们去看看思思的房间吧。”时倾直接被拽的一个酿跄,差点没稳住。

“好的,思思小姐的是在焕焕小少爷的房间旁边。”

说话的期间时倾和李叔带着四个孩子已经来到焕焕房间的隔壁。

一打开门,房间整体式视为淡蓝色和淡粉红色。

两个人的床和用品的颜色也完全不一样,完全不会用混了。

时倾对这个房间也很满意。

看着思思对这个房间移不开眼睛,忽然思思“哇”的一声来到一个角落。

这里好多洋娃娃,还有好多零食,然后书架上还有各种的儿童阅读书籍。

然然却是跑到另一边和思思相反方向的一个角落。

他才发现这里有好多的音乐专辑,还有好多乐谱,本来他就是个安静的孩子,也喜欢听歌。

之前因为时倾没啥钱,又是给时熙治病,当年从封墨那弄来的钱花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钱投资,弄了这么一个工作室。

然后生活就过得比较拮据,虽然说还行但也不能花钱大手大脚,喜欢的东西也不能说满足就满足。

乐乐看着这些有关音乐的书还有专辑,甚至有的还有著名音乐家的签名和鼓励。

乐乐对这个爸爸的好感一下子飙升。

这么一系列倒是在孩子们面前刷了一波好感。

时倾也觉得封墨还挺好的,最起码这些孩子喜欢的东西他应该打听过吧。

要不然一个不知道自己有了五岁孩子的男人,会知道孩子喜欢什么吗?

时倾看着他们在房间里待着,悄悄和李叔离开了孩子的房间来到楼下。

封墨已然不在客厅,时倾心想,这么一会子怎么人没了?公司有事情就先走吗?

“少奶奶,过会子就快吃午饭了,你想要吃什么菜或者小少爷和小小姐有什么忌口的你和我说,我和厨房打个招呼。”

李叔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间指向十点多,快吃饭了。

“我没什么不爱吃的,孩子对香菜和姜过敏,让厨师弄鱼什么的别放这两种,用别的代替姜去腥。”

时倾仔细嘱咐着,因为孩子过敏了之后就会连续好几天高烧不退,神志昏迷。

李叔从自己怀里拿出一本小小的本子一一记下来,“然后焕焕、乐乐还有然然喜欢吃海鲜一类、一些农家小炒什么的,比如辣椒炒肉,如果你让厨房弄的话,你记得让厨房把辣椒炒肉里的肉拿那种专门腌肉的酱油抓匀放到一边腌制十分钟再拿来炒。”

“嗷嗷,好的,那思思小姐有什么忌口和喜欢吃的呢?”

时倾说完顿了顿,发现李叔有点记不过来下意识的停住让李叔记。

李叔记完后下意识问了之后时倾才继续说道:“思思和我差不多,没什么忌口的,只不过她对柠檬过敏,食物和一些喝的饮料千万不能有柠檬或者柠檬汁。”

“就这些了吗?”李叔问。

时倾想了想摇了摇头,“那我去我的设计工作室看看,中午就在公司吃了,吃饭的时候记得让孩子好好吃饭,如果封墨问起来,你就说我去工作室了。”

李叔听着前面都面带微笑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暧昧了起来。

少爷和少奶奶的感情还挺好,不和老爷夫人一样。

少奶奶出门还会想到少爷问起来,让他和少爷说。

时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好好的要说最后一句话,看李叔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多了。

轻咳一声说:“李叔那我先去上班了。”

随后立马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离开了。

……

事情来到公司时候,看见了两个她最不想看见的人。

“你们来干什么?”

时倾走进自己办公室放下自己的包,看向沙发上坐着的时恒还有孙云。

说的话完全没有好语气。

“你这什么态度?”

时恒看她这个态度气的想要站起来和她对质,但是被孙云拽住。

孙云示意办公室外面有几个人看着这边,时恒一下子秒懂孙云的意思。

“你忘了今天咱们来的目的了吗?”孙云在他耳边小声的提醒道。

时恒点点头,深呼吸平复了心情。

时倾看见他这么容易生气,心里冷笑一声,这么易爆易怒怪不得时家落寞了。

对了,还有件事她想问问时恒,尽管她知道自己问了时恒也不会这么老实的就说。

“我和你孙阿姨想要拍一组婚纱照,听说你会设计婚纱和西装,今天想来找你做一套,价格你可以定。”

时恒平复了心情之后开口说道,孙云在旁边温柔的点点头。

“是啊,我和他结婚好多年了,想要补一张婚纱照,然后拍点婚纱照合集。”

孙云温柔地附和道,一副好老婆的样子。

时倾刚刚显示想的入神,时恒这么一说话把她拉回现实。

找她设计婚纱然后帮他们弄婚纱照?

他们不知道她的妈妈死和他们有关吗?怎么有脸找她来设计的?怎么会认为她会帮他设计?

时倾脸上的表情时恒是一清二楚,说白了他就是想要用她想知道的答案来让她给他们设计婚纱。

他就像看看时倾知道是什么药但查不出开解开这个药然后看着自己儿子慢慢死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肯定很痛苦。

然后还得帮他和孙云设计婚纱看着他和孙云恩恩爱爱的,想到自己妈妈因为她死了会是什么表情。

“那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和孙云设置婚纱呢?”

他就知道会这么说。

“如果让你知道那天给你孩子注入的是什么药呢?”时恒说出的话让时倾有点失控的直接越过桌子紧紧抓着他的手。

“你说,你注入的是什么药?”时倾抓着的的手很紧很紧,她真的很想知道给孩子注册的是什么药。

时恒看向她紧紧自己的手,时倾一下子明白了,立马放开。

“你快说是什么药。”

时倾又是激动的问了一句,话里的语气很是迫切。

“那你要给我和孙云设计婚纱。”时恒没说什么药,直接要求道。

“好,我答应,你快点说啊!”

时倾快被时恒这幅样子逼疯了,能不能快点告诉她是什么药。

“是公司这两年行研发出来的药品:花易濡,一般没解药,如果你知道是什么药之后,找我要解药,那对不起我这没有。”

时恒最后摊摊手,他这可没有说谎,这是他极少数在时倾面前说实话的其中一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

Duplicate entry '2192870'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210.77.106','2022-12-09 13:04:28','','classid=14','0','34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