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77章 你喜欢这种调调?

发布时间:2021-09-15 20:00:25

江墨敛被江枫眠婊里婊气的样子膈应到了。更让他难受的是,季闻歌不知究竟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就这么顺着他。“我和他不熟,无所谓什么友情。”江枫眠在季闻歌看不到的角度,向江墨敛

>>>《假千金竟是团宠真大佬》章节目录<<<

《第77章 你喜欢这种调调?》精选

江墨敛被江枫眠婊里婊气的样子膈应到了。

更让他难受的是,季闻歌不知究竟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就这么顺着他。

“我和他不熟,无所谓什么友情。”

江枫眠在季闻歌看不到的角度,向江墨敛投去一抹得意的眼神,嘴上却是惶恐不安。

“这样真的好吗?我看这位先生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季老师您这样护着我,他会不会生气难过呀?”

季闻歌想到江墨敛打算将江枫眠当成替身,冷哼了声,“他生气难受,那也是他自找的。”

江墨敛:“……”

他怎么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呢?

没等他想明白,就听江枫眠用不赞同的语气开口,“giegie,其实我觉得你这样接近季老师不太好。”

“哪不对?”江墨敛冷眼看着他装模作样。

江枫眠丝毫不受影响,自顾自说道:“季老师已经结婚了,我之前以为你和季老师是朋友,不好多说什么。”

“可是现在你也听到了,季老师并没有把你当做朋友看待。”

“既然你们还不是好朋友,那还请你以后和她保持距离。”

江枫眠说着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季闻歌,见她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这才底气十足的说,“我已经是季老师的人了,还请你以后自觉一点!”

“噗~”

季闻歌听到这话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她什么时候就成了江枫眠的人了,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江枫眠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那眼神似乎在请求她不要拆穿自己。

季闻歌想了想,决定帮他一把。

江墨敛应该还没有变态到要和自己名义上的妻子抢男人的地步吧?

事实证明,她高估了江墨敛的节操。

江墨敛就是那样的人!

明知道江枫眠已经名草有主了,眼神依旧直勾勾的落在他身上。

臭不要脸!

季闻歌在心里暗骂一句,脸上却露出无奈表情,“适可而止。”

江墨敛:“???”

他没有听错吧?

季闻歌刚才说什么?

适可而止?

她在让谁适可而止?

季闻歌没有搭理他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对江枫眠说道:“小枫,你先回避一下,我和他有点话说。”

江枫眠咬下唇,有些犹豫有些迟疑,“我能不能不走?”

不等季闻歌拒绝,就听他用关切的语气说道:“你这位朋友看起来不是很大度的样子,我怕他会倒羞成怒暴起伤人。”

“如果季老师有什么万一,我一定会心疼死的。”

季闻歌自然不怕什么万一,好说歹说才把他给劝走了。

江墨敛冷眼看着她对别的男人柔声细语,不自觉带上了几分阴阳怪气,“你喜欢这种调调?”

季闻歌不走心的翻了个白眼,“你不也一样?”

江墨敛:“……”

他什么时候一样了?

不等他向季闻歌追究自己风评被害的问题,就听季闻歌说:“你要没事就回去吧。”

江墨敛轻咳一声,坚持自己原先的说法,“我是来体验生活的。”

“你是不是来体验生活,那是你的事。”

季闻歌轻哼了声,“我不想管你的私事,但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江枫眠已经是我的男人了,你没戏了。”

“!!!”

江墨敛倏地抬眸看向季闻歌,似有瞳孔地震,“你……”

“你说什么?”

季闻歌轻哼了声,“很难理解吗?”

“你和江枫眠真的在一起了?”江墨敛捏紧了身侧的拳头,牙齿同样咬的咯咯作响。

季闻歌像是没看到他情绪不对,淡淡道,“算是吧。”

“他是骗你的!”江墨敛顾不得许多,“江枫眠是江氏旁支的人,他之所以来接近你,就是因为我对外说你是江氏最高控股人。”

“如果你手里没有江氏股份,他绝对不会留在你身边的。”

季闻歌倒是没想到,江枫眠竟然也是江氏的人。

江墨敛见她若有所思,忙趁热打铁,“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不会轻易被他骗了,我看你还是——”

没等江墨敛将自己的建议说出口,就听季闻歌语气轻松,“我看中的是他这个人,不是他的身份。”

江墨敛惊了,“他只是看上了你身上莫须有的股份而已,根本不是真的爱你!”

“这有什么关系?”季闻歌不以为意,“只要我身上有能让他看中的地方,那就是我的本事。”

“他之所以会爱上我,也只不过是因为被我的本事吸引而已。”

季闻歌一派坦然,“因为我的本事强悍而爱上我,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

江墨敛没有问,她手中根本就没有江氏集团的股份,如果有一天掉马了怎么办。

因为他知道,只要季闻歌愿意,她轻易就能打造出一座商业帝国。

季闻歌这话也就是说说。

她是不可能和江枫眠真的发生什么的,毕竟……

她就拿他当大儿子看。

对待自己的乖儿砸,容忍度自然高一点。

纵然他茶里茶气的。

季闻歌心道,这可真是个甜蜜的烦恼呢。

江墨敛不知道她在想这些,这会儿心里很是挫败。

确定自己劝不动季闻歌,他只好决定从另一个方向入手。

江枫眠之所以会来色诱季闻歌,就是为了所谓的江氏股份。

他再将股份转给季闻歌之前,可以先澄清一下。

至少要让江氏旁支的人知道,季闻歌手中根本就没有多少实权,至于股份,还是被他牢牢掌握在手里。

只有这样才能杜绝季闻歌因为手中的股份就被人骗感情的惨案发生。

他相信只要江枫眠确定了季闻歌手头没有江氏股份,就不会继续纠缠。

因此他就不再浪费时间,当天就回了公司总部。

季闻歌见他走了,小小的松了口气。

她是不怕江墨敛,但被人纠缠着总归不太好受。

江枫眠见状,很是好奇的询问:“季老师,你那位朋友怎么这就走了?他是不是因为我说的话才走的?他有没有很生气呀?都是我不好……”

江枫眠说着,就感觉自己头顶一痛,竟是被敲了个脑瓜崩儿。

他几乎是下意识震惊的抬起头,茫然无措的看着季闻歌,“季老师,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