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芒石文学
大家都在看
秦大 女侠 秀婷 春色 风流  极品俏佳人
风骚 白玉糖 大爷 杨凡 女神宝鉴 妹妹是哥哥的 明星
首页 > 资讯

第76章 为爱痴狂的女人

发布时间:2021-09-15 20:00:25

江墨敛听到江枫眠的问话,眉头皱了起来,“离不离婚是我和她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江枫眠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我现在可还没结婚,追求自己喜欢的女

>>>《假千金竟是团宠真大佬》章节目录<<<

《第76章 为爱痴狂的女人》精选

江墨敛听到江枫眠的问话,眉头皱了起来,“离不离婚是我和她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江枫眠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我现在可还没结婚,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不犯法吧?”

“倒是你……”

他说着摇了摇头,一副十分嫌弃的模样,“你这样,她怕是都懒得多看一眼呢。”

随后,江墨敛就看到江枫眠忽然换了张脸似的,小鹿眼委屈的耷拉下来,眼神湿漉漉的望向某个方向。

江墨敛有预感,这厮就是做给季闻歌看的。

果不其然。

季闻歌疑惑的声音响了起来,“小枫,怎么这副委屈的表情,谁欺负你了?”

她说着,怀疑的看向沉默的江墨敛,意思不言而喻。

江墨敛憋屈极了,“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我还能欺负他不成?”

“谁知道呢。”季闻歌说着,安抚江枫眠道,“你不用怕他,他就是个纸老虎,看起来很拽,实际上一点就燃。”

江枫眠像被安慰到了,悄悄松了口气,眼巴巴望着黎妙然,“季老师,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被他用那般楚楚可怜的小眼神看着,季闻歌自然无法拒绝,“有我在,不用怕。”

江枫眠一脸感动,“季老师你对我真好。”

“客气了。”

季闻歌说着,看向江墨敛,对他表达了几分不满,“你怎么还欺负人呢?”

江墨敛深吸了一口气,才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语气听着却是格外平静,“我没有欺负他。”

“你没欺负他,他会这么怕你吗?”季闻歌才不相信他说的。

不得不说,这样的她看起来,还真有几分昏君的潜质。

显而易见,江墨敛并不是被偏爱的那个。

这让他心底又生出了几分烦躁。

他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能够做到面不改色。

怎么一碰上季闻歌,自己的情绪起伏就这么明显。

或许……

是因为梦境太过真实。

他昏迷的一年时间里,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到的是自己的一生。

在梦里,他同样出了车祸,和现实不同的是,他变成植物人,再也没有清醒过来。

而他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得知江家被毁在了季闻歌手里。

季闻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江家的一个救赎。

他车祸发生的突然,还未来得及做任何部署。

如果没有出现,凭江夫人或许能坐镇一时,想要彻底稳住江氏几乎是不可能的。

也正是因为有了季闻歌的帮助,江氏不仅没有因为他的车祸而动摇,反而有了明显的上升趋势。

江氏旁支的人,一开始自然是不服气。

一来,是斗不过季闻歌。

二来,眼看着送到手里的分红比原来多了几倍不止。

他们想浑水摸鱼,不就是为了一个利益当头?

有季闻歌每年给的那些好处,他们自然就不再折腾了。

如果仅是这样,江墨敛醒不过来对季闻歌也不会有任何意见,反而满心感激。

可偏偏……

季闻歌挽救江家,获得了江家上下的信任之后,又亲手将江家毁掉。

她也不是故意的。

江墨敛知道。

可……

不是故意的,不代表错误就能因此抹去。

江氏彻底稳固之后,因为季闻歌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为了他,季闻歌不惜一切代价。

江墨敛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对季闻歌和那个男人之间的纠葛并不了解。

但他知道,季闻歌对他爱的有多疯狂。

也正是因为担心季闻歌在现实和梦里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他不愿江家重蹈覆辙,才想着和她划清界限。

苏醒后,江墨敛已经让人在私下寻找对方的踪迹,只是很可惜,无论他怎么找都没有办法确定对方的身份。

至于直接开口问季闻歌,那更是不可能的。

按照梦里得知的信息,季闻歌是在江进江家第三年才遇到他的。

自从遇到他之后,季闻歌就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为他生为他死,无论他需要任何帮助,季闻歌都愿意帮忙。

哪怕,那男人连一个好脸色都不给,她也甘之如饴。

这些都是江墨敛在照顾他的护工和朋友八卦的时候听来的。

因为他是个植物人,护工照顾他的时候,可以悄悄的玩玩手机。

嗯,这和粟粟给他发的八卦异曲同工。

他从护工嘴里,听到了季闻歌是如何遇到那个男人,又是怎么对他倾心钟情,非他不可,深陷其中的。

后来,因为季闻歌爱的太疯狂,江家破产。

他再也没有机会从护工嘴里听说什么八卦,这次在他耳边碎碎念的人,换成了黎妙然。

江家破产之后,黎妙然就以她们曾经订过婚的名义,将他送进了一家疗养院。

黎妙然经常会到疗养院来看他,将他当成树洞,说一些自己的烦恼。

而让她烦恼的根源就在于季闻歌。

她每次都会说,黎妙然为了那个男人又做了些什么,以及那个男人的态度是多么冷淡。

光是听着她的话,江墨敛就能想象出季闻歌爱上男人后有多么卑微。

他最后一次听说季闻歌的消息,是她的死讯。

那天,黎妙然哭的很伤心。

她说,季闻歌死了。

为那个男人跳楼而死。

江墨敛从回忆中抽离,看季闻歌的眼神多了几分复杂。

他做的梦太过真实,真实到他丝毫不怀疑梦境有假,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经历过了一世。

这个问题的注定无法得到答案。

江墨敛对季闻歌的印象,可以说完全来自于那场梦。

梦里的她,是个为爱疯狂的女人。

那样的她,江墨敛不得不防备。

然而,他在现实中与季闻歌为数不多的几次相处,季闻歌给他的感觉却和自己从前想象出的模样大相径庭。

就在江墨敛恍惚着,不知道究竟什么才是季闻歌真正的模样。

就听耳边想起江枫眠自责的声音,“季老师,您别为了我责难自己的朋友,我不希望您和朋友的友谊,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